傅瘸子这三个字,在省城就没人敢说!

哪怕傅爷真的瘸了一条腿,但从来就没人敢说称呼他瘸子!

曾经就有身价过十亿的老板不知好歹,喊了一声,结果被大卸八块,丢到了阴沟了,惨不忍睹!

省城的传奇,谁敢侮辱?

袁明朗被郑阳那眼睛瞪着,也吓得不敢再言语。

只是他更是惊骇,恐怖如傅爷,竟然会派齐管家,亲自来邀请苏寒?

这苏寒,到底是什么人啊!

郑阳咬着牙,挣扎着站了起来,冷眼看了吴宏伟一眼,满脸都是杀气:“吴宏伟,你能耐啊!你早就知道这苏寒身份不一般,故意坑害我对不对!”

他怒吼了起来,吓得吴宏伟连连摇头:“不、不是啊!郑少,我没有啊!”

吴宏伟瑟瑟抖,脸色都苍白了起来。

“你没有?哼!”郑阳恼羞成怒,自己差点得罪了一个恐怖的家伙,这让傅爷都得客气邀请的人,是他能得罪的么?

等回去让自己老爸知道,自己差点得罪了苏寒这样的大人物,他非得扒了自己的皮不可!

“你吴家,等死吧!”

要是自己因此而被责怪,甚至被剥夺了在郑家的地位,那他一定会弄死吴宏伟!

吴宏伟张着嘴,欲哭无泪,心里更是慌乱起来,他只想借郑阳的手收拾苏寒,哪里知道……

“郑少!郑少!”吴宏伟追着,可郑阳哪里理会,他必须赶紧回去,把事情告诉家里,免得惹出更大的麻烦。

其他几个公子哥见郑阳那严肃而后怕的模样,也都吓得不敢再说话。

……

在省城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,能在市中心建一个独栋别墅,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

傅爷的别墅便在这中心,周围似乎有意间隔开,保持了一段距离,这在别处,是根本不可能见到的情况。

奥体车开到了别墅门口停下。

齐管家先下了车,给苏寒和乔雨蔓开车门。

“苏先生,这边请。”齐管家闲得很客气。

人家客气,自己自然也不能失了礼数。

“齐管家客气了。”

苏寒笑了笑,路上交谈得知,这齐管家便是这傅宅的大管家,乃至在整个省城,都是十分有名气的人。

上至达官贵人,下至商贾小贩,无一不对此人畏惧和敬重。

不仅仅是因为齐管家代表的就是那高高在上的传奇傅爷,更因为这齐管家本身就是一个高手!

苏寒自然也能看得出来,齐管家气息虽然内敛,但那种越沉稳的气势,就让人能感觉到。

这是一个高手,而且是一个极为强悍的高手!

齐管家一脸慈祥,看过去就像一个温和的老头,但苏寒知道,越是这样的人,就越危险。

“姐夫,这别墅好大啊。”乔雨蔓抬头看了一眼,眼里满是惊诧。

能在这种地方建造别墅,本身就代表着一定的地位了。

苏寒点了点头:“走吧,别担心,有我这,不会有事。”

哪怕这齐管家再厉害,苏寒也无惧,人家这么客气请自己来,总不会是要打架的。

齐管家在前头领路,苏寒带着乔雨蔓跟在后头。

不得不说,这别墅的格局十分别致,肯定是请风水大师看过,亭台水榭,鸟语花香,是个雅致的地方。

入了玄关,抬眼空旷,让人心气都能平静下来。

苏寒也忍不住惊叹,设计这别墅的人,肯定也是一位造诣很高的大师。

“这别墅真的不错。”苏寒赞叹道。

天经里,人之卷中,其实也有关于地理风水的经文,只是苏寒并没有研究太深。

他的兴趣是医术,所以将医术学得精通,但对风水也有所了解。

见苏寒开口,齐管家笑了笑:“苏先生也懂风水?”

“略知一二。”苏寒谦虚道。

齐管家没有再问,笑道:“这边请,我们老爷就在后花园。”

苏寒点了点头,带着乔雨蔓朝着后花园而去。

乔雨蔓就像个精灵,也满脸好奇,哪怕乔家家底不少,但也没有这么奢侈。

很多挂在墙角的东西,她连见都没见过。

这真的好似皇宫一样!

别墅后花园,刚走出廊道,就感觉到一阵清香飘来,假山、流水、鲜花和香味,让整个环境相得益彰,更为和谐。

在那假山边上,有个亭子,里面正坐着一个老头,一身唐装,身材微胖,头上的银根根竖起,看过去却十分精神。

看到苏寒走来,那老头转头笑了笑:“苏先生,冒昧请你来,还请不要见怪,老头子我腿脚不便,就不站起来迎接你了。”

苏寒低头一看,这老头子的腿有些歪斜,显然已经瘸了。

“无妨,您客气了。”苏寒笑了笑道。

“老齐。”傅爷喊了一声,齐管家便立刻走上前泡茶。

“苏先生,我叫傅御,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。”傅爷笑了笑,一脸温和,“不过苏先生的大名,我倒是早就听说了。”

苏寒脸色平静道:“是么,我很少来省城。”

傅爷心中闪过一道光芒,他报了自己的姓名,可苏寒竟然没有丝毫反应。

看来这苏寒没说假话,他真的不认识自己。

傅爷脸上闪过一丝耐人寻味的表情,他笑了笑:“天海市的名医,这名头算是很响亮了。”

他转头又看了乔雨蔓一眼:“这位,应该是天海乔家的二小姐,乔雨蔓吧,果然长得漂亮。”

乔雨蔓点了点头:“傅爷你好。”

她倒是很随意,并没有感觉到有一丝不舒服,傅御跟齐管家给人的感觉,都十分温和,就像那些公园里打太极的老头子一样。

刚刚在商场,为何那么多人看到齐管家会那么害怕啊?

齐管家泡好了茶,给苏寒给乔雨蔓都倒上一杯,便站在一边不说话了。

饶是在外人面前高高在上的齐管家,此刻也只有站着的份。

“苏先生,不瞒你说,我请你来,也是为了我这条残腿。”傅御没有拐弯抹角,掀起裤脚,直接开口道,“这条腿早年不小心瘸了,也是让我最难过的一件事,这些年遍访名医,就为了能让我的腿恢复,听闻苏先生医术精湛,所以特请苏先生帮忙看看,是否能够医治?”

苏寒低头看了一眼,双眸如电,瞬间看透了那瘸腿的内部损伤。

他的嘴角突然闪过一丝奇怪的笑意,淡淡道:“这腿,我不治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