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雨珊没说话,她转过头,脸上的怒气和委屈,丝毫没有掩饰。

吴宏然那混蛋,竟然用如此卑鄙下流的手段来对付自己,这种人渣,自己想怎么处置他?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苏寒也没再问,只是点了点头,便起身离开。

任何想伤害他身边人的混蛋,都会付出代价的。

从乔氏集团离开,吴宏然可真是春风得意,已经迫不及待想等着晚上来临。

他期盼了这么久,今天总算是能得手了,一想到乔雨珊那美到让人迷醉的脸,还有那曼妙的身材,真是让人欲罢不能!

订好了最高档的酒店,准备了各种他喜欢的小道具,甚至还架设好了摄像机,这种美妙的时刻,不记录下来,那不是浪费么。

而苏寒,已经到了。

他伸手在房门上一扫,一股玄气瞬间破入防盗门,将里面的芯片打碎,轻微一震,便将门给拧开了。

苏寒走了进去,吴宏然此刻正在浴室里洗澡,一边哼着歌,怡然自得。

显然,吴宏然的心情很好。

他洗完澡,用浴袍将自己包裹着,便走出了浴室,看了看时间,乔雨珊可就快来了。

“雨姗,今晚我会让你知道,什么叫做男人!”吴宏然得意大笑,他一边擦着头,一边走出浴室,突然脸色一变,猛地抬起头来。

“你、你怎么会在这里!”看到苏寒端坐在那,吴宏然脸色大变,有些惊恐起来。

他哪里不知道苏寒的厉害,就连刚大师这样的高手,都被苏寒轻松废了啊!

他怎么会来这里,乔雨珊呢?

苏寒站了起来,转头看了吴宏然一眼,没有丝毫废话:“你惹错人了。”

吴宏然咬牙,恶狠狠道:“苏寒,你以为就没人可以对付你么!”

他语气森然,自己请了蛊真人,就是为了对付苏寒,到时候将苏寒控制住,让他成为自己养的一条狗!

苏寒没有理会吴宏然的威胁,缓缓朝着吴宏然走了过去。

他的步伐并不快,可每一步,都好似千斤锤一般,重重砸在吴宏然的心口之上。

吴宏然紧张,更是慌张起来:“你、你想做什么!我是吴家大少爷,你敢伤害我,吴家一定不会放过你!”

他威胁着,可苏寒丝毫没有理会。

唰——

犹如一阵狂风,苏寒已经近身到了吴宏然的面前,双手一扭,一只脚狠狠踢出去,咔嚓两声,吴宏然的双手和双腿,顿时直接被苏寒给敲断了!

“啊——!”吴宏然凄厉惨叫,脸色瞬间苍白起来。

他跌坐在地上,那种痛苦,让他浑身都颤抖起来,眼里满是惊恐,苏寒竟然说动手就动手!

“不要招惹我的女人,更不要招惹我!”苏寒的语气森然,乔雨珊是他的未婚妻,哪怕这婚约她还没承认,但对于男人而言,这种归属感,是不可侵犯的!

“啪!”

他翻手就是一巴掌,狠狠打在吴宏然的脸上:“那个蛊医在哪里?”

吴宏然惨叫一声,心里已经要哭起来,他第一次这么后悔找了一个隔音效果这么好的酒店。

自己就算是被打死在这里面,也没人知道啊!

“我、我不知道啊……”吴宏然眼里闪过一丝慌乱,没想到苏寒竟然知道蛊真人的存在。

他怎么可能知道呢?

“啪!”苏寒毫不客气,又是一巴掌,打得吴宏然嘴角都红肿起来,“我没有那么多耐心,蛊医在哪!”

对待病人,苏寒和气善良也有耐心,但对吴宏然这种人渣,他恨不得直接将他人道毁灭。

吴宏然身子颤抖,手脚尽断,那种痛苦,让他意识从模糊又变得清醒,痛得浑身剧颤。

感受到了苏寒那一丝冰冷的杀气,吴宏然不禁下腹一阵颤抖,随之便是一股难闻的气味散出来。

他直接被吓得失禁了!

“在、在天福楼……”吴宏然声音颤抖,苍白的脸上,满是恐惧,说完话,便直接晕死过去。

苏寒看都没有再看吴宏然这个人渣一眼,转身便径直离开。

天福楼!

苏寒下了楼,老张已经在那等着了:“苏先生,药草我已经准备好了!”

要对付那些蛊虫,这些药材那可是有大用。

苏寒点了点头,开车带着老张一起前往天福楼,寻找那个蛊医。

此刻,天福楼贵宾房中,吴宏伟单膝跪在那,就像一个仆人,眼神空洞,没有自己的意识。

蛊真人将三只蛊虫放到吴宏伟身上,阴冷地笑了起来:“做我的奴隶,是你最大的荣耀。”

吴宏伟微微躬身:“感谢主人。”

蛊真人脸上满是邪恶,他知道吴宏然狡猾得多,想要控制他并不容易,但吴宏伟这个人,城府没那么深,倒是更容易控制。

吴家这么大的家业,自己若是能占据一些,那也足够自己挥霍了。

“去吧,去争取你想要的一切。”蛊真人眼里闪过一丝阴险,更是疯狂至极。

吴宏伟离开,蛊真人便继续炼制蛊虫。

“想要炼制出那种极品蛊虫,还需要不少资源啊。”蛊真人心里算计着,等占据了吴家的家业,要弄到那些资源,岂不是轻而易举,自己也能炼制出最极品的蛊虫了!

突然间,他脸色一变,瞳孔收缩着,散出一道狠光。

“什么气味?”

这种药草的焚烧味道,顿时让他脸色大变!

他猛地抬头,盯着房门看去,一股淡淡的烟气,正从房门外渗透进来,蛊真人的脸上顿时爆出浓烈的杀气!

他低头一看,自己身上的蛊虫,不断死去,从身上掉落下来,更是让他愤怒不已。

到底是什么人,竟然知道这种药草能对付自己的蛊虫?

“咔!”

门把手一颤,一道身影出现在门口。

苏寒冷眼扫视一圈,目光落在蛊真人的身上,声音清冷不已:“南疆蛊医,来我天海市害人,谁给你的胆子?”

蛊真人扫了一眼,见来人如此年轻,面相清秀,看过去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而已。

“老夫想去哪就去哪,又岂是你这种乳臭未干的小子能呵斥的!”蛊真人冷笑一声,“气血不错,既然你自己找死送上门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!”

能知道这种药草的人,也绝非是一般人,他能感觉到苏寒身上气血不错,拿来当养蛊虫,也算是不错的选择。

蛊真人大手一挥,没有丝毫犹豫,长袖之中,瞬间飞出几只或火红色的蛊虫,散着一种阴冷!

感谢兄弟姐妹们支持!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