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都已经快四十岁的人了,在苏寒面前,被陈老说还小,让苏寒不要见怪,秦风哪里还有脸?

秦风涨红着脸,一句话不敢说,他现在哪里有脸开口,那尴尬的表情,看得乔雨蔓捂着嘴忍不住偷笑。

这更是让秦风无地自容。

可他能说什么?

论医术,他不是苏寒的对手,甚至差得太多,论医德……他现在正被陈老教训,既输了医术有输了人,丢脸啊!

苏寒只是看了秦风一眼,淡淡道:“希望他能明白吧。”

那轻描淡写的模样,就仿佛一位前辈,在指点后辈,只是这个前辈不过二十岁出头,而这个后辈,却已经是年近四十。

陈老也没在意这些,饶有兴趣地看着苏寒,笑道:“我听闻小兄弟以气御针,治好了肖家少爷的病,当真是让人好奇啊!”

他顿了顿,继续道:“不瞒你说,我这活了一辈子了,在中医方面,也算得上是有些经验,但老祖宗传下来的不少医术,我都没见过啊。”

言下之意,便是苏寒那一手以气御针的手段,陈老很想见识一下。

见苏寒没说话,陈老笑了笑道:“当然,若小兄弟不方便,还请不要见怪,我这把老骨头,真只是好奇而已。”

苏寒点了点头,能理解陈老的心情。

他就跟许老还有陈教授他们一样,对医术的痴迷和热情已经到了一种极深的地步。

他们这些老一辈医生,才是真正喜欢医术,尊重医术的人。

“前辈,我可为你展示一次。”

苏寒笑道,他走到一个病人面前,认真看了一眼,道:“这位患者气淤于胸,血液不畅,用药治疗效果很慢,但用针灸的办法,刺激穴道,事半功倍。”

陈老点了点头,对苏寒的诊断也表示赞同。

他很诧异,中医望闻问切,苏寒仅仅凭着望,就已经能做出准备的诊断了,这种手段没有二十年的积累,一般人哪里做得到啊。

可苏寒,总不会从娘胎里就开始学医的吧?

“大叔,我帮你行针,需要你褪下衣服。”苏寒笑着开口道。

那位患者楞了一下,忙脱了自己的衣服,他刚刚可是看到了,苏寒短短时间就给这么多看病,医术肯定厉害。

更何况,就连这国医堂坐诊的陈老都点头,肯定没问题的。

患者褪去了衣服,坐在那纹丝不动,稍显紧张。

苏寒提手一扬,两根手指一捻,顿时一道气针便在他的指尖,浮浮沉沉。

陈老顿时瞪大了眼睛,胡子都快吹起来了,看着苏寒手里那一根气针,呼吸急促,激动地差点没跳起来!

“以气御针!以气御针啊!”陈老面红耳赤,激动得不行。

他哪里能想到,在一个如此年轻的后辈身上,能看到这种失传已久的手段。

苏寒面色平静,手指上的气针微微一刺,便刺进了穴道,他接连渡针,那精妙的手段,看得人眼睛都直了,仿佛跟做梦一样。

不过一分钟时间,就已经针灸完,看着患者身上表皮微微蠕动,似乎有什么虫子在里面爬,也让人震惊不已。

陈老认真看着,眸光深邃,心中更是大骇,这以气御针,讲究的可不只是针法,还需要有气功,支撑这种手段。

苏寒还这么年轻的,操作起来,却是如此轻松,当真是让人敬佩。

他本就是想考验苏寒一下,此刻,彻底服了。

苏寒治病过程中,就没考虑那么多,一心一意,认真对待,对每个病人,他都要负责到底。

手掌一拂,那些气针瞬间消散,突然,患者面色涨红,哇地一声张嘴喷出一口鲜血!

周围的人顿时脸色大变,乔雨蔓也被吓了一跳,而刚刚还失落的秦风,眼睛却是亮了起来,幸灾乐祸看着苏寒,心里恨恨道:“出事了吧!让你装腔作势,现在出事了吧!”

现场气氛,顿时就变得紧张起来。

可苏寒却是依旧脸色未变,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,他伸手轻轻在患者后背拍了两下:“怎么样,好点没?”

那大叔抬起头,脸色已经变得红润,用力呼吸了一阵,满是轻松和快意:“舒服多了,这一口血憋着很久了,都快把我憋死了,谢谢神医,真的太谢谢你了!”

苏寒没说什么,让乔雨蔓取来抽纸,递给大叔。

周围的人,此刻才反应过来,刚刚那吐血,可不是坏事,而是真正的病因啊!

苏寒真是太厉害了,就连这都能现?

转眼间,所有人的眼里,都更是敬佩,还有崇拜,这样年轻的神医,医德高尚,让他们忍不住鼓掌。

而秦风张着嘴,还准备挖苦苏寒,此刻,却只能怔在那,根本说不出话来。

苏寒的医术,真的太高明了,他很羞愧,也很后悔,自己怎么会想跟苏寒比啊,真是太丢人了!

他面红耳赤,哪里还敢看苏寒,恨不得立刻逃走。

“哈哈哈,小兄弟的医术果然高明,老头子我彻底服了。”陈老丝毫没有吝惜自己的赞美,拱手笑道,“这以气御针,是我中医老祖宗传下来的精妙手段,能在有生之年看到,当真是我的幸运。”

苏寒也拱手,不敢有丝毫倨傲:“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生,不管用什么方式什么手段,为的都是帮病人解除病痛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他很谦卑,哪怕自己医术精湛,甚至比眼前的陈老还要厉害,但对于前辈,苏寒始终保持着尊敬。

这是做人的教养,跟实力无关。

陈老大笑,对苏寒是越看越喜欢,点了点头道:“小兄弟,你可否赶时间?我想邀请你到我那一坐。”

苏寒犹豫片刻,轻笑道:“不瞒陈老,我今日来是想买些药材,配制药方的,还真有些事情要忙,如果有时间,我再来拜访陈老,您看如何?”

海龙的伤刻不容缓,苏寒也不想再耽误时间。

陈老点了点头,知道苏寒配药肯定是为了治病救人,心中对他的欣赏,也更多了几分:“治病救人,才是正事,你随时来,我都在这国医堂。”

说着,他转头看着秦风,淡淡道:“秦风,去帮小兄弟抓药,这费用就算是今天你交给小兄弟的学费吧。”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