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种神药,价值连城!

林熙然哪里会不清楚,而她刚刚一直盯着老张,分明就看得出,老张没有丝毫犹豫。

似乎这价值连城的东西,对他来说,不过就跟街边的小玩意儿一样。

她哪里知道,真正而言,是对苏寒来说,受万众追捧的神药,苏寒从来就没放在心上。

好一会儿,乔雨珊才晃过神来,心里对苏寒的交际圈也越好奇起来。

他这都是这么交朋友的?要是让苏寒去当公关,那可真是攻无不克啊。

“熙然姐,既然老张这个办法可行,那就试试吧。”

乔雨珊思考了片刻,也渐渐冷静下来。

老张说得没错,吴家只是想让自己慌乱,就是不能按套路出牌,而且按照老张的说法。

医院那块产业,乔氏名望摆在那,自然不用担心。

而研究所是未来的重中之重,上次苏寒展露身手,也让那些人敬佩不已,现在李所长可是一心钻在苏寒提出的研究方向上,对猎头的邀请根本就没兴趣。

而大药房这块,有那三种神药,吴家拿什么跟乔氏比?

林熙然也点了点头,依旧没从对苏寒的震撼中回过神来。

“我知道,这就去办!”

苏寒啊苏寒,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?

高深莫测,从来就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有什么能耐,但却是什么事都难不过他。

现在就连他交的朋友都这么厉害?

乔雨珊觉得心里有些不好意思,想到苏寒刚来天海,自己那般对待他,轻视他,甚至还伤了苏寒的自尊心。

“他应该生我气了吧?”乔雨珊心里轻叹。

好些事情,都因为苏寒帮忙,才能顺利解决,甚至若是没有他,自己现在可能已经死了……

乔雨珊的命令下去,很快就得到了执行。

医院那边,问题不大,有许老跟张老坐镇,甚至还有传说中的名医苏寒,病患的第一选择依旧是这!

而研究所那边,已经有好几个猎头找到了李所长跟其他研究员,开出的薪水酬劳直接翻了倍!

但只有一个人选择离开,还是因为家庭经济问题,而其他人,丝毫就没有理会。

对科研人员来说,做出重大科研成果,才是他们最有成就感的事。

而在战况最激烈的大药房方面,乔氏大药房,火爆了!

巨大的海报已经张贴出来,上面画着三种神药,更加精美的包装,更加低廉的价格——

当然,这个低廉只是跟老张的售价相比,一瓶从几十万,降到了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!

按老张提供的广告语,这是走平民价格路线,笑得苏寒真想一巴掌抽死这奸商。

神药进行量产,药效自然不如苏寒亲自炼制,降价也是理所应当,但也依旧让人咋舌。

而相应的,大药房整个档次就提升上去了,就连其他药品,也跟着沾了光,被众人当做神药,争相抢购。

天海市十几家乔氏大药房连锁,每天都是火爆状态,预约排队的人,络绎不绝。

那些曾经因为高价而无力购买的人,此刻哪里还能忍得住?

没有什么比女人的青春更宝贵,人家说有钱难买青春,但去乔氏大药房,你就能买到!

相比较乔氏集团产业的火爆,吴家的产业虽然挂着降价促销,却显得十分冷静。

门可罗雀,根本就没有几个人去。

吴用的脸色铁青,仿佛吃了死老鼠一般,恶心却根本吐不出来。

那张脸,阴沉不已,恨不得将眼前的经理,活生生吞了!

“我们囤了大量的药品,若是卖不出去……”经理脸色也难看,支支吾吾,“损失太大了。”

吴用感觉心头在滴血。

动用了大量的资金,就是为了让乔氏败退,可结果呢?

他们降价,而乔氏涨价,却是乔氏更加火爆,而他们更要面临重大损失!

这不是心在滴血,这是心被挖肉啊!

“混账!”

吴用怎么都没想到,乔氏能拿到神药的药方,他竟然忽视了这一块。

“乔氏拿到药方的转让费查到了么?”吴用多想知道,乔氏这转让费上大出血,这样他心里还能平衡些。

毕竟这可是神药,价值连城,没有十几亿的转让费,乔氏想拿到?做梦!

底下几个经理,更是面面相觑,根本就不敢开口。

“都哑巴了么?我问话你们没听到!”吴用一拍桌子,大吼了起来。

其中一个经理咬着牙,声音很轻:“吴总,听说……”

“别支支吾吾的,说!”吴用冷笑一声,这乔氏恐怕也花费了巨大代价,他们也没赢嘛!

“听说那药方拥有者是苏寒的朋友,直接送了,不要钱。”经理说完,便后退了一步,生怕吴用暴怒,溅他一身血。

沉默了。

吴用沉默了。

本来还向上的嘴角,还想幸灾乐祸地笑,却硬生生僵硬在那。

脸上满是不可思议,更带着一种歇斯底里?

吴用喉结动了动,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:“苏寒的朋友?送的?不要钱!”

不要钱三个字,他几乎是吼出来的!

吴用激动地站了起来,看着那几个经理,又失魂落魄坐了下去,整个人都瘫软了。

不要转让费,现在还卖得这么火爆,而自己家囤的药,恐怕就要烂在那啊!

此消彼长,他吴家损失大了!

“我们流动资金套进去多少?”许久,吴用眼神有些灰暗,气地连声音都开始颤抖了。

“三、三亿多。”财务经理声音颤抖。

被套住三亿多的流动资金,这可不是小数目啊,吴用更是心痛得揪起来疼。

他突然想到,老二吴凡跟自己说的,不要去招惹苏寒,不要去招惹乔家……

难道这苏寒有这么恐怖?

他这次的举动,让吴家经济蒙受了巨大损失,恐怕短时间内都难恢复元气啊。

后悔、无奈、痛心和不甘,在吴用的脸上不断变换,让他心里对苏寒的怨恨,也越汹涌起来。

若不是苏寒,他怎么可能会损失这样惨重?

而此刻苏寒,可没想那么多。

在老张的药店里,焚香喝茶,好不自在。

“奸商!”苏寒指着老张,忍不住摇头。

而老张却好似得到了表扬,微微撇了撇胡须,一脸得意,摆着手谦虚道:“苏先生过奖过奖。”

我有故事,你们有酒吗?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