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听苏寒说有问题,老梅顿时脸色就变了。

为了买这套房子,他可没少花钱,更是找了很多关系,这要是有问题,他不得亏惨了啊?

“小伙子,你看不能胡说啊!”老梅连忙摇头,“这市中心的房子可贵了,我好不容易才买到的,你说有问题,难不成要我又卖了?”

这一买一卖,他可就要亏不少钱了。

想到这,老梅直接摇头,要让他亏这么多钱,他宁愿继续住着,哪怕房子有问题,他也不管了。

苏寒笑了笑,知道老梅不舍得,道:“这房子的确有问题,住久了,损失的可就不只是钱了,你是要钱,还是要命呢?”

老梅的脸色更是难看,尤其是刚走进这房子,他就感觉自己的心脏又开始变得压抑。

这问题可不是一般大啊,若是因为这房子丢了性命,那就是有再多钱,又有什么用啊。

他有些无奈:“难不成我只能卖了?”

苏寒更是摇头:“那倒不必,这房子的风水,跟人的身体一样,出了问题,那就治!”

“更何况,就算你把这房子卖了,下一个主人不也一样会遇上这样的问题。”

苏寒走到房子中间,认真打量了几眼,又走到阳台上,朝下看着。

老梅连忙跟了过去:“这房子,也能治?”

他只听说过给人治病,可从来没听过,给房子治病啊。

这不是天方夜谭么。

陈老也跟了过去,见苏寒认真在考虑着什么,也不好打扰,见老梅疑惑,只是笑着解释:“老梅你就放心,苏寒既然说能治,那就一定能治!”

此刻,陈老对苏寒的欣赏,已经是达到了一种极致,甚至还有些崇拜了。

中医又名玄医,古代那些掌握精深医术的高人,对风水地术也往往都有了解。

给人治病,给房子治病,真正的大能,甚至可以给各种环境治病,这并非是不可能的,只是一般人根本接触不到那个层级,而无法理解罢了。

陈老跟老梅没有再说话,尽管也觉得玄乎,但见苏寒一脸认真的模样,也都耐心等着。

苏寒从玄关走进大厅,又从大厅走到阳台,还有三个卧室和厨房卫生间,都走了一遍,暗暗点头。

这问题,他已经找出来了。

“老梅,你这房子,说白了,户型有问题,”苏寒让老梅取来纸笔,便在上面,简单将户型画了出来,“你看,从玄关到你的各个卧室,这是一条线,而从玄关到你的客厅,厨卫,这是另一条线。”

老梅点了点头,不是很理解。

苏寒继续道:“卧室是休息的地方,属于静区,而客厅和厨卫是你一天活跃时间最多的地方,属于动区,这两个区域的线路交叉太多,并不是好事,而且容易将厨卫的油烟和水汽,带入卧室,影响健康。”

老梅眨了眨眼睛,心中恍然,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,苏寒这一句话,便将原因说了出来。

“而从玄关到你的阳台,问题更大,风水风水,便是风和水,风要透,水要畅,你这堵墙,可就把风给挡住了。”

苏寒在纸上画了一道,顿时陈老跟老梅的眼睛都亮了起来。

“不仅风被挡住了,水也会淤积在室内,所以你才会感觉到压抑。”

苏寒认真解释着,按照他的观察,的确就是这个问题,“所以我建议,砸了这面墙,并且在阳台上布置一些绿植,这房子的问题,便解决了。”

老梅已经彻底愣了:“真的么?”

苏寒点了点头,这只是表面的东西,解决了的确有帮助,但真正要解决问题,需要他利用玄气功,将隐藏在房子里的阴气震散。

刚刚苏寒将房子全部走了一圈,也是暗暗做了这事。

只是里面的悬机,就算跟老梅说了,他也肯定不会理解,反而觉得自己跟神棍一样。

老梅是已经愣了,半天没回过神来,虽然他也感觉苏寒说得是对的,但要砸了那道墙,他还是有些心疼,毕竟这房子才刚刚装修好啊。

陈老也是一脸诧异,没有反应过来,但仔细琢磨下,又的确很有道理。

不得不说,苏寒在这方面的造诣,也同样很高啊。

医术医术,可不只是治病救人,苏寒这层次,明显比自己还要高上不少台阶啊!

见老梅犹豫,苏寒也不强求,站起身:“这房子的病症便是如此,解决办法也告诉你了,信不信那就看老梅你自己了。”

陈老也笑了起来:“苏寒,对你的医术,我是彻底服了,心服口服啊。”

老梅见陈老也如此说,深吸了一口气,连忙拱手道:“既然小兄弟说了,那我就信你一回,砸!明儿个我就找人砸了!全听小兄弟的建议!”

苏寒点了点头,便不再说,与陈老离开老梅家。

对他来说,今天这是一个收获,让他印证里自己对《天经》地之卷中风水地术这一块的理解。

那种感觉,就仿佛是武学中,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,彻底通畅,在风水地术这一块的理解,瞬间就通透了。

他给老梅的建议,也绝对没有问题!

老梅将二人送到小区门口,一路上满是恭敬,哪怕苏寒的年纪恐怕比他小上好几轮,他也不敢有一丝不敬。

对待这种高人,得敬重!

陈老已经是彻底服了,他深知,苏寒的医术,恐怕不只是他看到的这样,那更高的层次,甚至可能就连他也理解不了。

“我活到这把年纪了,还是第一次被别人的医术震撼。”陈老感慨一声,“苏寒,我中医国粹,真是后继有人了啊!”

说到这,陈老也不禁眼睛微红:“如今中医式微,不知道多少人诋毁和质疑,我很痛心啊。”

“陈老,作为一名中医,有责任让更多人正确认识中医,相信中医,这是我辈的职责所在!”

苏寒坚定道。

“哈哈哈,好!”陈老轻轻拍着苏寒的肩膀,“我相信你!”

这样的后辈,怎么能不让人喜欢啊?

“对了,下个月,我们国医堂会有一场交流会,到时候有不少中医都会到场,那都是在中医领域,有所建树的专家,我想邀请你一起出席,我相信以你的实力,绝对有资格!”

那是国医堂级别最高的交流会,按照惯例,没有几十年的中医经历和高深的水平,根本就没资格。

苏寒感激地看了陈老一眼,满是期待:“能跟更多中医前辈交流,我很期待!”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