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风看着苏寒,冷然喝道,他原本以为是一些老中医,至少还有几分让人信服的实力,可眼前的苏寒,不过二十出头,这能是医生?怕是都没给几个人看过病!

江湖骗子,竟然敢来京都行骗,好大的胆子!

苏寒微微皱眉,看了那国手秦风一眼,淡淡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林美妤脸色一阵难看,这国手是什么意思,自己好不容易把苏寒请来,他竟然还敢说这话。

自己没本事把肖凡治好,还在这口出狂言?

“苏先生,这位是京都国医堂的秦风,也是一位大夫。”

“国医堂?”苏寒摇了摇头:“没听过。”

见苏寒说竟然没听过国医堂,秦风脸色更是沉了下来,连国内最有名的国医堂都没听过,苏寒还敢说自己是医生?

他哼了一声,看着肖中天拱手道:“肖家主,此人来历不明,就连我国医堂都不知道,也敢说自己是医生?你还是不要被骗了,让他随意动手,免得害了肖少爷!”

秦风没有丝毫客气,盯着苏寒冷喝道:“医者父母心,为的是解除病人病痛,你却利用医生的名字来招摇撞骗,良心不会有愧么!”

苏寒只是看了他一眼,有些莫名其妙,不知道这所谓的国手如何来得这么大的反应。

“难道没有听说过国医堂,就不算医生了?”

他更是无语,“国医堂又是什么?凭什么让我知道?”

秦风更是怒极:“国医堂你都不知道,还敢说自己是医生,你可知道,我们国医堂,是国内医学力量最强的医堂,全国最有名的医生,都是我们国医堂协会的成员!”

秦风的脸上满是骄傲和自豪,盯着苏寒,更是不屑:“算了,你一个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,哪里会懂,国医堂三个字,代表的是什么。”

他冷笑连连,只想让肖家把苏寒这个骗子赶出去。

就连他们国医堂都治不了的病,苏寒竟然敢说自己能治,这是在侮辱国医堂,更是在侮辱华国最顶尖的医术!

“是么,国医堂这么厉害?”

苏寒却依旧脸色平静,既不懊恼,也不生气,只是轻飘飘看着秦风,“既然国医堂这么厉害,为何还没把肖少爷的病治好呢?”

他一句话,呛得秦风顿时面红耳赤,张着嘴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。

“既然国医堂如此厉害,肖少爷怎么还坐在轮椅之上?”苏寒盯着秦风,也没有客气,“难道你们治不了的病,还不允许别人治了?如果这就是国医堂的话,我只能说,我看不起你们。”

“你!”秦风恼怒不已,身子都气得颤抖了起来,“好好好!你有能耐!你治啊!倒是让我们见识见识你的医术!”

一个江湖骗子,还敢大言不惭!

“我自然会治,不就是强直性脊柱炎,三天,我就可让肖少爷丢了轮椅,一个月,我便可以让他恢复如初,重新回到部队!”

苏寒眸子里绽开两道精光,充满了自信。

他这一句话,更是让秦风怒极而笑,脸上的不屑更是明显。

他仿佛看着一个笑话一般看着苏寒:“三天丢掉轮椅?一个月恢复如初?口气如此之大,你就不用考虑后果的么!”

秦风大怒不止,苏寒这是是胡说八道!

周围的人听到苏寒的话,也不禁浑身一震。

一个月就能让肖凡恢复如初?

就连肖凡的眼神里也出现一抹光芒,不可思议地看着苏寒,声音有些颤抖:“苏先生,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一个月恢复如初,更可以重新回到部队,这是苏寒说的话!

“我从不骗人。”苏寒淡淡道。

肖家其他人,也都脸色不一,一个月就能恢复,这也太神奇了吧?

在他们看来,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,国医堂花费这么多时间和精力,就连阻止病情恶化都做不到,苏寒竟说可以恢复如初?

所有人都沉默了,心中也不免有些怀疑起来。

就连肖中天也摇摆不定,觉得苏寒是在吹牛,如此乱来,怕是会把自己儿子给害了。

一个月恢复如初,就算是神,也做不到吧?

只有林美妤知道,既然苏寒说了可以,那就一定可以。

“呵呵,黄口小儿,不知天高地厚,这么多人就看着你出丑!”秦风冷笑着,更是摇头,有些幸灾乐祸道,“我倒是看看,你用什么治!”

“我的手段,又岂是你能看懂的?”苏寒瞥了秦风一眼,丝毫没有理会。

他走到肖凡跟前,看着那一双已经毫无反应的腿,淡淡道:“你是因为训练过激,损失了神经,造成不少机能中枢坏死,对于普通的医生来说,自然是没法治的。”

这普通的医生,说的就是秦风这等所谓的国手。

听到苏寒的话,秦风心里怒气更盛,他竟然敢说国医堂的医生,只是普通的医生?

好大的口气!

“但这种病对我来说,根本就算不得什么。”苏寒淡淡道。

肖凡红着眼睛,既是兴奋又是紧张,苏寒说的是真的么?他真的可以恢复如初?真的可以回到部队么?

“我相信苏寒,他说能做到,那就一定能。”林美妤看着肖凡,认真道,“肖凡,你可以相信他。”

“嗯!”肖凡微微低头,恭敬道,“苏先生,拜托了!”

苏寒点了点头,当下也不再浪费时间,这种病在部队里很常见,不少士兵因为训练太过残酷,没及时让身体休息,而导致损失淤积,都会有这方面的问题。

而肖凡是太严重,不少神经都已经坏死,普通的医术只能弥补,如何做到修复?

情况恶化下去,更是会危及到生命。

“强直性脊柱炎严重下去,可是会要命的,除了截肢别无他法。”秦风冷哼着,他倒是要看看苏寒,到底有什么神通手段。

听到秦风的话,苏寒转过头,瞥了他一眼,声音冷了下来:“你可真厉害,截肢,那还叫治病么?只能证明你们无能而已。”

说完,苏寒不管秦风脸色多难看,让人将肖凡抬到床上,褪去他的长裤,便开始动手。

“今日,我让你见识一下,什么才是真正的医术!”苏寒眸子渐渐凝聚起精光,双手一抚,一股淡淡的玄气瞬间覆盖上肖凡的双腿。

秦风刚想嘲讽两句,突然,张着嘴说不出话来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