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暴的杀机瞬间爆!

哪怕他欣赏苏寒,喜欢这个后辈,但现在,他们是对手!

苏寒浑身紧绷,肌肉也瞬间释放开恐怖的爆力。

这可怕的气势,吓得周围那些人,脸色都变得越苍白起来。

就在二人要动手搏杀之时,一道声音远远传来。

“住手!”

远处,一道身影走来,走路姿势有些怪,一拐一拐的,似乎有一条腿行动不便。

甄勇眯起了眼睛,心中更是震撼:“没想到,今天傅御三兄弟都来齐了。”

远处,傅御走了过来,淡淡道:“老二,住手。”

他摇了摇头,又看了重伤的齐白一眼:“老三杀了人,证据确凿,你再拦也拦不住了。”

剑王若是继续下去,那后果只会更严重,到时候就连剑王都要被抓进去,那事情更麻烦。

傅御看了苏寒一眼,又转头看着甄勇,笑了笑道:“甄队长,真是不好意思,我二弟救人心切,差点酿成大错,该付的责任我付,该交的罚款我交,还请网开一面。”

他的姿态放在很低,拱了拱手,脸上还带着一丝微笑:“庆幸没有人员受伤,我替我二弟,给你们道歉。”

苏寒微微皱眉。

傅御这是连自己的兄弟都要舍弃了,也就是说,齐白被他放弃了。

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剑王就算是将苏寒杀了,也肯定带不走齐白,而且惹恼了国家机器,那只是自取灭亡。

傅御心里同样恼怒,但齐白暂时是没法救回来,他更不能让剑王再折进去。

剑王看了傅御一眼,脸色渐渐平静下来,也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走到傅御的身边,十分安静。

那一身杀气,几乎瞬间烟消云散,只是他的眸子,依旧停留在苏寒的身上。

如此年轻,就有如此强悍的身手,可怕啊。

苏寒也同样看着剑王,在这一刻,他甚至能感觉到剑王心里那股怒气和不甘。

自己的兄弟就在眼前,他却救不了。

苏寒在心底,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。

“傅爷,齐管家杀了人,按照规定,我必须将他带走关押接受调查,你若是有意见,可以帮他找律师,但若是公然抗法,别怪我不客气!”

甄勇严厉道。

傅御点了点头,拱手道:“我明白,有劳甄队长,多照顾我兄弟。”

甄勇这才点了点头,那几个队员还有些忌惮,见剑王已经收起了剑,这才小心翼翼将齐白扶了起来。

他有股冲动,想把剑王也一并抓走,但他清楚,没有彻底将剑王钉死,一切都还是徒劳。

齐白很虚弱,眼神甚至都有些涣散,只是他看了傅御跟剑王一眼,依旧微微点头。

他说不出话,但却明白傅御的意思。

“苏寒,我可否求你一件事。”

突然,剑王忍不住开口,“请你帮我兄弟治伤,至少保住他的命。”

他知道苏寒的医术精湛,只要苏寒肯出手,齐白至少还能保住性命,自己的兄弟,还能活着。

苏寒沉默片刻,缓缓道:“他还需要活着接受调查,能制裁他的,只有法律。”

听到苏寒这番话,剑王才重重点了点头,眼里满是感激。

他知道,这是苏寒能做的,不违背苏寒的原则,再过分一些,苏寒就算想答应,也做不到。

“带走。”甄勇说了一声,几个队员立刻将齐白小心翼翼抬上车,带着离开。

而甄勇警惕地看了傅御跟剑王一眼,依旧心还悬着。

他想把剑王也一起抓走,但知道若是自己动手,那今天可能就真的没法收拾了。

甄勇不能让自己的兄弟冒然遭受生命危险。

等抓住了剑王等人犯罪的确凿证据,下一个就是他们!

这两个大佬级别的人物站在那,就是一种压迫,他们可是雄踞海东省省城二十年的人啊!

“老弟,我们走。”他喊了苏寒一声,吩咐其他人将现场相关人等都带走,便也转身离去。

苏寒跟剑王相视一眼,都没有说话,眼神之中,却有一种惺惺相惜。

甄勇等人都离开了,郑兴也是满脸惶恐。

傅御看了他一眼,皮笑肉不笑:“郑兴,你胆子很大,郑家胆子,很大。”

郑兴更是浑身颤抖:“傅爷,我……我不是,我没有啊!”

傅御没有再说什么,转身离开,依旧是一瘸一拐,剑王跟在他身后,两个人很快就离开了。

而郑兴站在那,喉咙干,只感觉后背一阵凉。

回刑警大队的车上,甄勇长舒了一口气,他的后背,已经被汗水打湿,此刻都还惊魂未定。

“老弟,刚刚说实话,我真的被吓到了。”甄勇苦笑了一声,“我很怕你被剑王杀了。”

他很想抓剑王,甚至想把傅御也一起抓了,但他们没证据,手上没有足够的证据钉死傅御跟剑王。

一旦轻易动手,反而会打草惊蛇,错失更好的机会。

“他如果跟我拼命,那最坏的结果就是我伤,他死。”苏寒轻声道。

甄勇一怔,苏寒只是受伤,而剑王却要死?

这还是最坏的结果?

自己这小兄弟,到底有多强大啊!

剑王的强大,毋庸置疑,那是用一战又一战证明过的,而听苏寒的意思,他比剑王还强大?!

甄勇并没有多问,他知道苏寒厉害,早已经过了他的想象。

今天若非是苏寒在,恐怕他会死在剑王的手下。

“老哥暂时不要去招惹剑王了,”苏寒突然开口道,“我知道你派了人去郑家盯着,但我想说,别让他们白白送命。”

甄勇一怔,随之明白过来。

今晚过后,这省城,以后怕是没有郑家了,得罪了傅爷,更是害得齐白被抓起来,郑兴这个选择,错得太离谱了。

他本想派人蹲守,一旦现剑王等人动手的证据,便立刻将他抓捕归案。

可此刻听到苏寒的话,甄勇也知道,他还是低估了剑王的实力。

让自己的弟兄们去抓捕,恐怕只会平白丢了性命而已。

甄勇立刻下令,让弟兄们回来,对付剑王这等高手,可不是他们目前能够做到的。

他看着苏寒,眼神复杂:“老弟,你说这剑王,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?”

“剑王?”苏寒眼神一动,看着车窗外,又是叹了一口气,“跟我是一类人吧。”

第四章来了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