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笑笑,这又算得了什么,他能做到的,自然会尽力做到。

谁也不能让这些本就生活不易的百姓再受欺压。

像苏扬他们这样的人,哪里会有什么贪心?为了城市的展,老旧房子要拆迁,他们没有什么怨言,但该给的补偿款要给!

至少要让他们有安身立命的地方。

若是居无定所,就算是城市展得再好,依旧没有任何幸福感可言。

这件事苏寒相信徐杨会有个让人满意的处理办法,他不是系统里的人,也不会过问。

“过两天,就到日子了,你也好几年没去祭祖,这次难得回来,去看看吧。”

苏扬顿了顿,开口道,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起来。

苏寒点了点头:“应该去看看。”

他转头看了乔雨珊一眼,笑道:“你要一起去么?”

乔雨珊婉儿一笑,看着苏寒,脸上闪过一丝红晕,柔声道:“我是你未婚妻,自然要去。”

她心跳加快,不知道自己竟然会这么紧张,哪怕她经历过不少大场面,可仅仅只是来苏寒家祭祖,都让她忍不住紧张。

在南里市逛了两天,苏寒也带着乔雨珊,走了不少他曾经走过的地方,虽然现在已经有了不少变化,但也依旧让苏寒感慨。

回乡祭祖,也是老家的风俗,苏寒依旧有好多年都没有回来了。

自从高中毕业,他就离开了老家,去学校报了个名,便跟着老道人继续学医学武去了。

苏家的祖坟距离市区还有一段距离,苏寒如今看来,这个位置选得很特别。

他问过苏扬,自己苏家祖上到底是做什么的,但苏扬也只是摇头不知,只知道苏寒的父亲在外打拼多年,身份不俗,虽然在外成家立业,也时常接济苏扬他们。

突然得到苏寒父母双逝的消息,而后老道人便将苏寒带了回来,交由他们抚养长大。

对于自己兄长生了什么事,苏扬也是一无所知,只是咬着牙,也要将他苏家的血脉抚养长大。

苏寒红着眼睛,没再多问,自己的身世,他问过老道人,老道人并没有多说,只是让他自己去寻找机缘,将《天经》天之卷弄清楚,再去探查自己的身世。

见苏寒情绪变化,乔雨珊伸手,挽着苏寒的胳膊,这是她第一次主动,脸上满是温柔。

跟苏寒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事,她从不知道,苏寒还有这种身世,就连自己亲生父母都没见过。

乔雨珊突然有些心疼苏寒,更是感同身受,她也是孤儿,但比苏寒要好多了,至少她从小家境优渥,不像苏寒一个人拼搏,吃了那么多苦。

同样是孤儿的两个人,此刻的心,也拉得更近,彼此依靠着。

“我没事。”苏寒笑了笑。

带着一行人到了祖坟,苏寒跟苏扬准备动手清理杂草,却看到祖坟前,竟然已经清理干净,甚至摆放着一壶酒。

苏寒与苏扬二人相视一眼,都满是诧异。

他苏家,似乎没有别的后人了吧?

“我没来过啊,这酒是谁放的?”苏扬摸了摸脑袋,有些诧异。

苏寒转头看了看四周,这空荡荡的山上,除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别人。

“或许是跟我苏家有关的人吧。”苏寒也没说什么,掏出自己带来的酒和果品摆放在那一壶酒边上,而后便跟苏扬开始动手清理其他地方。

在祖坟边上,就是苏寒父母的衣冠冢,石碑上,就连一张照片都没有,除了那个名字,没有任何信息。

“你们两个可真够狠心的,把我一个人丢这世上,我要是能再见到你们,非得狠狠揍你们一顿。”

苏寒将石碑上的灰尘擦掉,撇着嘴道。

这句话他几乎从小说到大,可却从来都没有机会见到他们,小时候还会难过,越长大,也看得越开了。

若非情非得已,他们也不会这么狠心丢下自己吧。

“公公婆婆,我是雨姗,今天也来看望你们了,”乔雨珊也走了过来,恭敬对着石碑喊道,“你们放心,以后我会照顾好苏寒,对了,还有婉儿,她比我更会照顾人,你们就放心吧。”

苏寒看着乔雨珊,郑重其事地说着,不禁心中也一阵暖流,这家伙,之前讨厌自己讨厌地恨不得一脚踢飞自己,此刻似乎也更能理解自己了。

祭祖结束,苏寒便带着人回去。

徐杨那边,已经有了结果,南里市反腐调查行动,雷厉风行,甚至还惊动了省城纪检委,苏寒知道,肯定是京都那边,林美妤开了口。

哪怕她已经回了京都,还是在关注着自己啊。

结果让人满意,那些本该得到的补偿款也都一一放到拆迁户的手里,也给他们安置了住处,这一切,都是正荣房地产本就该做的事情。

而黄副跟高有龙等人,等待他们的,自然是法律的制裁!

甄勇有急事要回去处理,临走前,特地买了水果和礼品来看望苏扬夫妇,不管怎么说,他们是苏寒的亲生叔婶儿,而自己跟苏寒是兄弟,那就是他的长辈!

事情能得到圆满解决,那就是最好不过。

“这孩子,没呆几天就要走,本想留你在家过年,”婶儿红着眼睛,知道苏寒要离开了,心里满是不舍,“我们也知道,你们在外工作不容易,反正有空就常回家看看,叔婶儿都有空呢。”

她看着乔雨珊,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,放到她手里“儿媳妇上门,肯定要给个红包的,千万别嫌少,好么?”

乔雨珊紧紧抓着,眼睛微红,忙摇了摇头:“怎么会呢,谢谢婶儿!”

她知道叔婶儿能给的不多,她也从来不差钱,可哪怕就是几百块,也比她自己挣得几千万有意义。

乔雨珊跟婶儿抱了一下,笑着道:“叔,婶儿,有空就到天海来玩,我们都会安排好一切的。”

送苏寒他们到了楼下,苏扬夫妇还是有些不舍,苏寒也是跟苏扬拥抱着,才依依不舍离开。

走到门口,铁炮的车已经等着了,远处,张扬刚到,忙下了车,笑得有些拘束。

“知道你要回去了,想来送送你,又怕打扰。”张扬憨憨笑着,他听说了苏寒强势打脸高有龙他们的事,知道如今的苏寒已经完全不同,自己跟他,根本就不是一个圈子的人,怕自己来送,苏寒反而不高兴。

苏寒见张扬这拘束的样子,走过去伸出拳头,轻轻砸在他的肩膀,给了一个熊抱。

“好朋友永远都是好朋友,哪怕我变成总统!”苏寒大笑着。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