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着郑兴的面,苏寒又是一巴掌,打得郑阳直接晕了过去。

郑兴大怒:“你找死!”

他咬牙看着苏寒,脸上也满是杀气,身子都颤抖起来,“别以为没人对付得了你,这省城,还不是你说了算!”

苏寒面无表情,丝毫没有把郑兴的威胁放在心上。

“我郑兴今天把话放在这,谁是他的朋友,就是我郑家的敌人!”郑兴指着苏寒跟乔雨珊,恶狠狠道。

他这等于直接是让其他人站队了,谁还敢跟乔氏集团合作?谁敢跟苏寒成为朋友?

在这海东省,苏寒和乔氏集团就别再想有立足之地!

“对我有恩的人,我苏寒砸锅卖铁还你,”苏寒冷冷看了郑兴一眼,也开口道,“但跟我有仇的人,我拆房卖地,也要让你付出代价!”

苏寒的话,更是让人浑身一颤。

那股强势,让人禁不住心头剧颤起来。

眼前这年轻人,到底是何方神圣,竟然如此厉害,敢在这种场合,直接将郑家少爷给废了?

“苏寒……原来是他!”

“那个得罪了傅爷的人,竟然就是他?怪不得他丝毫不忌惮郑家啊!”

连傅爷都不怕的人,哪里会怕什么郑家?

不少人心中也惊呼起来,这郑阳也真是找死,苏寒得罪了傅爷,都还活得好好的,显然不是普通人啊。

他竟然还敢去招惹苏寒,不少人心里也都暗骂郑阳活该。

这段时间,省城里有头有脸之人,自然也都多少听说过,有人得罪了傅爷,但却活得好好的。

到了他们这种层次,自然看得清楚,苏寒如果没点底气,如何敢这样强势。

就像苏寒说的一样,是郑家没教好,让郑阳自己瞎了眼得罪苏寒。

听到苏寒的话,郑兴更是冷笑连连:“呵呵,你以为谁敢跟你站在一起?得罪了我郑家,谁都救不了你!”

“是么,那我刘家呢。”

刘涵上前一步,站在苏寒边上,回应着郑兴,冷然道:“苏寒是我刘家的朋友,乔氏集团,更是我刘家最看重的合作伙伴,我倒是想看看,你郑家有什么能耐,想对付我朋友。”

刘徽智也亢奋不已,没想到自己老爸这个时候,帮苏寒出头了。

就刚刚苏寒展示出来的强势身手,刘涵哪里还看不出来,这苏寒,绝对不是普通人。

哪怕不因为这个,苏寒是他儿子的救命恩人,他就不能看着郑兴欺压苏寒。

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,谁也没想到,刘涵会站出来,支持苏寒。

不说苏寒现在跟郑家冲突,他还得罪了傅爷!

海东省地下圈子那个传奇!

“好!好!好!”郑兴冷笑着,连说了三个好字,他咬着牙,看了苏寒他们一眼,怒极而笑,“这笔帐,我郑兴记下了!”

他喊来人,将郑阳小心翼翼抬走。

苏寒只是看着,丝毫没有理会,他动手,郑阳这辈子都别想再站起来。

一而再再而三找死,那就别怪自己。

大会还没开始,郑家的人就已经先离开了,整个会场的气氛,变得有些紧张。

“雨姗,我们回去。”苏寒帮乔雨珊抹去了眼泪,心疼不已。

她一个女人,要一个人扛着乔氏前进,为了乔氏能够有更好地展而不断在努力,可却是要受这么多委屈。

苏寒心疼她。

乔雨珊没有说话,平静着自己的心情,点了点头,她也没想到,会弄成这样,再留在这里,也没有任何意义。

“刘叔,那我们先走了。”苏寒看了刘涵一眼,点头致意,这个时候站在自己这边,等于是跟郑家做对,甚至可能对得罪傅爷,苏寒感谢刘涵的好意。

“无妨,徽智,你送你大哥。”刘涵点了点头道,“我跟几个朋友打个招呼再走”。

“好,大哥,我们走吧。”刘徽智立刻走了上去。

苏寒带着乔雨珊直接离开,而刘涵跟几个老朋友打了声招呼,也径直离开。

这大会还没开始,两个巨头级别的人物就离开了。

整个会场气氛有些尴尬,虽然都是海东省有头有脸的人物,但最有话语权的,自然是郑家和刘家。

可现在,这两大家族的人都走了,其他人留下来,还有什么意思。

楼上,林美妤坐在那,助手已经着急找到她。

“委员长,出事了,”助手着急不已,“这场大会,可真是失败了。”

林美妤站在窗前,低头看着苏寒等人离开,脸上却是露出一抹笑意:“失败?我觉得很成功啊。”

只是,苏寒怕是也已经生自己气了。

自己这个小弟,很重感情,尤其是对乔雨珊这个未婚妻,因为心里有愧疚,所以更在乎。

这次的事,他肯定生自己气了。

林美妤心里突然也闪过一丝无奈:“小弟,别怪妤姐。”

“委员长?”助手见林美妤似乎还在呆,小心翼翼问道,“会议马上要开始了,您要下去么?”

“不了,你去主持就好。”林美妤转身离开,也不多说。

苏寒带着乔雨珊离开,走到咖啡屋,乔雨蔓看到自己姐姐眼睛都红了,顿时着急起来。

“姐!怎么了,谁欺负你了?本小姐撕了他去!”乔雨蔓张牙舞爪起来。

“我没事。”乔雨珊挤出一丝笑容,“是我想简单了,以为一张邀请函就够,打铁还需自身硬。”

如果自己是跟刘涵一样地位的人,谁敢轻视自己?把自己当做需要靠出卖身体才能换取进场资格的人?

她深吸了一口气,看着苏寒:“苏寒,真的谢谢你,我没事了,你别担心。”

苏寒的脸上依旧是怒气。

“你是我的未婚妻,我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,连我自己都不行。”苏寒开口道。

他眸子一缩,转头看着刘徽智:“徽智,要麻烦你送雨姗她们回天海,我还有点事要去办。”

刘徽智一怔:“大哥,你这是要……”

“放心,我只是去把事情问清楚。”苏寒点了点头,让刘徽智别担心,说完他便直接离开了。

距离国贸大厦不远的茶楼,林美妤刚泡好茶,苏寒就走了进来。

“小弟,你生气了么?”林美妤倒了一杯茶,看着苏寒道。

感冒烧喉咙痛……

天气冷,大家多注意身体,晚安(`)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