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行了行了,老张,咱能不吹牛逼不?”苏寒无奈,翻了个白眼。

不过老张的确有本事,很多市面见都没见过的药材,他也能弄到手,有时苏寒都好奇,这家伙是怎么搞来的。

“哎哟喂,苏先生这话说的,老张我可是本份人,从不说虚的,”老张一撸袖子,得意道,“就连百枯草和鹊翎角这两种药材,我都弄到了!”

苏寒眼睛一亮,连忙竖起大拇指:“老张,厉害!”

这两种药草很稀少,百枯草一年就开一季,却是枯死又重生,生命力连绵不绝,想要摘取到最合适的年份,可没那么容易。

而且这药材,对其他病症几乎没有任何作用,甚至有毒性,所以更没人愿意去采摘。

而鹊翎角只有成年的老鹊翎,才会长一丢丢,要等它自然脱落之后,效果才是最好的,更是难得。

老张能弄到这两样药材,那的确是有两下子。

“苏先生交代的东西,老张我这上刀山下火海,哪怕去跟阎王爷借,也得弄来啊!”

老张一摸八字胡,又开始吹了。

苏寒不听老张瞎扯淡,惊喜地跳了起来,让老张立刻把药材准备好,他要开始炼制药酒。

老张也不含糊,把准备好的药材全部堆进炼药房,苏寒直接进去,便将门关了起来。

他坐在后院石桌上,看着那快要烧完的香,眉宇间有一抹凝重。

“仪式啊……”老张轻轻叹着气,似乎脑海里又回到了过去。

炼药房内,苏寒全神贯注,将所有的药材清点了一遍,确认没有问题,才深吸了一口气。

霎时间,整个炼药房的空气好似都火热起来,哗啦一声,一股玄气从苏寒的身体里冲出。

轰的一声,瞬间将所有的药材包裹住,仿佛有他的怒气,燃烧起来,烧得药材咔咔作响!

“噗哧!”

药材燃烧成粉末,看过去十分惊人,如此诡异的手段,可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。

“玄气释放已经可以到这种程度了?”苏寒心中惊喜道。

虽然他已经将玄气功练就到了很高的层次,但体内的玄气一直都不算多。

哪怕他坚持每晚练功,这些年也并未积累到多少。

而跟李婉儿欢爱之后,苏寒感觉自己体内的玄气就在不断增长,他一度认为是男女交融之后才有的变化,可之后的几次,却没有这种感觉了。

这些日子太过忙碌,也都好久没占李婉儿便宜了。

苏寒心里突然有个大胆的猜测:“难道是说跟每个女人交融,都只有一次提升的机会?”

这个大胆的猜测,让苏寒的手都不禁颤抖了一下。

那要这么说的话,自己不得跟更多的女人欢爱?

那怎么……能行呢?苏寒不禁老脸一红,自己心里怎么会突然多一丝期待,不能有这种想法!

他屏息凝神,不敢再乱想,还是先要药酒炼出来再说。

药材在被玄气焚烧,出兹啦兹啦的声音,苏寒尽力焚烧出精粹,而将那些杂质完全剔除。

铁炮他们年纪都不算小,而且在地下圈子摸爬滚打难免都受过伤,身体的潜能损失不小,这些药酒,能帮助他们修复不少旧伤。

天海有了自己的地下力量,这样董林老哥管理起来,也会更为轻松一些,苏寒自然更加尽心。

董林的地上地下圈子联合管理的构想,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办法,既让杨子成这样的地下大佬,抛弃那些灰色地带的行当,又能促进整个社会的稳定,若是可以推广,绝对是一项创举。

只是苏寒也知道难度很大,但不管怎么说,至少在天海市,必须努力做到。

自己得罪了省城地下圈子传奇傅御,董林父子两个,还有甄勇他们,也都尽心尽力在想办法保护自己,苏寒哪里会不知道。

虽然自己心里并不担心,但依旧很感激他们。

所以力所能及帮助到他们,苏寒会不留余力。

对他来说,炼制这种炼骨酒,并没有太大的难度,尤其是现在身体里的玄气明显多了不少。

想到这,苏寒又想到了自己刚刚那个大胆的猜测,只是现在还没有机会验证而已。

“呸,想哪去了。”苏寒暗骂一句,长长吐出一口气,哪怕消耗了不少玄气,但脸色也依旧红润。

“这炼骨酒会让铁炮他们脱胎换骨的。”

苏寒笑了笑,推开炼药房走了出去,老张已经不在,估计忙去了,他也不用打招呼,不耽误时间,带着一大瓶药酒直接去了娱乐城。

“砰!砰!”

地板摩擦着,出刺耳的声音,铁炮几个人被狠狠踢飞,脸上都是伤痕。

三十个人脸色难看,更觉得羞愧!

“还以为天海有多厉害的高手,就这样的垃圾?还敢称这里是禁地。”

龙兴很嚣张,只带了两个人便来砸场子,丝毫没有把杨子成等人放在眼里。

跟龙兴一起来的袁明朗,看着倒在地上的铁炮等人,满脸不屑:“这就是所谓的禁地?吓死人哦!”

“老大,是我们没用!”铁炮等人气恼而不甘,却是没有任何办法。

在真正的高手面前,他们太弱了,就像苏寒说的一样,他们都是垃圾!

他们的自尊心,也仿佛被拍碎了,让他们有些消沉。

杨子成深吸了一口气,看着龙兴,依旧强硬:“这是天海,可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!”

“没错,真当没人可以对付你们么?”老肖也冷哼了一声,他们手下的高手不是对手,但不意味着他们就会示弱。

陈锋眯了眯眼睛:“想拿走天海这块地盘,从我们几个人尸体上踩过去再说!”

这是他们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的局面,能过得有尊严,能让人不再厌恶他们。

这种生活,又怎么会再轻易拱手让出去?

龙兴跟袁明朗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,疯狂大笑着,在他们面前站着一个魁梧的男子,身高足足有两米,好似一个巨人,光是身板就厚得像一堵墙!

铁炮他们的拳头打在那巨人身上,就像打在铁板上一般。

“你们几个还真是不知死活啊,”龙兴摇了摇头,一脸的遗憾,“我给你们一个机会,臣服于我,不然别怪我狠心了!”

“我们会臣服,但绝对不是你!”杨子成大声道。

“哦?是么,那你们服谁?”龙兴不屑冷笑一声,嗤之以鼻。

“我。”苏寒手里提着一个瓶子,迈步走了进来。

感谢兄弟们的推荐票!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