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兴满脸通红,杀机毕现!

他郑家,何曾被人这样羞辱过?

他儿子,竟然还被废了!

这笔血仇不报,他郑家还有什么脸面在海东省混?

还有刘家,公然跟自己做对,站在苏寒那一边,既然他们自己找死,那就别怪自己心狠了。

郑兴看着自己儿子,心痛不已。

郑阳若是废了,那他郑家后人都没了。

“家主!家主!”门外,有人急急忙忙冲了进来,慌乱喊了起来,“有人说可以治好少爷的腿!”

郑兴心中一动,不禁皱起了眉头,又有骗子为了悬赏来糊弄自己?

这是苏寒打伤的,除了苏寒,还有谁能治?

“哼,让他滚!”郑兴正在气头上,怒吼道。

“阁下难道不想郑少的腿恢复过来?”门外,走进一个男子,穿着黑色长袍,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。

在现在社会,还有人这番穿着打扮,可真是有些另类。

郑兴皱着眉头,打量了一番:“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

他郑家的门,可没那么好进。

“我走进来的,”帽子之下的脑袋抬起,露出的眼睛,竟然隐隐闪过一丝绿芒,看得郑兴都不禁心头剧颤,“郑家主,我可以治好郑少的腿,不妨让我试试。”

郑兴警惕起来,盯着那男子道:“你也是医生?而且,你为何要出手帮我郑家。”

“呵呵,敌人的敌人,就是朋友。”

蛊真人阴笑了声,“既然是朋友,那帮个小忙,又算得了什么?”

上次被苏寒打伤败逃,蛊真人一直憋着一口气,养好伤后,便又回了天海,听闻苏寒得罪了郑家,更是废了郑家少爷的腿,便直接找上门来。

这一次,他会让苏寒明白,蛊医有多可怕,得罪蛊医,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。

……

此刻的苏寒,还坐在乔雨珊的办公室,看着乔雨珊跟林熙然她们忙忙碌碌,他也不好打扰。

这段时间,是乔氏集团高展的时期。

跟省城的高新集团合作,已经取得阶段性胜利,而跟刘家的合作,才刚刚开始。

有刘家这样一个巨大的平台支持,乔氏集团的步伐,也更加稳健。

乔雨珊当然知道,这都是因为苏寒,若非有苏寒,乔氏集团不会有这么多机会。

她没有说那一声谢谢,因为苏寒跟她说过,这是他应该做的。

呆得实在无聊,苏寒接到了乔雨蔓的电话,让他立刻去娱乐城,说是有要紧事。

苏寒撇了撇嘴,他怎么感觉自己没在医院上班之后,反而更忙了?

不是陪李婉儿,就是被乔家这两个姐妹使唤来使唤去,还得抽空跟董林他们聊天,跟老张喝茶,还得指导铁炮那帮老油条。

他跟乔雨珊说了一句便离开,反正等到下班再来接她就好了。

梦幻娱乐城,现在已经成为乔雨蔓专属练歌房,尤其是那一间最好的包房,杨子成不对外开放,只留给乔雨蔓使用。

而刘山说到做到,请人帮乔雨蔓定制的话筒早上也寄送到了,乔雨蔓那个激动啊。

她立刻就给苏寒打了电话,让他过来听自己唱歌。

定制的话筒耶!

娱乐圈里,不少大明星都是想尽办法,找那位意大利的艺术家定做,就连余丽思都还没有呢。

“雨蔓,我刘山说话算话!”刘山拍着自己胸脯,笑眯眯道,“你还喜欢不?”

虽然是他送礼物,可他的眼神里,却满是乞求,似乎生怕乔雨蔓不满意。

“你小子,很上道啊。”乔雨蔓嘻嘻笑着,对那话筒爱不释手,一副十拿九稳的模样道,“你那点小事就放心吧,我姐夫最听我的话!”

刘山一听,一拍大腿,就差没给乔雨蔓跪下了:“多谢二小姐!太感谢了!”

话音刚落,苏寒就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“大哥!”刘山热情似火。

乔雨蔓也立刻上前,一把挽住苏寒的胳膊,嘻嘻笑了起来,她那双眼睛,好似弯起的月牙,迷人至极。

“嘻嘻,姐夫,我有新话筒了,唱歌给你听吧?”

苏寒翻了个白眼:“你把我喊来,就为了听你唱歌?”

他可是听太多次了,而且对他这种五音不全的人来说,没什么区别,就连上次,听余丽思的演唱会,他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。

“这可是你的荣幸好嘛!哼,别人想听还听不到呢!”乔雨蔓撒娇道。

她拉着苏寒的手,又笑了起来:“姐夫,还有件事,我想求你帮个忙。”

“嗯?”苏寒不禁转头微微皱眉。

“你那么忙,我平时又经常出去玩,没个人保护我,我很怕呢。”乔雨蔓故意一副害怕的样子,声音更是嗲得,让站在一边的刘山,浑身颤抖,“你也知道,现在这社会太乱了,尤其是像我这样的美少女……”

“吃人家的嘴软,拿人家的手短。”苏寒还不知道这丫头片子,肯定又是有事要自己帮忙。

他转头看了刘山一眼,哪里看不出来,这家伙送话筒,献殷勤,肚子里那些花花肠子,再明显不过了。

“刘山,你先跟着铁炮他们学学皮毛,等我觉得时机合适了,再教你几招。”

苏寒翻了个白眼,看着刘山道:“你这冲动的脾气不改,我是肯定不会教你的,这点我必须告诉你。”

刘山忙不迭点头:“大哥你放心,我一定让你认同我!”

“嗯,铁炮他们呢?你跟他们先去练吧。”

苏寒问道。

“炮哥他们在泡药酒,这下应该……”刘山话还没说完,后院顿时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。

苏寒顿时脸色一变,忙冲了进去。

后院那三十个大桶中,铁炮等人解皆是浑身皮肤青黑,面色却是白,咬着牙浑身颤抖!

“苏先生……我们……疼!”黑鬼咬着牙,脸皮都颤动起来。

刘山刚想伸手,苏寒立刻喝止:“别碰他们,他们中毒了!”

苏寒的话,吓得刘山连忙跳开,心脏扑通扑通直跳,不是说这药酒能让人脱胎换骨么?

怎么会中毒啊?

苏寒伸出手,一股玄气包裹着,伸入要药酒之中,脸上闪过一丝怒气。

“这药酒被人下过毒!”他冷声喝道。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