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的声音,如惊雷一般,在老七的耳边炸响!

老七浑身颤抖,张着嘴,喉咙都已经干了,见苏寒盯着自己,他忍不住摇头。

“不、不要……”

他的双脚都磨破了,刚包扎好,现在根本就没法走路。

可苏寒让他走过去。

“你不过来,那我就过去了。”苏寒盯着老子,淡淡开口。

老子身子一震,欲哭无泪,苏寒过来了,那他还有命活么。

“别过来!别过来啊!”老七哭喊着。

就连请来的两个高手都不是苏寒的对手,他还敢说什么?

他连忙伸出一只脚,刚踩在地上,脸上便痛得冷汗直流,仿佛有一根根针扎进自己脚底一般。

痛啊!

“啊——!”老七龇牙咧嘴,差点没站稳跌坐下去。

周围的小弟,想过去扶他,见苏寒看着,却又不敢。

苏寒一个人,就足以震慑住他们!

老七心里在流泪,他真的后悔,自己为什么会招惹这样的家伙,此刻看着苏寒,他眼里满是恐惧。

颤颤巍巍走到苏寒跟前,老七咬牙道:“你、你想做什么?”

他硬着头皮,刚抬头,看到苏寒盯着自己,本想说句狠话,却是根本不敢。

“啪!”

苏寒翻手就是一巴掌,打得老七啊的一声惨叫,跌坐在地上。

“记住教训了么?”

苏寒俯视着老七,开口道,“这只是警告,以后再敢去天海捣乱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,你也跟其他人带上我的话,天海是禁地,不信的话,可以来试试。”

他把一巴掌,打得老七嘴角都高高肿了起来,周围那些混子看着,想动手却根本不敢。

苏寒一个人站在那,就像一头野兽张着血盆大口,谁过去都是死!

一个人的强悍,竟然可以到这种地步。

苏寒的警告轻描淡写,并没有说太多,见老七吓得瑟瑟抖,他也不再说什么。

转身走到门口,冈本清水依旧站在那,似乎还没反应过来,自己的,到底是怎么被苏寒打飞的。

“华国国术的高深,不是你们可以揣测的,懂么。”苏寒看了他一眼,便不再说,带着铁炮等人离开。

整个庄园,还处在震惊之中,仿佛刚刚生的一切,都像是梦幻一般。

苏寒强势而来,轻松击败清水君,更是打得他们老大跌坐在地上颤抖……

“天海是禁地……”一个混子嘴里喃喃,说到禁地两个字,不禁浑身一颤,满是恐惧。

那天海,有苏寒这样的人坐镇,当真是禁地啊!

沉默片刻,才有人反应过来,老七还坐在地上啊。

“老大!老大!你怎么样了!”

……

苏寒在前头走着,铁炮等人跟在后头,脑海里那一股热血,依旧还在沸腾。

他们看着苏寒的背影,仿佛看到了一座大山,高不可攀!

远远看去,根本就无法触摸,可只要能看到那山的影子,就足以让他们振奋了。

苏寒他们直接离开了省城,回到天海,而省城已经翻天覆地!

“活该!”龙兴冷笑着,听到老七被苏寒羞辱的消息,他不知道多开心。

“被人拦在天海地界外,连天海都没进去,还被人打上门,狠狠抽了一耳光,活该!”

龙兴大笑起来,“老七不是觉得自己傍上冈本家族,就可以目中无人了么?吃瘪了吧!让他再嚣张!”

龙兴解气啊,就好像是自己狠狠抽了老七一巴掌一样。

可他也知道,苏寒的话,同样是对他说的。

天海……竟然也敢说是禁地,不允许其他地下圈子的人去捣乱。

苏寒比那老七,更狂妄!

“老大,那苏寒,当真强悍。”站在一边一直没说话的铜人,忍不住开口。

龙兴微微皱起眉头:“跟傅爷那边的高手比呢?”

铜人微微皱眉,随之摇了摇头:“我没到他们那种层次,说不清楚,但我感觉,除了剑王,没人能跟苏寒一较高低。”

这还只是他的猜测,他没跟齐白交过手,更不可能与傅御交手,但见过这二人,能感觉他们身上的气息,不如苏寒。

一个年轻人,怎么会强大到这种地步啊。

最可怕的是,苏寒还是一个医生,他的本职是一个医生啊。

龙兴眉头皱得更深了,只有剑王能压苏寒一头么?这样的高手,那就不是他们可以得罪的了。

苏寒既然说了这话,那他就有这实力,自己若是再去招惹他,恐怕下场会跟吴凡一样。

一个级高手的威慑力有多可怕,龙兴很清楚,就如那剑王,一人一剑,便镇压整个海东省!

如今,总算出现一个能与之匹敌的人了。

“这苏寒不是一般人啊,我竟然会招惹这样的人物,”龙兴冷哼了一声,“郑家那边呢,有动静么?”

若非因为郑阳,他根本就不会得罪苏寒,现在看来,苏寒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,这种无视,竟然让自己松了一口气。

“听说在准备动手,收拾乔氏集团。”铜人脸色凝重。

他总有一种感觉,招惹了苏寒,等于自取灭亡!

虽然苏寒只是一个医生,看过去更是一个温和的青年,可他总觉得,苏寒的身上,有一种剑王身上都没有的气势。

龙兴沉默了片刻,这才叹了一口气:“这海东省,要变天了,我们静观其变,别轻举妄动,傅爷那边,应该也得到消息了。”

傅宅后花园,亭子里,傅御坐在那,悠闲地泡着茶,齐白跟剑王就站在一边。

傅御的脸上满是笑意,喝着茶,显得极为轻松。

“老七这次是吃了大亏了。”

剑王冷哼一声:“以为找了两个岛国高手,就可以嚣张了?崇洋媚外的狗,垃圾而已!”

见剑王还有些怒气,齐白笑了笑道:“二哥,你说的话,竟然跟那苏寒说的一样。”

他也有些诧异,对自己的国术,无论是苏寒还是自己二哥剑王,都十分敬畏,而那些旁门左道,根本入不了他们的眼。

尤其是老七这种崇洋媚外,推从外国武术之人,更是让他们看不起。

“噢?是么,他也说了这话。”剑王转头,剑眉横起,眸子里也有一丝诧异,这家伙竟然跟自己说一样的话,“看来他是个有意思的人,我有必要去见一见。”

新年快乐!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