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堂堂国医堂的人,竟然被人说是招摇撞骗?

这等于是在他脸上,狠狠打了一巴掌,更是羞辱国医堂这三个字!

“你!你太过分了!我跟你赌,我就跟你赌!”

秦风气得身子都颤抖起来,手指着肖凡,怒吼起来,“我就赌你没法让他彻底恢复!”

他这话一说,肖中天等人的脸色沉了下来。

“哼,秦国医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见不得我儿好么!”肖中天脸色难看,秦风说这话,未免而已太过分了吧。

他尊重国医堂的医生,但如此说话,太没有职业道德了吧。

肖中城也冷哼了一声,看着秦风目光不善:“你们国医堂治不好病,还不允许别人能治了?什么时候国医堂变成这个样子的!”

秦风一怔,脸色更是铁青,自己情急之下,怎么会说这样过分的话。

“肖家主,真是抱歉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肖中天哼道,“若不是苏先生及时赶到,按照你的说法,我儿的双腿已经被截肢了!”

他越想越气,自己花了重金请国医堂的医生来,结果却是让肖凡差点截肢?

肖凡若是截肢,这一生不就彻底成为了废人,他肖家还有什么未来可言!

庸医啊!

差点毁了他整个肖家,肖中天如何能不怒。

秦风脸色更是难看,满是羞愧,哪里还敢说什么,他看了苏寒一眼,苏寒脸色依旧平静,压根就没理会自己。

这混蛋!

他就不信,苏寒真能一个月便让肖凡恢复如初,到时候做不到,肖家绝对不会放过苏寒的。

“我要挑战你!”秦风猛地转头,盯着苏寒吼道,“我要跟你比拼医术,看到底谁更厉害。”

苏寒轻飘飘看了秦风一眼:“医术是拿来治病救人的,不是拿来比拼,庸医才会跟人较量医术。”

“你!”秦风更是气恼,身子都颤抖起来,“你说谁是庸医?”

“好了!”肖中天冷哼了一声,扫了秦风一眼,冷冷道,“秦国医,这里不需要你了。”

“肖家主,我……”

“送客!”不等秦风说完话,肖中天直接吼道。

秦风脸色涨红,却不敢再说什么,他们国医堂的收费是很贵的,一般人根本就请不起。

而花了那么多钱,却差点让自己儿子截肢,肖中天怎么能不怒?

秦风恼怒看了苏寒一眼,冷哼着也不再说,灰溜溜离开,他会等着一个月后,看苏寒是怎么狼狈的!

苏寒没有理会,看着肖凡淡淡道:“三日后,你便可以行走了,不过要注意,别再受伤,我给你开几服药,你按时服用,再用药酒浸身,刺激身体机能恢复,一个月后,便可以恢复。”

肖凡感激不已,他想站起来给苏寒鞠躬,却是被苏寒拦住了。

“我听妤姐说了,你是一名军人,能让你鞠躬的,只有国家和人民。”苏寒说完,便走到一边,取来纸笔,立刻开了几服药,交到肖中天的手里,“三碗水熬成一碗喝,手脚别碰水,切记。”

肖中天连连拱手,恭敬道:“多谢苏先生,诊金你开个数,我肖家绝无意见。”

“无妨,我是卖妤姐个面子,钱对我来说不重要。”苏寒笑了笑道。

几个人更是看向林美妤,眼里充满了感激,若非是林美妤的人情,苏寒哪里肯帮忙啊。

“一个月后就恢复得差不多了,到时候去天海,我再为你行针一次,便可彻底解决了。”

苏寒说完,转头看着林美妤:“妤姐,我可不能出门太久,事情解决就该回去了。”

在京都呆着,苏寒可不习惯,更何况过几天便是乔雨蔓的生日了,他若是不在,这丫头片子,非得飚不可。

肖家众人恭恭敬敬送苏寒出门,连声道谢,哪里还敢有一丝倨傲。

就连肖中城也都躬身,亲自相送,客气不已,此等高人,没跟自己一般见识,他已经很庆幸了。

两个人走着,一路上林美妤的脸都有些微红。

刚刚他们看着自己的眼神,除了感激,还带着一丝好奇。

似乎自己跟苏寒有什么特别的关系,她可是比苏寒大了有十岁,能有什么男女之间的关系呀。

林美妤不禁心里暗叹,若是自己再年轻一点的话……

“好了,妤姐,没什么事,我该回去了,你安排个人送我去机场就好了。”

苏寒转头,看着林美妤,故意开玩笑道,“要么,妤姐你送我也行。”

林美妤白了苏寒一眼:“当然得我送你呀,帮了我这么大一忙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。”

上次欠的人情还没还,现在又欠了一个大人情,本以为自己林家势力大,身份不俗,可以帮到苏寒很多,可没想到,一直都是苏寒在帮自己,而她却还不了这人情。

“实在不行就以身相许咯。”苏寒开着玩笑,林美妤却是猛地抬头。

看苏寒开玩笑的模样,脸色更是绯红起来,忍不住嗔道:“你好大的胆子,敢调戏妤姐,讨打!”

苏寒大笑,也不再开玩笑,林美妤红着脸,到了她这年纪,还从来没这样被人调戏过。

那种情绪,难以形容,就算是她,也禁不住心头情绪荡漾开来,直到送走苏寒,都还没能回过神来。

“你这个小混蛋,让妤姐心都乱了。”林美妤叹了一口气,忍不住摇头道。

秦风回到国医堂,脸色依旧极为难看。

他从医多年,还是第一次被人直接轰了出来!

他代表的是国医堂,是这国内最顶尖的医术,可竟然被一个小子教训,这张脸,往哪里放啊?

见秦风气喘吁吁,一脸恼怒的样子,坐在一侧的老医生,不禁笑了起来:“秦风,你不是为肖家小子看病去了,怎么如此生气啊?”

秦风转头看到老医生,忙站了起来,恭敬道:“陈老,我没能治好肖家少爷的病,倒是让一个年轻的小子给教训了,他竟然说一个月就能让肖家少爷恢复如初?这根本就是侮辱我国医堂的医术!”

陈老一听,忍不住皱眉,肖凡的病他也听闻了,强直性脊柱炎,怎么可能一个月就恢复呢?

“不过那小子的手段倒是有些玄妙,竟然可以搓出气针,为病人行针,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手段。”

“以气御针?!”陈老猛地站了起来,满脸地不可思议,“你说的可是以气御针?”

写完了就会更新,乘风不是职业作者,没办法一天到晚坐着码字,一天四五章已经是极限了,再催我,臣妾也做不到啊……

先写了两张,傍晚还有三章,大家可以晚上看。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