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看着乔雨蔓,忍不住笑了起来,这家伙看来真喝多了,还说胡话呢。

江龙他们的确是英雄,苏寒也十分敬佩他们,那些兄弟的伤,苏寒也会尽心尽力,帮助他们尽快恢复。

好在那些损伤,都是可以恢复的,只是需要时间而已。

打车回到肖家,乔雨蔓已经睡着了。

苏寒拦腰将她抱起送到房间,这丫头的手抓着苏寒不肯放,咂咂嘴也不知道在做什么梦。

喊了一个阿姨过来,帮乔雨蔓换了衣服,又擦了个脸,这才让她好好休息。

回到自己的房间,苏寒也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今天一天生的事情有点多,也总算是解决了,至少余南得到了教训,不敢再去找余丽思麻烦了。

帮那些兄弟疗伤的药,苏寒脑子里已经有想法了,准备着明天再动手,今天,还真是有些疲劳了。

洗簌了一下,整个人也精神了一些,苏寒便盘腿坐在床上,开始练功,继续琢磨风水地术这一块的经文。

一夜无话。

清晨,乔雨蔓缓缓睁开了眼睛,打了个呵欠,她在被子里伸了个拦腰,突然好像定在那里一样。

一张脸顿时通红起来,伸手在自己身上摸了摸,更是一脸娇羞。

“姐夫帮我换的衣服?”她忍不住心疼加,贝齿轻咬着嘴唇,感觉脸都要涨红了。

昨晚自己是不是喝醉了,迷迷糊糊好像就睡着了,然后是苏寒把她带回来的,不会真是他帮自己换的衣服吧!

“看着挺正经的,不是好人!”乔雨蔓咬牙切齿,却看不出有什么生气的模样。

她突然将被子盖住头,在里面大叫了起来,好似一个疯子。

匆忙起床洗漱,乔雨蔓都有些不好意思出门,这该怎么见苏寒啊,多尴尬,这混蛋怎么也不跟自己说一声呢。

姐夫过分了啊!

后院里,苏寒早就起来了,此刻正在指点肖凡练功,乔雨蔓远远看了一眼,更是觉得不好意思。

“乔小姐,你醒啦,厨房已经备好早饭了,”肖家的阿姨走了过来,看到乔雨蔓笑了笑道,“你昨天的衣服我送去给干洗店洗了,下午就去帮你取回来。”

乔雨蔓点了点头,突然啊了一声:“阿姨,昨天是你帮我换衣服的啊?”

阿姨点了点头:“小姐喝醉了,苏先生不方便,这才让我帮忙的。”

“哦~谢谢阿姨。”乔雨蔓笑了笑,心中却莫名有些失落。

她嘟了嘟嘴,看了正在指导肖凡训练的苏寒一眼,碎碎念哼道:“有贼心没贼胆,哼!”

说着,她便恢复了心情,哼着歌去吃早饭,把这件事抛到脑后了。

后院里,肖凡打着招式,苏寒看过一遍之后,便看出了他的一些不足和漏洞。

他的眼睛十分厉害,仅仅只是看了一遍,就能看出来了。

“拳脚都是你的武器,你需要尽可能利用他们,近身搏斗的时候,减少漏洞,而增进攻击,威力才会更大。”

苏寒指点着肖凡,认真道。

他所说的,都带着一种很高深的感觉,好似直接在解释最本质的东西,肖凡越听越感觉苏寒的深不可测。

“我之前跟你说过,人体是最大的宝藏,能够进一步挖掘出自身的潜力,才能不断突破自己。”

苏寒淡淡道,“你现在拳脚功夫上,已经到了颈,身体素质得到提升,自然能再进一步,但在意境领会上,还需要时间。”

“苏先生我明白了。”肖凡也点头,忍不住叹了一口气,脸上满是敬佩,“说起来我比苏先生还大不少,但在境界上,真是差太远啊!”

对苏寒,他真是彻底拜服了。

苏寒笑了笑:“好了,你自己再琢磨一会儿,我该出去抓点药了。”

给那几位兄弟配的药方,他已经写好了,准备亲自去抓点药,顺便去拜访一下陈老。

这边事情解决得差不多,也就该回天海了。

那边,还有人在等着自己呢。

乔雨蔓也吃完了早饭,见苏寒要出门,忙喊了起来:“姐夫,你要去哪呀?”

苏寒转头看了她一眼:“去抓药啊,你就别跟去了,等会儿丽思会来接你去经纪公司参观呢。”

已经跟余丽思说好了这件事,也是乔雨蔓一直期待的事。

“你不陪我去么?”

乔雨蔓歪了歪嘴巴。

“娱乐圈的事,我去做什么,你自己去好好玩。”说着,苏寒便出了门,乔雨蔓也只好耸耸肩,等候余丽思来接她。

再次来到国医堂,秦风的态度就完全不同了。

上次跟苏寒比试医术,他真是输得太惨了,之后自己回顾一遍,更是被苏寒那精妙的医术,震惊得无以复加。

“苏先生,陈老在里面。”秦风拱手,哪里还敢有一丝倨傲。

苏寒点了点头,将药方递给秦风:“秦医生,还要麻烦你帮我抓些药,我等会儿出来付钱。”

有秦风这样的老医生抓药,苏寒会放心一些。

“苏先生别提钱的事,那太见外了。”秦风笑了笑,接过苏寒的药方看了一眼,不禁倒吸一口凉气。

如此玄妙的药方,他只是看了一眼便觉得不凡!

这样的药方,苏寒竟然随意就可以交给自己?他难道不怕自己偷偷学了去么?

看苏寒的表情,他丝毫就没有这种考虑。

见秦风脸上那诧异的样子,苏寒也猜到了他的想法。

“医术存在的意义,就是给人治病治伤,若是这药方能帮助到更多人,我是很高兴的。”

言下之意,秦风若是能够吃透这几张药方,更能用这几张药方,为更多的人解除病痛,那苏寒反而会更高兴。

闻言,秦风半闭着眼睛,长长吐出一口气,心里已经是彻底服了。

他拱手道,满脸敬佩:“苏先生年纪轻轻,便有着非凡医术,更是宅心仁厚,是真正有大医德之人!我秦风心服口服,之前冒犯了苏先生,还请苏先生不要见怪。”

秦风满脸诚恳,跟苏寒道歉,哪里还在乎自己的年纪比苏寒大,在苏先生面前,他更像个学生,真正从苏寒这,学到了作为一个医生,最重要的东西。

“秦医生过奖了。”苏寒笑了笑,也拱手回礼,“那这药方,有劳秦医生了。”

“苏先生客气。”

苏寒转身去了诊堂,陈老正在为一个病人把脉,皱着眉头,似乎有些为难。

见苏寒来了,顿时松了一口气“苏寒,你来得正好,这个病人的症状,我拿捏不准,你能帮忙看看么?”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