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用顿时心如死海。

“不是,沈主任,他不是……”吴用急急忙忙松开手,才反应过来,盯着苏寒,“你刚刚为何叹气?”

难道不是苏寒失败了,他才叹气的么?

“我只是觉得,让吴总这样的大人物看门,有些过意不去。”苏寒耸了耸肩。

吴用只感觉天旋地转,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了。

“沈主任……”

“滚!”不等吴用解释,沈主任已经了火!

他刚刚急着给儿子清理腿上的杂质,一下子忘了送苏寒,感觉过意不去,立刻跟了出来。

没想到这吴用竟然敢对苏寒不客气,那可是他沈家的大恩人啊!

吴用哪里还敢说什么,无奈而气恼,只能灰溜溜离开。

“苏医生,真是抱歉,吴用这混蛋太失礼了,我一定好好教训他!”

沈主任哪里看不出来,这吴用跟苏寒不对付,苏寒是自己的恩人,那他就不会让自己恩人被别人欺辱。

苏寒没说什么,只是道:“沈主任,你好好照顾孩子,下个月我去省城帮孩子复查,应该就没问题了。”

沈主任千恩万谢,送苏寒进了电梯,这才急忙又回了自己房间。

楼下,吴用脸色铁青,仿佛吃了死老鼠一般,今天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!

本想借着苏寒没资格证的事,狠狠挫败乔氏医院,哪知道反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!

现在更是连吴家申请的两项专利都没了,吴用肺都要气炸了啊。

都怪吴凡,用的什么鬼办法,举报苏寒干嘛啊?混蛋!

“爸!”

楼下,突然有人喊了一声,吴用抬头看了一眼,吴宏伟已经开着车来了。

他前面在门口等着的时候,就给吴宏伟打了电话,让他来接自己。

他刚要走过去,苏寒从电梯里走了出来。

吴用还没说话,吴宏伟已经得意大笑了起来。

“厉害啊苏医生,没有资格证都敢行医,这下惨了吧?我可是听说你被人举报了,活该啊!”

吴宏伟哪里能不得意,他前不久才给二叔打了电话,知道苏寒被举报,很快就会丢了工作,甚至被赶出乔氏医院。

一个穷酸医生,一无所有的穷酸医生而已。

苏寒面无表情,扫了吴宏伟一眼,一句话都没说,径直从边上走开。

“怎么,不说话了?你不是很得意么?神医啊!”吴宏伟大笑着,“我看你就是个垃圾!”

他满脸得意,幸灾乐祸看着苏寒,趾高气扬道。

苏寒停住了脚步,转头看着吴宏伟。

“啪!”

突然,苏寒扬起手,一巴掌狠狠打在吴宏伟的脸上:“没有教养。”

吴凡一看,更是大怒:“苏寒!”

苏寒丝毫不惧,盯着他,微微眯着眼睛:“吴总,自己的孩子不教好,就会有别人替你教,只是别人,未必会有你那么仁慈。”

他那淡漠的眼神盯着吴用父子两个,无形中带着一丝可怕的气势!

吴宏伟张了张嘴想骂,却根本开不了口。

就连吴用也都咬着牙,似乎感觉到了苏寒身上的可怕气势,眼前的苏寒,似乎瞬间就变了一个人。

可怕,强势,森然!

直到苏寒已经走远,吴用这才紧紧咬着牙:“混蛋,这该死的混蛋!”

“爸,他打我……啊!”吴宏伟刚说了一句,另一边脸上,又被吴用扇了一巴掌。

“没用的东西!”

吴宏伟一脸委屈,被苏寒打就算了,竟然连自己老爸都还打自己……

“苏寒,乔家,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!”吴用冷哼一声,见吴宏伟还在呆,更是怒其不争,“还愣着做什么,回去!”

……

回到乔家,乔雨珊正坐在沙上看电视。

脚踝还没好,乔建荣也不允许她去工作,免得让伤口变得更严重。

苏寒走进大厅,看了乔雨珊一眼:“脚还好吧?”

乔雨珊点了点头:“好多了,已经不疼了。”

她看着苏寒:“听说吴家的人去乔氏医院闹事了?”

身为乔氏集团掌门人,尤其是苏寒在的乔氏医院,乔雨珊一直都很关注那边的动静。

“都解决了。”苏寒笑了笑。

他走到乔雨珊跟前,蹲了下来,刚伸出去手,乔雨珊就收回了脚。

苏寒抬头:“我帮你看看?”

乔雨珊心跳一阵加快,看到苏寒蹲下去,她就已经有些慌了神。

本能地收回了脚。

她将脚放下,点了点头:“应该好得差不多了吧。”

苏寒笑了笑,伸手握住那嫩白的脚踝,脚背甚至可以看到那一丝丝青色的血管,显得极为诱人。

“扭伤说严重也不严重,但若是没调养好,以后你就别想穿高跟鞋了。”

女人爱美,更何况是乔雨珊这样的极致的美女。

乔雨珊没说话,被苏寒握着脚踝,有一种异样在心头萦绕,仿佛有一只蚂蚁,爬呀爬呀……

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,让她精神都有些恍惚。

那种感觉,也是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。

“自己不是讨厌苏寒么?”

“自己至少是不喜欢苏寒的。”

“可为什么身体会不抗拒他碰自己?”

乔雨珊心里还挣扎着,苏寒已经收回了手:“恢复得很好,没事了。”

感觉到那双温热的手已经离开,乔雨珊突然觉得心里头空落落的,似乎有些不舍。

天啊,自己竟然会有这种感觉,太可怕了!

她抬起头,一丝红霞浮现在耳边,柔声道:“谢谢你。”

自己似乎,欠苏寒的越来越多了。

“客气什么。”

苏寒扭了扭脖子:“你看电视吧,我先回房休息了。”

累了一天,苏寒也想好好休息。

看着苏寒走上楼梯,乔雨珊坐在沙上,脸上闪过一丝浅笑,抓起抱枕便将自己脑袋挡了起来。

“我这到底是怎么了……”乔雨珊喃喃自语。

苏寒回到房中,洗了个澡,便盘腿坐在床上。

今天给沈主任的儿子治疗腿病,耗费了他不少玄气,哪怕强如苏寒,也显得有些疲倦。

那腿病的确很严重,甚至组织机能都已经损伤一大半,除了苏寒的玄气指,还真没人能治。

哪怕就是苏寒,也需要耗费大量的玄气。

他看到了那孩子眼中的灰暗,自然不想让一个本该有美好前程的孩子,毁在疾病之上。

他是医生,这就是他的职责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