现场顿时陷入死寂,没有人敢出一丝声音,好像刚刚听错了一样。

他们的眼睛,都盯着苏寒,丝毫不敢相信,刚刚苏寒开口说话了,而且说的是,薛洋的针法少了一针!

开什么玩笑!

那是鬼门十三针,是薛洋这个流派的中医最为拿手的东西,就连温如军跟陈老等人,也都没有资格说有什么问题,苏寒竟然敢说这样的话?

“你太嚣张了吧!”薛洋的弟子顿时怒红了脸,指着苏寒大吼起来,“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么?就凭你,也敢质疑我师父的医术?”

周围的人,也都摇头,苏寒这的确是过分了。

人家薛洋那是流派的代表,整个国内,这一流派医术最高明之人,苏寒才多大?

他懂什么?

竟然就敢大言不惭,质疑薛洋,他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。

一些人已经在嘲笑苏寒了,甚至都觉得是因为刚刚陈老想推荐他进协会,被薛洋拒绝,现在故意报复薛洋。

可即便如此,得拿出真才实学啊?恶意诋毁,只会让人鄙视他而已!

就连陈老也愣了一下,没想到苏寒会突然质疑薛洋,就算苏寒心里不满,但摆在台面上的事,这样可就不好下台了啊。

几个流派的代表,脸色都有一丝愠色,就连对苏寒很有好感的温如军,也都诧异不已。

苏寒不像是这么不沉稳的人啊?

不断有人谩骂,挖苦苏寒,似乎就要找回刚刚丢的面子,然而苏寒丝毫没有在意。

他脸色平静,看着薛洋,认真道:“我刚刚看你行针,在第十针和第十二针之间,明显有停顿,而且以我的看法,这两阵之间走的穴位,是有些停滞感的,也就是说,在这两针之间,本应该还有第十一针!”

苏寒的话刚说出来,薛洋的脸色顿时变了。

他脸上的表情很复杂,满是震惊,更带着一丝不可思议,愣愣地看着苏寒,半天都没回过神来。

刚刚那种骄傲和得意,此刻哪里还看得到?

有的只有眸子里那如同见了鬼一般的震惊和诧异!

温如军跟陈老二人相视一眼,也不禁心头一颤,见薛洋那个表情和反应,也都感觉浑身血液沸腾了起来。

难道苏寒说对了?

“你别再这里胡搅蛮缠,故意针对我师父的吧?你根本就不懂尊师重道!”薛洋的弟子,怒吼了起来,感觉这是对他们整个流派的羞辱。

他冲过去就想动手,满脸都是怒气。

“住手!”

薛洋立刻大喝,喊住自己的徒弟,他的眼神十分复杂地看了苏寒一眼,“不错,我这鬼门十三针,的确少了一针,自从上两代传人之后,便缺失了这一针,没想到你竟然能看出来。”

薛洋说完,整个会场更是寂静,就连一根针落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。

台下几个年轻医生,此刻半张着嘴,本来还想挖苦讽刺苏寒,可现在话到了嘴边,又只能硬生生咽下去!

刚刚薛洋亲口承认这鬼门十三针少了一针,那不就是说苏寒判断得没错?

他只是看薛洋行针一次,就能现这传承百年之久的阵法有残缺?

温如军不禁倒吸一口凉气,看着陈老呆,而陈老饶是已经知道苏寒医术精湛,可也没想到,他还有这种眼力。

就连他也面色涨红,有些难以置信,这也太厉害了吧!

“你是如何看出来的?”薛洋缓缓吐出一口气,此刻觉得脸上臊得慌,他刚刚还反对苏寒成为中医专家,可此刻看来,苏寒的中医造诣真的很高!

他更确定,这鬼门十三针缺少一针的事,除了他之外,无人知道。

甚至就连他最喜爱的弟子,也都不知道,苏寒更不可能得知,可他竟然说出来了。

“刚刚我见你行针,在天泉穴上刺了之后,下一针刺的是曲泽穴,手臂之上的穴道很多,这两个穴道的联系并不算紧密,而他们之间应该还有其他穴道来过渡才是,”苏寒认真道,看着薛洋,“而鬼门十三针作为传承几百年之久的神奇针法,自然不会犯这样的错误,而且刚刚那种停顿感,更让我怀疑,是否少了一道针法。”

他的眼睛很亮,这本来就是他的猜测,但苏寒既然敢开口,自然就是有极大的把握。

在苏寒的眼里,没有什么是不能质疑的,尤其是医术这种东西,更需要大胆质疑,小心求证,这样才能进步!

谁说专家的话就一定对?谁说专家的医术就没人敢质疑?他敢!

听到苏寒的话,薛洋浑身一震,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胸腔了。

他怔怔地看着苏寒,没想到苏寒竟然这样厉害,他知道鬼门十三针少了一针,所以这些年他已经尽可能将第十针和第十二针联系起来,练得极为流畅,就算是他自己,也未必能察觉出来。

可苏寒只是看了自己行针一次,就能现了?

他对人体的研究,可真是恐怖如斯啊!

半天,薛洋才叹了口气,摇摇头,显得有些落寞,脸上更有些难为情:“刚刚是我误会你了,苏小子,你很厉害,你的医术,不在我之下!”

薛洋说得还算给自己留面子了,他甚至感觉,苏寒的医术,肯定在他之上!

顿时,全场都沸腾了起来。

谁能想到,薛洋会亲口承认,苏寒的医术不在他之下?

能当场现鬼门十三针缺失一针,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,苏寒的医术竟然如此厉害,连这攻邪流派的薛洋,都认输了?

其他几个流派的代表,也都愣在那里,他们谁不知道薛洋是从来不服气任何人的。

此刻却是承认了苏寒的实力?

陈老脸上满是得意,让薛洋还敢反对,现在见识到苏寒这小子的厉害了吧?

鬼门十三针有缺失,就连他们跟薛洋相识多年,也都不知道啊。

“我这张老脸,今天是丢在这了。”薛洋摇头,有些自嘲笑道。

“薛老,你言重了,我把这个问题提出来,不是为了嘲笑你,更不是为了让薛老你难堪,”苏寒笑了笑,认真道,“我之所以询问,是因为我有一些猜测,或许可以将这缺失的第十一针,补齐来。”

嗡——

这下,全场人的耳朵,都好像被钟鼓之声轰鸣,全部都嗡嗡作响。

开什么玩笑?

苏寒还想现场推演,补齐这缺失多年的第十一针?

大家注意一下,我要开始装逼了(ー_ー)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