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涵的姿态很低,显得十分恭敬。

苏寒是能救自己儿子的人,他自然得恭敬一些。

这个世界上,最不能得罪两种人,一种是杀手,他会要了你的命,而另一种就是医生,因为他才能救你的命。

对医生,保持一种敬畏的心,是很有必要的。

刘涵很清楚这一点。

苏寒见刘涵态度还不错,更何况陈教授开口了,他也不便推脱。

“我也不敢保证一定能治得好,尽力而为吧。”苏寒点点头,淡淡道。

见苏寒答应了,刘涵忙连声道谢。

陈教授也知道,苏寒说的尽力而为,那就肯定没有问题。

“雨姗,你先稍微等我一下,要不了多久的。”苏寒转头看着乔雨珊道。

“嗯,没关系,救人要紧。”乔雨珊笑着道。

苏寒走进了急诊室,陈教授也立刻跟了进去,能亲眼看苏寒动手术,这可不是常有的机会。

外头,刘涵跟乔雨珊就坐在外头静静等待。

“你是天海市乔氏集团总裁?”刘涵看着乔雨珊,突然开口,他感觉乔雨珊有些眼熟,似乎还有过一面之缘。

“嗯,我是乔雨珊。”乔雨珊有些诧异,刘涵竟然能认出自己。

乔氏集团在天海市算得上顶尖的企业,但放到整个海东省,就没那么起眼了。

而刘家她也有所了解,那绝对是整个海东省排名前五的大企业!

“我看过乔小姐的专栏访谈,乔小姐年纪轻轻就能有如此成绩,刘某佩服。”

刘涵认真道。

“我只是一个晚辈,有机会还要向刘家主这样的商业老前辈多学习。”乔雨珊礼貌回应,没有丝毫倨傲。

而急诊室内,苏寒已经站在那病床前。

刘徽智还在昏迷着,胸前的伤口已经做好处理,没有什么大碍,各项体征数据都很渐渐平稳。

倒是他的左腿,因为车祸而扭曲,折断了骨头,若非如此,还真现不了这处病变的骨膜。

“的确很棘手。”陈教授认真看了看,又取来化验报告,不禁皱起了眉头。

这种病变,就算是他亲自操刀,也未必就有把握,更主要的是,不知致病原理,冒然动手,风险更大。

他转头看着苏寒,苏寒却是一脸平静。

“他的腿小时候就受过伤,旧伤淤积,造成神经交感中枢感染病变,的确难以察觉。”

苏寒的眼睛,仿佛这世界上最先进的扫描仪,他甚至都没看化验报告。

陈教授心中惊呼,苏寒当真是神人啊!

如此医术,恐怕这世间都少有人能与之媲美。

“苏先生可有治疗之法?”陈教授紧张道,心中更是期待。

苏寒突然笑了起来:“陈教授,这治疗之法,其实古人早就用过了。”

陈教授一愣,用过了?

现在科技都难以解决的病症,古人竟然已经用过了,不仅是陈教授,站在一边好奇的其他医生,也都诧异起来。

“刮骨去毒。”苏寒一字一顿道。

这病变说到本质上,就是被淤积的毒性爆,最好的办法,自然是直接削去毒素,只是这手术刀,自然要他的玄气指。

众人惊呼,更是诧异不已,甚至都还没回过神来。

苏寒也不多解释,没到那个层次,就算说了,他们也不会明白。

他淡淡道:“我要动手了。”

话音刚落,苏寒的手掌一翻,顿时有一股淡淡的气流在他的手掌上翻滚,看得陈教授差点没惊叫起来!

玄气指!

他听许老说过,可这还是他第一次亲眼见识啊。

陈教授涨红了脸,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,激动得不行,而其他医生脸上也都是难以置信。

似乎根本就不敢相信,眼前看到的一切。

在苏寒面前,他们真的太卑微了!

苏寒没有理会他们的反应,手掌仿佛一柄钢刀,精准而细微地放在刘徽智的小腿上,缓缓移动起来。

刘徽智的小腿瞬间被割开一道口子,露出那病变得有些暗黑色的骨头。

苏寒没有任何犹豫,双指并拢,化作一柄锐利的小刀,直接在上面刮了起来。

陈教授他们可以看到那黑色的骨膜不断被刮落下来,更似乎有什么东西覆盖在上面,保护刘徽智的骨头不受丝毫损伤。

他更是心脏剧跳!

鬼斧神工啊!

苏寒这医术真的太逆天了!

相同的治疗方法,换做别人来实施,恐怕第一刀下去,就会把刘徽智的腿给废了。

这手术,还真就苏寒能做啊!

想到这,陈教授心里也一阵后怕,若不是自己请苏寒帮忙,而是自己动手,那可真就得罪刘家了。

这一次,陈教授是真正被苏寒的医术给震惊了。

从开始到结束,苏寒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,看到那所有的病变骨膜被刮落,众人这才放了心。

“消炎工作要做好,只要骨膜接上重新长起来,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。”

苏寒洗了手,吩咐两个专家医生给刘徽智做后期清理。

这要是以前,那两个专家医生恐怕会暴跳如雷,谁敢让他们打下手?

看见识过苏寒的医术,他们早已经心服口服,不敢有一丝怨言。

在苏寒面前,他们还真只能打下手啊。

躺在病床上的刘徽智缓缓睁开了眼睛,茫然地看了看四周,渐渐清醒过来。

他似乎记起来生了什么事,看到苏寒的时候,微微点了点头:“多谢你救了我。”

在失去意识前,他记得是苏寒将自己从变形的车中抱了出来,更是帮自己处理伤口。

“我说过你的命硬,老天爷收不走。”苏寒笑了笑,“你现在还很虚弱,好好休息吧。”

说着,苏寒便走出了急诊室。

门外的刘涵看到苏寒走出来,立刻站了起来:“苏先生,我儿子他……”

“没事了,好好养伤,很快就会恢复。”苏寒道。

刘涵心中的石头这才落地,长长吐出一口气:“苏先生,大恩不言谢,以后在省城遇上什么麻烦,需要我刘涵帮忙的,尽管开口。”

苏寒笑着点了点头,也没有多说。

他若是告诉刘涵,自己在省城得罪了郑家,还得罪了那个地下圈子传奇傅御,不知道刘涵会不会被吓到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