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等天赋,可真是让人嫉妒啊!

甚至,都让人感觉到恐怖了,陈老看着苏寒,愣了半天,才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他有一种感觉,坐在嘉宾席上的苏寒,才应该上去说话啊。

苏寒倒是没注意到陈老一直盯着自己,他在认真听着那几位前辈讲病例,用心记他们说的话,跟自己对中医的理解,相互印证。

这样好的学习机会,苏寒可不会放过。

台上,温如军双手撑在桌面上,脸上满是笑意:“刚刚我说的这个病例,就算是我,也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弄清楚,帮病人解决了痛苦,只能说医学领域还有很多要我们去探索啊。”

“你说的不错,我刚刚讲的病例也一样,就算我们这把年纪,经历的病例无数了,可一样会有让他们一时间束手无策的病例出现。”

另一个人,温补学派代表赵志吉赵老也是摇头笑道,“所以我建议啊,平时多注意健康,温补养身,防患于未然是最好的。”

这是他们温补学派的宗旨,也是他一直坚持的东西。

几个老头子交流着,时而也争吵起来,气氛倒也算融洽,不少慕名而来的年轻医生坐在下方,都认真听了起来。

能从他们的交流中,学习更高深的东西,就是收获。

哪怕对于苏寒这等医术精湛之人来说,听了这么多,也一样得到不少启。

突然间,温如军转头看着陈老,笑眯眯道:“老陈,我们几个可都说了半天了,你要不也讲两句?”

同是国医堂的专家,陈老的身份地位自然不用多说,虽然今天他是作为嘉宾而来,但他在医术上的造诣,也早就得到了众人的承认。

所有人目光都看了过去,知道陈老是国医堂的老中医,在中医这个领域,也有着极高的水平。

陈老笑了笑,却是没有回答,而是转头看着苏寒,脸上甚至带着一丝敬重。

“苏寒,要不你说两句?”

他想说的东西,那几个老头子都说过了,他再说也没什么意思,倒是苏寒不属于他们七个流派中任何一个,见解自然也都不懂。

更何况,陈老知道苏寒还精通风水地术,这可不是一般人懂的东西。

苏寒愣了一下,转头看着陈老,手指着自己,忍不住笑道:“我说?”

不禁是他愣了,温如军等几个老中医,也都愣住了。

陈老这莫不是开玩笑?让这么一个年轻的小子说,他能说出什么道道啊。

“老陈,就算是你徒弟,也不能用这种场合来锻炼他吧。”赵志吉笑了笑,打趣道,“难不成他讲的东西,比你还高深?我们这帮老头子,可不听我们自己教出去的东西啊。”

苏寒没说话,陈老却是笑了起来,摇着头道:“谁说苏寒是我徒弟了?要是可以,我都想拜他为师!”

陈老一句话,让现场哗然,这更是开玩笑吧?

薛洋看着陈老,微微皱眉,这种场合,开这样的玩笑可不合适啊。

“老陈,你莫不是中午喝了酒来的?”另一人笑着开口,“这年轻小子,给我们当徒弟都未必有资格,还给你当老师?你这是在故意贬低我们么?”

他们哪里会相信陈老说的话,但开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。

几个人只是看了苏寒一眼,并没有太在意。

这种年轻小子,还给他们讲病例,这不是胡来么。

温如军摇着头:“老陈你不想说,也别这么糊弄大家啊。”

陈老依旧脸色微变,带着丝丝笑意,摊开手表示无奈。

他看着苏寒,一脸期待:“他们没有恶意,不过人老了,思维跟不上,你就跟他们说一点吧。”

苏寒笑了笑,倒没有把几个前辈的轻视放在心上,点了点头:“那我就给大家说一说我的看法。”

他还没开口,赵志吉直接摇头:“老陈,太胡闹了啊,差不多就行了。”

“就是,让这毛头小子给我们讲课啊?”另一个人也摇头,脸上略微有些生气,“你还是别为难他了。”

温如军也皱着眉,他跟陈老相识几十年了,当然知道陈老不会乱开玩笑,更不会故意贬低他们。

不过就算是他徒弟,也不能这样宠,这是什么场合啊,多少人看着呢!

他还没开口,薛洋已经哼了起来,他脾气倒没那么好。

瞪了苏寒一眼,大声道:“小子,陈老让你说,你还真敢说啊?中医这领域你知道有多深么?你这一双腿踏进去,都碰不到底,会被活活淹死,知道么!”

苏寒一怔,随之笑道:“这一点,我可能比前辈你更清楚。”

对苏寒来说,中医领域有多深奥,他绝对比这些流派的代表更清楚,自己精研天经地之卷,尤其是最近琢磨风水地术,更是让苏寒明白这一点。

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。

苏寒这一句话,让薛洋以为他是在跟自己抬杠,脸色顿时沉了下来。

他站了起来,哼了一声,挡住其他人,指着苏寒道:“你懂中医?”

“我懂一点。”苏寒点头道。

“好,那我就听听看,你有什么要说的,让我们这些老头子,开开眼界!”薛洋哼了一声,便又坐了下来。

其他几个人也都看着陈老,觉得这小子不识好歹,肯定是要给陈老丢脸了。

温如军也是摇头,看了陈老一眼,眼神里,分明是在叹气,这都一把年纪了,干嘛还干要让自己丢脸的事呢。

陈老却是保持笑意,丝毫没有放在心上,别人不知道苏寒的能耐,他难道会不清楚?

苏寒也没有生气,上前一步,走到几个流派代表人中间,扫了他们一眼,点头算是礼数了。

就连台下那些人,也都觉得苏寒这有些疯狂。

在这些流派代表人面前逞强,那不是班门弄斧么?

丢人不说,更是要把自己的前途都毁了哦,年轻人不懂事,太不成熟了。

不少人都已经忍不住摇头,苏寒这样的年轻人能说什么?

“他不会把书本上写的东西,背出来给大家听吧?”

“哈哈哈,你别笑死我,难道你不知道不少教材都是几位前辈编写的?”

几个人忍不住冷嘲热讽,苏寒却依旧不为所动。

他深吸一口气,郎朗开口:“刚刚几位前辈,说的都是各个流派在中医上的应用,但其实,几位前辈的理论的局限性太大,并不全面。”

苏寒第一句话,便让整个会场哗然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