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要回乡祭祖?”乔建荣听到苏寒这话,也才恍然点了点头,“是了,也到了年末,是该回老家看看。”

他知道苏寒无父无母,小时候是跟着叔叔长大,而长大后又是一直跟着老道人学医。

除了考上大学去报了个名,几乎很少再回老家去了。

“是啊,我叔叔给我打了几次电话,叮嘱我要回去看看。”

苏寒也是一阵忏愧。

出来了这么久,甚至已经有了未婚妻,也都没有回老家去看看,虽然说父母不在,但还有亲人在啊。

“嗯,是该回去看看,怎么,要带雨姗一起回去么?”乔建荣的笑意里多了一丝笑意。

他这个老家伙,平时也都不管事,但也知道乔雨珊虽然跟苏寒解除了婚约,但两个人关系更好了。

“她最近太忙,刚跟刘家合作了大项目,怕是走不开,我自己一个人回去就好了。”

苏寒笑了笑,“雨蔓也在省城,我拖了朋友帮忙照顾,不会有什么问题,倒是家里老爷子你,得多注意身体。”

乔建荣哈哈大笑,拍着自己胸脯道:“放心放心,老头子我还硬朗着呢,最近跟董老爷子也见了几面,相谈甚欢,放心吧,我这乐趣多着呢。”

安排好乔家这边,苏寒这才放下心来。

到了娱乐城,又跟杨子成交代了几句,还有老张那边拿来的药,都已经弄好了,按时给铁炮他们泡澡就行。

苏寒还真觉得自己是个大忙人啊。

又接到了叔叔的电话,苏寒知道,今年再不回去,叔叔铁定得生气了,一别五年了,也该回去看看。

苏寒给李婉儿打了个电话,她正忙着给病人输液,叮嘱苏寒路上小心,说等忙完了就去找他。

乔雨珊忙,李婉儿也忙。

苏寒耸了耸肩膀,只好自己一个人回家。

苏寒老家也是海东省的,只是在不同县市,跟天海市比起来,南里市还算是比较落后的城市了。

天海市靠海,运输达,经济早年就开始展起了,而南里市靠山,交通不便,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资源,这几年展度缓慢。

到了南里市汽车站,苏寒刚走出来,远远就看到了自己叔叔苏扬在招手。

“叔!”苏寒喊了一声,看到自己的亲人,不禁红了眼眶,“叔,我在这呢!”

苏扬看到苏寒,也忙挥了挥手跑过去,故意板起脸笑骂道:“你这臭小子!都五年了,也不懂回家看看!”

苏寒有些愧疚,看到自己叔叔似乎更老了许多,心里不好受。

这五年他虽然报名上了大学,但一直都跟着老道人学医学武,连上课的时间都没有,哪里有时间回家呢。

“这不是回来了么。”苏寒笑了笑,拎着手里的两大箱子,“叔,给你和婶带了礼物。”

“你这小子,破费什么,回自己家还这么见外,走走走,先回家吃饭,你婶可等急了。”

苏扬满脸笑意,高兴不已,帮苏寒拎了一个,便立刻打车回了家。

只是,汽车似乎并不是朝着苏寒记忆里的家而去,绕来绕去到了一个陌生的小区。

“我跟你婶搬家了,老房子也旧了,换着住。”苏扬看到苏寒诧异的眼神,随意解释着,“今年啊,刚好是祭祖的元年,知道你刚参加工作忙,不好请假,不然也不会喊你回来了。”

苏扬笑呵呵地,能看到孩子回来,他就很高兴。

苏寒也没说什么,跟着苏扬进了小区,走上五楼,才看到苏扬的新家——似乎比老房子还要破旧。

他不禁皱起了眉头,他上大学之前,苏扬家里的情况还算可以,不至于落魄到这种地步。

更何况他上大学的钱,都是老道人出的,没有给苏扬添加什么负担,苏家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

苏寒心里满是疑惑,却是没有直接开口问。

“老伴,苏寒回来了!”苏扬开了门,便扯着嗓子喊了起来,厨房里,油烟飘散,一个略显清瘦的妇人搓着手便笑吟吟走了出来。

“小寒回来了呀,快进来快进来!”

苏寒看到自己的婶,竟然瘦成这个样子,眼睛一下子就红了。

他小时候无依无靠,苏扬夫妇也没有孩子,便把自己当做他们的孩子拉扯大,此刻看到苏家变成这样,苏寒心里顿时一阵酸楚。

“婶,你瘦了好多。”苏寒声音有些哽咽,苏家是出了什么事么?

“年纪大了,瘦点不容易生病嘛,你快坐着,婶还有两个菜就好了,老苏,你陪小寒聊天去吧。”

苏扬拉着苏寒就坐了下来,笑呵呵道:“你别管她,现在都一把年纪了,还流行什么减肥,我都说她多少回了。”

他从柜子里拿出瓜果零食,都是苏寒小时候爱吃的东西。

“这次回来住几天吧,我跟你婶,也有五年没见你了,这五年……是叔跟婶对不起你。”

苏扬叹了一口气。

他本想负担苏寒的学费,让他能安心上学,可……

“叔,说的什么话,我爹妈不在,要不是你跟婶,我早饿死了,”苏寒忙摇了摇头,知道自己叔叔内疚,“我现在过得很好,在一家大医院里当医生,收入还可以。”

他扫视一圈屋子的环境,刚准备开口,外头就响起了敲门声。

苏扬心头一紧,招呼苏寒坐着,便慌乱出去开了门,走出去又轻轻将门掩上。

“再宽限几天,我过几天就工资了,到时候把房租给你送去吧,你也懂我这两口子……”

门外,传来苏扬轻微的声音,苏寒更是心都紧了起来。

就连这破旧小区的房子都还是租的?

那叔跟婶的老房子呢?

他苏家的老房子呢!

苏寒只感觉一股血气冲上了头顶,肯定是出了什么事,他若是不回来,怕都还不知道。

苏扬开门走了进来,小心翼翼关上,脸上依旧笑眯眯道:“隔壁邻居,过来问点事情。”

他笑着,眼神里的一抹无奈却没有逃过苏寒的眼睛。

苏寒也没直接问,他知道苏扬既然没跟自己说,肯定就是怕自己担心,或许他还以为自己只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,不想连累自己。

可谁敢让自己叔婶受委屈,就是天王老子,苏寒也得让他跪下!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