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这一手精湛的医术,可不能轻易传给外人,就连凯丽这样妩媚动人的大洋妞,苏寒都是斩钉截铁拒绝,更何况秦风?

听到苏寒的话,秦风脸色更是难看。

苏寒这太过分了,自己好歹也是国医堂的名医,他竟说自己连做他徒弟的资格都没有?

呸!他才不会输!

他更不会成苏寒的徒弟!

“隔壁就是诊治堂,有不少求医问药的人前来,你可敢与我比试比试?”秦风恼羞成怒,气得肺都要炸了。

苏寒哪怕有两把刷子,也不能这样轻视自己吧?

他看着苏寒,气鼓鼓道:“我若是输了,就跟你道歉,还拜你为师,喊你师父,如何?”

这可是一个巨大的赌注了,赌的可不只是一口气,更是秦风的名誉!

苏寒并不想理会,乔雨蔓却已经笑了起来,故意拱手道:“恭喜姐夫,收了一个跟班小徒弟!”

气得秦风啊,都想跳脚,涨红着脸,呼吸都急促了起来。

“既然你这么强烈要求,那我便让你见识一下,什么是真正的医术!”

苏寒看了秦风一眼,不等他开口,继续道,“不过话先说好,就算你输了,你这个徒弟,我也不收。”

秦风气得差点一口气呛死自己,他怒指着苏寒,气得跳了起来:“你太嚣张了!”

他哪里知道,苏寒只是不想把《天经》里的医术传给外人,并非是嚣张。

苏寒也懒得多做解释。

既然秦风自讨没趣,那他便让他明白,作为一个医生,应该怎么做。

药房隔壁,便是一处诊室,经常有一些寻医问药之人来此,希望能见到名医,而求得解救之法。

只是这国医堂的招聘很响亮,收费自然也很高昂,除非是一些老中医善心出手,否则他们哪里看得起。

此刻,在那诊室之外,坐着几十个人,一个个脸上都呈现一丝病态。

看到有医生走来,立刻就有人站了起来。

“医生!救救我们吧!”

“医生,求你帮忙看看我孩子怎么样了吧!”

几个病人,急切喊了起来,秦风没有理会,而是转头看着苏寒:“托你的福,他们今天都有机会看病了。”

这里诊费高昂,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在此求医的。

苏寒微微皱起眉头,有些生气,开了药房诊室,却不帮人看病,这国医堂,太过分了吧。

医生看病收费很正常,但若是因为钱而见死不救,那苏寒只会鄙视他们,觉得他们丢了医生的脸!

“你要怎么比?”苏寒盯着秦风,声音略微冷了下来。

这秦风哪怕有些水平,但也没有多少医德,苏寒自然想教训他一下,教教他怎么成为一个医生。

“你我各自诊断这些病人,帮他们诊查病因,并开药方,或者现场治疗,看看谁的手段更高!”

秦风满脸自信,盯着苏寒道,“你若是不敢,趁早认输,还不会那么丢人!”

苏寒没有理会他,直接转头看着站过来的几个病人,只是扫了一眼,心中便有了数。

见苏寒不理会自己,秦风冷哼一声,更是不屑,他喊来一个病人,观察了他的眼睛、舌苔,又给他把了脉,自信道:“你这是伤寒,肺火虚旺,我给你开一处药方,服用三日就好!”

秦风话刚说完,还没等他动笔,苏寒便摇了摇头:“伤寒碰上肺火虚旺,你开的肯定柴胡加桂汤,处方用量也肯定是桂枝45克,黄芩45克,人参45克,甘草3克,半夏75克,芍药45克,大枣6枚,生姜45克,柴胡12克,我说得对不对?”

苏寒看着秦风,一字一句道。

而秦风,手拿着笔,直接愣在那里,脸上满是难以置信,苏寒说的药方,真是他要开的。

这也是伤寒最常用的药方啊!

“是又如何?这本就是伤寒最常用的药方。”秦风脸一红,咬牙道。

就算苏寒知道有什么奇怪,这本就是最常用的药方,稍微有点经验的医师,都会知晓。

“这的确是伤寒最常用的药方,但对这个病人,不仅没用,反而会让他加重病情。”

苏寒摇头,看了秦风一眼,略显失望,“你是名医,难道不知道这肺火虚旺是什么引起的么?”

秦风顿时脸色涨红起来,争辩道:“我怎么不知道?但病人的主要症状便是伤寒,只要压住了伤寒,再调理肺火便可。”

“你又错了。”苏寒还是摇头,“这病人的肺火,并非是伤寒引起的,治病原理不同,却因为这肺火,而导致伤寒严重,你这根本就是本末倒置了!”

苏寒认真说着,看着那个病人,直接道:“你是不是先咳嗽了多日,身上燥热难耐,所以夜间踢被子而感染了伤寒?”

那病人一听,顿时点头:“没错,医生你真厉害,这都知道!”

他可什么都没说啊,苏寒就只是看了自己一眼,就能猜到?神医啊!

听到病人的话,秦风脸色顿时难看起来。

苏寒一眼看出病人的治病原因,而自己开的药方,不仅治不了病,还会让病人的病变得更严重?

他顿时觉得脸上臊红一片:“那你说该怎么开方子!”

“简单,只要将柴胡加桂汤里几位药换一换便可,”苏寒随手便提笔写了起来,龙飞凤舞一气呵成,“拿这药方抓药,我保你两日便痊愈!”

那病人双手合十,连连感谢,抓着药方,生怕药方会跑了一样。

苏寒能一眼看出自己的治病原因,肯定没有问题!

仅此第一个病人,秦风都输得脸色难看。

“嘿嘿,姐夫你真棒!”乔雨蔓满脸都是崇拜,嘻嘻笑了起来,故意看了秦风一眼,“你怎么能开错误的药方呢?”

秦风咬牙,面色更是涨红起来。

他哼了一声,心有不甘,输了一局又如何?他就不信自己还会输!

第二个病人走上前,显得有些紧张,面色蜡黄,眼里满是血丝,缩着身子,十分虚弱。

他一张嘴,更有一些口气散出来,秦风忍不住皱眉,捂住了嘴巴。

“你有什么症状?”秦风有些不耐烦问道,他懒得跟病人接触,先是开口问道。

病人还未开口,苏寒已经叹了一口气:“这么明显的症状,还用问么?”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