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错。”老张点了点头,他买卖药材,但对这些医学界的东西,从小就感兴趣,自然也了解得多,若非自己没天赋,他也早就从医了。

“这的确就是蛊虫,除了南疆蛊医,没人会炼制这种邪恶的虫子。”老张严肃道,“苏先生,莫非是有蛊医招惹了你?”

苏寒是古医门传人,一身医术神通,自然不是蛊医能够相比的,甚至可以说,苏寒的医术是用来救人的,而那蛊医却是用来害人。

南疆蛊医,擅于用蛊来害人,甚至用来控制女人为他们所享用,控制壮丁工作,更有不少人,以此来杀人,邪恶至极。

“有人对我未婚妻下了这种蛊虫。”苏寒眼色一冷,知道那人肯定是吴宏然请来的。

这个王八蛋,看来自己真是教训他太轻了!

竟然对乔雨珊下如此毒手,他真是该死!

老张也不禁心脏一跳,对苏寒的未婚妻下手?那个家伙找死么!

他眼睛转了转,道:“苏先生,这种蛊虫,离开蛊医也能寄生在人体内,用于控制人,邪恶至极,若是不彻底清除,危害很大啊。”

被蛊医盯上,可不是抓出一只虫子就完事了。

那会像是噩梦,纠缠一辈子,直到对方无法忍受,自杀或者被蛊医杀死,残忍至极!

“我对蛊医并非特别了解,所以来找你,想看看你会不会懂一些。”苏寒研究的,一直都是救人的医术。

对害人的东西,他深恶痛绝!

老张知道这事情开不得玩笑,点头道:“老张我略知一二,苏先生有想知道的,我都告诉你,当务之急,是找出这蛊医,免得他再次下手。”

一只虫子被抓出来,并没用,蛊医身上养的蛊虫,都不知道有多少,一旦让他得手,那可就麻烦了。

苏寒微微皱着眉头,那蛊医是吴宏然请来的,看来得从吴宏然的口中挖出线索,否则一旦走露风声,找不到蛊医,甚至可能打草惊蛇,让他逃脱。

这样危险的人物隐藏起来,那就更麻烦了。

“你有什么计策?”苏寒开口道,对付蛊医,想来老张应该更有办法。

老张搓了搓手,眼里闪过一丝狡猾,挑了挑眉毛道:“将计就计!”

……

从乔氏集团离开,吴宏然真是气得肺都要炸了。

“那个混蛋女人,要不是她,老子今天就把乔雨珊给办了!”

吴宏然怎么能不气,若是能在乔雨珊办公室征服她,那种刺激感,绝对让人亢奋啊。

可惜,可惜啊!

“无妨,机会多的是。”蛊真人看了吴宏然一眼,轻飘飘道。

“蛊真人,她现在被送进医院,会不会被现啊?”吴宏然突然有些担心起来,“隔了这么远,我的命令似乎没什么用。”

他试过了,给乔雨珊下命令,却没有半点反应。

“自然,这蛊虫是交给你控制,只有近身到她身边才有效。”蛊真人冷哼一声,若是自己控制,就算是隔着远距离,他也一样可以轻松控制。

吴宏然眼睛转了转,看来还得去接近乔雨珊,下达命令才行。

“蛊真人,你的虫子不会被人现吧?”他看了蛊真人一眼,突然想到苏寒那个混蛋,据说是乔氏医院的神医,如果被他现可就麻烦了。

“哼!”蛊真人突然猛地一拍桌子,眼色瞬间冷了下来,“你是在怀疑我么!”

“不敢不敢!”吴宏然立刻拱手道歉,“蛊真人,别生气,您的神通,我这等凡人,如何会懂啊。”

蛊真人眼里闪过一丝不屑,他只为了钱,否则早就一巴掌拍死这吴宏然了。

“我要炼虫了,给你炼制一只能随心控制的蛊虫,别打扰我。”蛊真人哼了一声,让吴宏然离开,他知道这吴家家大业大,若是能控制这吴宏然……

想到这,蛊真人的眼底,闪过一丝狠毒。

吴宏然哪里敢说什么,立刻躬身告辞,离开了蛊真人的房间。

请神容易送神难,吴宏然也不傻,知道了蛊真人的手段,自然也得防备一手。

这等高人,若是对自己动了坏心思,可就麻烦了。

但此刻,他的心思全部都在乔雨珊的身上,得到消息说乔雨珊已经恢复,回到乔氏集团工作,吴宏然又有些按捺不住了。

不得到乔雨珊,他不甘心啊。

驱车到了乔氏集团楼下,吴宏然从车里抱出刚买的玫瑰花,立刻走上楼去。

想到很快就能得到乔雨珊,他心底亢奋不已。

“得让蛊真人快点帮我炼制蛊虫,要是再能把乔雨蔓也控制,姐妹两个……”吴宏然忍不住身子一颤,想象着画面,就觉得刺激。

他上了楼,直达乔雨珊的办公楼层。

前台小妹也没拦他,似乎乔雨珊已经吩咐下去,自己可以随意出入了。

整个办公区,好似都没有看到吴宏然一般,低头忙着自己的工作,丝毫没有理会。

吴宏然心中窃喜,看来那蛊虫还真是好用。

他走到乔雨珊的门口,轻轻敲了门便推门而入,见乔雨珊抬头,脸上闪过一丝诧异,吴宏然立刻下令。

“站起来,过来接受我的花。”

话音刚落,乔雨珊身子微微一颤,便听从命令,站起了身,走到吴宏然跟前,面带笑意,双手伸过去,接过了玫瑰花:“谢谢你的花。”

吴宏然大喜,这蛊虫太好用了!

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,但也知道,在这公司里,说不定什么时候又会有人打扰,根本就不尽兴。

“雨姗,我已经订好了酒店,晚上过来陪我。”吴宏然继续下命令。

“好的。”乔雨珊依旧脸色平静,淡淡回应。

吴宏然就差没跳起来了,他保持着自己绅士的风度还有耐心,心底那种亢奋却是已经有些忍不住了。

见自己命令已经下达,吴宏然也不久留,免得节外生枝,便立刻离开了。

他要做好准备,等到晚上的时候,尽情享用!

吴宏然刚离开,乔雨珊的脸色就变得十分厌恶,一把将那玫瑰花丢到垃圾桶里,恶心至极。

“抓到那个混蛋,你想怎么处置他?”苏寒走到沙边上坐了下来,漫不经心道。

上pk了,希望大家多多支持,收藏和推荐票很重要,我努力码字回报大家!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