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徽智很坦诚,他知道在苏寒面前说假话也没有任何意义。

他双手端着酒杯,恭敬不已:“我知道大哥并非凡人,若是不嫌弃我刘徽智没什么本事,这声大哥,我喊定了!”

刘徽智的眼神里,满是坚决。

苏寒大笑起来,也端起酒杯,他哪里看不出来,刘徽智是真心诚意想报恩,他或许想着跟自己结交成兄弟,至少等傅御要对付自己的时候,郑家也可以帮些忙。

虽然苏寒并不需要,但依旧十分感动,至少刘徽智这个人的品性让他很欣赏。

“你都这样说了,我再拒绝,倒是我太拘束了。”苏寒举起酒杯大声笑道。

“大哥!”刘徽智恭恭敬敬喊了一声,一口将杯子里的酒喝光。

苏寒也没有多说,同样一口喝光。

刘徽智又给自己倒了一杯,对着李婉儿恭敬道:“嫂子,我敬你!”

李婉儿面色绯红,端起酒杯笑道:“谢谢。”

刘徽智又是一饮而尽:“嫂子,你随意就好。”

李婉儿不是不懂得人情世故的人,也没有拘束,将一杯酒喝完,这一声嫂子,喊得她心里也高兴。

站在一边的刘山,看着苏寒认刘徽智这个兄弟,欲言又止。

“苏大哥,你还差小弟不?”刘山讪讪笑着,“端茶递水我啥都能干。”

苏寒一愣,摇了摇头:“我不需要小弟。”

刘山一听,脸上闪过一丝失望,随之又嘻嘻哈哈笑了起来:“没事没事,苏大哥什么时候需要小弟了,只管喊我,我随叫随到!”

苏寒哪里看不出来刘山想什么,只是这个家伙的性子太冲动,若是教了他功夫,谁知道他能不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。

他可不想好心办了坏事。

见苏寒没答应,刘徽智自然也不会多问,刚跟苏寒结交,哪里好麻烦苏寒,自己这条命都是苏寒救的,光是这份恩情,都还没报呢。

“大哥,你这得罪了傅御和郑家,的确有些麻烦,那傅御就不说了,省城地下圈子的传奇,就算是我爸,也得敬他三分。”

刘徽智眸子转了转道:“难道没有什么机会化解么?”

得罪一个这样的敌人,的确不是什么好事,刘徽智善于处理人际关系,若是能化解,倒是个可行的办法。

苏寒笑着道:“只要他不来招惹我,那他继续过悠闲生活,他若是自己找死,那就没得化解了。”

刘徽智一怔,苏寒这回答的,跟自己问的不是同一个意思啊。

他微微张了张嘴,才反应过来,不禁瞪大了眼睛:“大哥你的意思是,傅御别招惹你?”

他才反应过来,苏寒说的是傅御别自己找死,招惹苏寒……

自己大哥难道有那么厉害,丝毫不忌惮傅御?

看苏寒那云淡风轻的样子,还似乎真是这么一回事,普通人听到傅御这个名字,都会禁不住身子颤抖。

可苏寒根本就不在乎,反而警告傅御不要自己找死。

刘徽智一时脑袋转不过弯来,他还想着怎么帮苏寒,可现在看来,苏寒就没把傅御放在眼里过。

他不禁心里对苏寒的敬佩更多了几分,敢说这话的人,整个省城,怕都没有几个。

“哈哈,大哥好魄力!”刘徽智竖起大拇指,“老弟我不是恭维你,是真心话,但不管什么时候,大哥有需要老弟我的时候,尽管开口,我刘徽智眉头皱一下,就不算男人!”

刘徽智也是豪气冲天。

一桌饭菜吃得可口,这海星大酒店,果然名不虚传,就连李婉儿也多喝了两杯红酒,脸蛋红扑扑的,看得苏寒心头荡漾。

喝了酒也就没法开车,跟乔家打了个电话交代一声,苏寒也准备在省城住一晚再说。

刘徽智也喝了酒,刘山倒是长了个心眼,说什么都不喝,要专门给苏寒当司机。

恭恭敬敬将苏寒和李婉儿送到了酒店住下,刘山这才离开。

他还得回去找刘徽智,让他帮忙求个情,好跟苏寒学两手功夫。

拥着李婉儿进了房间,昏暗的灯光,倒是有几分情趣。

“这刘山心眼倒不坏,就是不成熟,”苏寒知道这是刘山尽心安排的,不禁笑了起来,“有机会的话,倒是可以指点他两手,也好防防身。”

李婉儿在苏寒腰间拧了一把:“喝开心了吧?”

苏寒故意吃痛龇牙:“好疼!”

李婉儿忙松了手:“真的假的?”

苏寒坏笑一声,一把将她拉进怀里:“当然是真的,你可得好好帮我揉一揉……”

不等李婉儿开口,苏寒已经将那微张的小嘴封住了。

柔和的昏暗光线,让房间里顿时充满了旖旎的气息,苏寒拦腰将李婉儿抱起,那飘散而起的酒香混着李婉儿身上的香气,更是让人血脉喷张。

一声高亢的声音,直让人头皮毛孔都全部张开。

……

刘徽智也喝了不少,好在他酒量好,虽然脸色涨红,但还没有醉。

从酒店回到家,他便立刻找到了刘涵。

“爸,我欠苏大哥一条命,这事如果我们刘家能帮,还请爸出手帮一次。”

虽然苏寒说了不怕傅爷,但刘徽智却依旧担心。

那毕竟是省城的传奇!

是整个海东省地下圈子最可怕的人啊!

不说傅爷自己的实力,他身边还有齐管家和那个让人谈之色变的剑王!

而且能在省城盘踞这么多年,傅爷身后的势力又怎么可能弱小?刘徽智可不是袁明朗那等什么都不懂的纨绔。

他很清楚,傅爷这一对虎牙,或许也只是别人的武器而已。

刘涵皱着眉头:“我已经给了乔氏集团一个展的机会,这份恩情算是报了。”

他也是考虑到这个问题,所以选择跟乔氏合作,算是还了苏寒的人情了。

“爸,我已经认苏寒做大哥了,这件事如果爸不方便出手的话,我自己想办法。”

刘徽智微微皱眉,认真道:“我知道可能会影响刘家的展,但我的命是大哥救的,这恩情不报,我心里难安。”

刘涵看着自己的儿子,半天没有说话。

许久,他才叹了一口气:“你这小子,还真有点像你老子年轻时候的样子,知恩图报,我刘家人从来就不是忘恩负义之辈,只是苏寒招惹的不是一般人啊,我听到风声,省城地下圈子,已经对苏寒出了追杀令!”

“追杀令?”刘徽智脸色一变。

第二章!

有不少人书架里根本没我的书,来书评恶意差评,给一星,乘风也是醉了……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