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子,竟然敢说七大流派的代表人,他们的中医理论不够全面?

此刻,不禁是那些老头子,就连台下的人,也都忍不住摇头。

“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!”有人怒喷起来。

“就凭他,也敢批评几个老前辈?”

那些人看向苏寒的眼神,各不一样,有人是嘲讽,有人是讥笑,也有人甚至怀疑,苏寒是不是脑子进了水。

温如军几个人,面面相觑,都觉得有些尴尬,不知道陈老让他这个徒弟在这大放厥词是什么意思?

羞辱他们这些老头子么?

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,可苏寒却丝毫没有理会,他脸色不变,继续认真道:“中医是一个很宽泛的分支,但其实,即便中医可以分为好几个流派,他的本质也只是其他门类的分支。”

苏寒这一句话,让刚刚想说话的温如军不禁愣了下,没有开口何止他。

“我们都知道,中医又名玄医,在华国历史进程中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,而玄医,与风水地术,同属于奇门之术!”

苏寒的眼睛很亮,看着众人,朗声道,“所以说,我们了解的中医,还只是片面的学科而已。”

听到奇门之术这几个字,几大流派的代表,也都诧异不已,能说出奇门之术,这苏寒没准还真知道一些东西。

以他们这些老家伙的造诣,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奇门之术,尤其是对古医有所研究的人,更是清楚这一点。

只是中医传承下来,而那些风水地术却已经难寻传人了。

温如军脸上满是诧异,看了陈老一眼,陈老只是点点头,一脸骄傲。

其他人也都看了陈老一眼,见他那自得的样子,才恍然,苏寒这小子,有点料!

就连刚刚呵斥苏寒的薛洋,此刻也忍不住瞪着眼睛,认真听苏寒说话。

“人体是一个环境,我们的医术便是治疗这些环境问题的手段,而风水地术,治疗改变的是外界大环境!”

苏寒认真道,“这二者有相同之处,也有不同之处,我们的医术的确很片面,因为针对的只是生命体,再把医术划分为不同的流派,自然就更有局限性了……”

他一口气讲了不少,都是自己刚刚听几位老前辈说话之后的感想。

并非是刻意诋毁他们,苏寒也完全是抱着交流的想法,将自己的看法说了出来。

他越说,温如军等人的脸上就越是诧异。

苏寒对中医的理解,十分深刻,哪里会比他们低?

可这只是一个看起来不过刚毕业的学生啊,这么年轻的人,怎么可能积累到这么多经验?

台下那些人,也已经听呆了,在中医这个行业的人,听了苏寒的话,都能感觉到自己脑海里欠缺的那些东西,正在不断补充,苏寒所说的东西,是他们之前从来没有听过的,感觉过去很高深,但却依旧能听懂。

苏寒若是没有足够的理解,无法深入浅出讲解,谁又能听得懂?

这更是证明了苏寒的实力!

此刻,现场再没人敢讥笑苏寒,一个个都闭着嘴,脸上青一阵白一阵,刚刚他们还嘲笑苏寒不自量力,可现在呢?

台上的苏寒,如一位大师,说的东西有理有据,让他们只感觉震惊。

而刚刚还讥笑苏寒的人,此刻却像是学生一般,认真听着,连质疑的问题都提不出来。

谁能想到,苏寒竟然这么厉害!

“我所说的局限性,不是诋毁,而是建议,就像这种交流会,大家坐下来交流,把各自的想法说出来,扬长避短,那不管对哪个流派来说,都是补充和完善的好机会。”

苏寒看着众人,认真说着,这最后一句话,让温如军等人,脸上也是一阵难为情。

苏寒的意思是夸他们,他们却以为苏寒在挖苦、轻视他们。

几个老头子都一把年纪了,竟然还如此沉不住气,真是被个小辈给教训了啊。

“我的看法就是这些,有不足之处,还请几位前辈指正。”

苏寒拱了拱手,依旧十分平和。

那几个流派的代表,却是愣在那,他们说的时候,苏寒认真听着,也做着笔记,思考了问题。

而苏寒在说的时候,他们都听傻了,此刻才回想起来,他们早就被苏寒的见解所吸引,根本就没找出有什么问题,还指正什么啊?

看着他们那目瞪口呆的样子,陈老脸上更是得意,更带着一种狡黠。

“老温,你们觉得苏寒说得怎么样?”陈老故意笑道。

“你个老陈,哪里找来的徒弟,有这等水平!”赵志吉忍不住开口道,看着苏寒,眼睛都热了。

其他几个人也都羡慕不已,苏寒的天赋不用说,能说出这一番见解之人,管中窥豹,绝对不是一般人。

就连薛洋此刻也有些嫉妒陈老,自己刚刚,可是在苏寒也丢人了。

“我都说了,这不是我徒弟,我根本就没资格当苏寒师父。”陈老摇头,看着苏寒道,“我今天把苏寒请过来,也就是想介绍给大家,这样一个年轻小伙子,中医造诣,可不比在座的低啊!”

陈老的话,更是让现场的人震惊不已。

苏寒是跟这几个流派代表一样级别的神医?

“陈老过奖了,我是晚辈,更应该跟各位学习。”苏寒谦虚道。

其他几个老头,面面相觑,对陈老的人,自然不会过分怀疑,这样的场合,他也绝对不会乱开玩笑。

苏寒这么年轻,就有如此高深的中医造诣,这让几个老头有些脸红啊,

“苏寒的确很厉害,”温如军叹了一口气,眼睛很亮,他看着苏寒,笑着道,“听你的意思,对风水地术,也懂吧?”

苏寒点了点头:“略知一二。”

温如军点了点头,站起身,走到苏寒跟前,认真打量着他,满脸笑意:“我真是没想到,如今还有如此天赋的年轻人,这般年纪,就对中医有这么深刻的认识,不简单啊!”

他倒不在乎什么丢人不丢人,苏寒刚刚也根本不是刻意羞辱他们,反而是谦逊有礼,让人欣赏。

“老陈,我懂你的意思了。”温如军点了点头,便看向陈老,哪里不明白这老头把苏寒请来的意思。

说着,他看着那几个流派的代表,认真道:“能让老陈都佩服的中医,我想大家应该不需要再质疑了吧?国医堂协会,尤其是中医领域,本来专家就不多,如今有个年轻人,是好事啊!”

众人更是惊诧,苏寒要成为国医堂的中医专家?开什么玩笑!

陈老也点了点头:“我推荐苏寒成为国医堂中医协会的专……”

“等等!”突然,薛洋举起了手,看了苏寒一眼,还是摇头,“这件事,我不同意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