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等铁炮反应过来,就已经听到一声狼嚎一般的惨叫声,噼里啪啦,人影翻飞了起来!

那些铁棒扬起,还没抡到苏寒身上,就已经被打飞了,苏寒的怒气,瞬间爆出来。

几十个人,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,灯光之下,惨叫声不断,苏寒就像一只狂的野兽,疯狂之下,谁还能挡住他?

不过几个呼吸之间,地上已经躺着二三十号人,一个个捂着肚子,凄厉惨叫着,痛得站不身子来。

而那个开钩机的操纵员,仿佛见了鬼了一般,啊的一声惊恐大叫,直接从钩机上跳了下来,吓得仓惶而逃。

“你找死……”第一个冲出来的男子,龇牙咧嘴,心里也都慌了神,哪里知道会突然来一个这么恐怖的家伙。

他盯着苏寒,恶狠狠道:“你知道不知道老子是谁……啊!”

他话还没说完,苏寒已经一脚踩在他的脸上,脸色冷漠至极:“谁让你们在这当看门狗的?”

“你……!”

“我让你说!”苏寒爆喝,恐怖的气势释放开,让那男子,瞬间脸色就苍白了起来。

仿佛有一座大山压在身上,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。

别说是他,就连雷豹这等高手,面对苏寒都感觉到极大的压力,他们这些下三滥的家伙算得了什么?

“是开商!”那男子惨叫了起来。

苏寒眯着眼睛,心中怒气未消,看来这开商可真够狠毒的,迁拆了他们的房子,还拖着补偿款不给,现在还派这些地痞混子在这看守着,不让别人接近。

这天下难道就没有王法了么!

苏寒扫视一圈,见几个人想站起来,声音又冷了下来:“我没让你们站起来,谁敢站起来试试!我倒要看看,到底是什么开商,能嚣张成这样!”

被苏寒一吼,谁还敢站起来?

饶是天气寒冷,躺在地上瑟瑟抖,他们也都只能忍着。

“嫂子,天气冷,您先上车子里等,我这陪着苏先生。”铁炮走到乔雨珊身前,恭敬道。

深夜的确比较冷,估摸着开商的人也应该知道有人来闹事了,哪怕就是深夜他们也都不停工,会立刻赶来。

乔雨珊摇了摇头:“没事,我陪着他。”

她知道苏寒生气,换做是她,也一样愤怒。

这些开商的行径太过恶劣了,难道当地就没人能管得了他们?真是太让人愤怒了。

果然,没过多久,就有几辆轿车赶来,一行人急匆匆下了车,脸上都能难看。

“闹什么闹!谁又在闹事,不就是一点补偿款,有什么好闹的啊?在闹就不给了!”

下车的人身高不算高,仰着脑袋就开始吼,见地上躺着几十个人,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:“还敢打人?好大的胆子!赶紧报警,把这些刁民给抓起来!”

那身后的人,立刻就有人拿出手机报警。

“等等!等等哟!”突然,那胖子身后一个男子跑了出来,忙讪讪笑了起来,“张经理,别别别,这都是误会,闹大就不好了。”

苏寒微微眯着眼睛一看,没想到是不久之前才见到的周成,他不是说跟开商不熟么?

周成脸色也不好看,没想到苏寒竟然真的敢来闹事。

他刚到了公司,打算跟张经理说,苏扬那一家的钱要么就先给了,免得惹麻烦,没想到苏寒来得这么快。

知道了苏寒未婚妻是乔氏集团总裁,周成也知道苏寒有些能耐,可不好惹,哪怕心里不甘,他也不想闹事。

“苏寒,别生气别生气,这都是误会,”周成忙走了过去,笑着道,“拆迁款肯定会给,只不过开商现在资金周转不开,得暂缓一段时间,我刚还去找张经理,让他想想办法,先给你家送去呢。”

“没钱给拆迁款,有钱请打手?”苏寒冷笑一声,看着周成,“现在不是补偿款的问题,是我没同意拆!”

看到自己童年的记忆,如今已经被摧毁得只剩残垣断壁,苏寒的心里很难受。

而叔叔苏扬为了保护老宅子,甚至还被人打了,他哪里能忍!

现在的苏寒还差这些钱么?不说乔氏集团的资产,就是他自己,靠着卖药都有几千万的身家。

钱?对他来说钱算个屁!

他要的是一口气!

“苏寒,别生气,看在老同学的份上,给个面子,这事我想想办法,你看行么?”周成笑了笑,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,转头又看了乔雨珊一眼。

在他眼里,乔雨珊可比苏寒要重要多了。

天海市的乔氏集团,那可是大公司啊!如今风头正盛,恐怕就是省城里都有不少人示好,他们哪里会不懂分寸。

“面子?”苏寒扫了周成一眼,对他更是厌恶,“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给你面子?”

之前在会所里,这周成就没安好心,说是什么同学聚会,给自己接风洗尘,狗屁!

苏寒甚至想,自己家的拆迁款一直拖着,他也没少在背后捣鬼。

周成脸色一滞,也冷了下来:“你这样就过分了,苏寒,别怪我没提醒你,这是县城,可不是你们天海!”

他的语气里满是威胁,本想靠着同学关系,苏寒个台阶下,但没想到这家伙还是那么固执,一点都不开窍。

“跟他废话什么?打电话报警,影响我们施工,赶紧让人来带走带走!”

铁炮闻言,立刻挡在苏寒跟前,他还真没想到,竟然还有人如此无耻,自己虎作为非,还敢怪苏寒。

苏寒没有理会,他心里那股怒气,丝毫压不住了,既然这些人已经嚣张到这种地步,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!

他就不信,还收拾不了这些王八蛋。

很快就有警车来了,几个警察下了车,一脸不耐烦,大半夜地把他们喊来,谁心里能舒服。

“闹事闹事,谁又闹事?”肖所长真是头疼,他刚从省城学习回来,被窝都还没暖,就接到电话说有重大情况,急忙又去了所里赶来。

“还不是这位,挺能打的,肖所长你们别也被打了。”张经理阴阳怪气哼了起来。

那肖所长走了过去,看了苏寒一眼,微微皱起眉头,灯光之下,总感觉有些面熟,似乎才刚见过不久。

他又认真看了一眼,突然喉咙干,脑海里一下子就回想起来,这就是早上甄处长接见的那个大人物么!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