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苏寒被张梁带走,李军担心不已,这要是让苏寒出事,女儿这辈子可都不会原谅自己啊!

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跟自己女儿交代了,苏寒说会没事,可他怎么敢相信?

那张梁可是跟陈家一丘之貉啊!

派出所中,单独的审讯室。

只有苏寒一个人被关在这里,其他人似乎做了个笔录便放走了。

苏寒的眸子不禁闪过一丝怒气。

这张梁,跟陈家狼狈为奸,怪不得整个县城里都没人敢招惹陈家,才让陈家这般霸道,敢肆意欺压普通人。

“啪!”

张梁一巴掌拍在桌上,冷哼了一声:“你不是想要依法处理么,那咱们就好好处理处理!”

苏寒抬头看了一眼,语气平静,故意问道:“那些人呢?为何不一起审问。”

他自然知道那些家伙跟张梁关系不浅,已经被放走了。

“我要怎么审讯,还需要你告诉我?”张梁冷笑了起来,“在这里,我就是法!”

张梁的脸上满是霸道,张狂至极!

“小子,连我外甥都敢打,你可真是找死啊!”张梁毫不避讳,直接说了自己跟陈长生的关系。

也正是他那姐姐给他打了电话,不然他还不知道。

在自己的地盘,还能让自己外甥被人打了,他这当舅舅的,脸上也不好看。

“看来我说什么都没用了。”苏寒冷笑一声,知道自己怎么解释都没用。

就算是陈长生先找事情,那又如何?

他们本就是一丘之貉,此刻不过是想找个名目来报复自己罢了。

“你还算聪明。”张梁也不废话,阴冷笑了一声,“我也不为难你,只要你打电话,让李婉儿乖乖跟了我外甥,再拿一笔医药费出来,这事,就算了了。”

“休想。”苏寒脸色平静,只有简单的两个字。

张梁丝毫不在意,似乎早料到苏寒会拒绝,这已经是他的恩赐,给了苏寒一个机会,他不珍惜那就怪不得自己了。

“小子,机会就这一次,错过可就没了。”张梁俯视着苏寒,好似一切尽在掌控之中,“给你时间考虑,看看是一个女人重要,还是你的命重要!”

说完,张梁冷笑着,便离开了审讯室,他动了动眼色,外头的人立刻会意,直接将审讯室的空调打开,温度降到最低。

此刻已经是秋天,气温本来就凉,再开了空调,空气里顿时一股寒气袭来。

张梁满脸得意,要收拾苏寒,他有一百种办法!

也懒得再看,他知道,要不了多久,苏寒就会哭喊着求自己,到时候,他再硬气也没有用。

“冻着吧,什么时候忍不住了再说。”张梁哼了一声,直接离开,他没那么多时间跟苏寒废话。

审讯室中,气温降得很快,一丝丝寒气,如同冰霜一般,让空气里的水分都凝结起来。

可苏寒的脸色依旧红润通透,似乎一点也不怕冷。

“这些家伙,真的不配穿那身衣服。”苏寒摇着头,手腕一抖,冰冷的手铐便挣脱开。

他若是要走,谁又能留得住他?

只是,若是不解决这些社会垃圾,以后还是会有人被欺压。

想到这,苏寒掏出了手机,直接拨通了甄勇的号码,董林之前说了,是这个系统里的事,随时可以找甄勇。

苏寒自然也不会客气。

电话只是响了一声便接通了。

甄勇自然有些激动,没想到苏寒这么快就给他打电话了,这是他的私人电话,知道这号码的,就没几个人。

“苏老弟!”甄勇笑着,对苏寒救了自己的命,感激不已,如今两个人兄弟相称,更是少了那些客套的话,“是不是来省城了?我可得请你吃饭啊。”

苏寒苦笑一声:“甄老哥,我现在正在f县的派出所审讯室里呢。”

一听苏寒在审讯室里,甄勇顿时变了脸色。

他从董林那知道,苏寒是个很有原则的人,绝对不会做违法乱纪的事情,怎么会被抓进派出所呢?

而且就以苏寒的能耐,谁能抓到他?

“苏老弟,怎么回事?”甄勇立刻意识到,肯定有所隐情。

苏寒要找甄勇帮忙,自然也就不隐瞒,直接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甄勇,听到这里有人欺压百姓,更是跟系统里的人狼狈为奸,甚至把苏寒都给抓起来了,甄勇差点没把电话都给摔了!

都欺负到自己老弟头上了,这还能忍?还是自己系统里的,甄勇感觉自己的脸都被狠狠打了一巴掌!

苏寒救了自己的命,自己手下那些垃圾,竟然把苏寒抓起来了?这要是让董林知道,他非得骂死自己不可。

“苏老弟,我马上就来!”

甄勇放下电话,脸色阴沉得可怕:“去f县!”

手下助手也都吓了一跳,不知道生了什么事,队长竟然这么生气,他可是刑警大队的一把手,在省厅里那都是传奇,就连厅长也都礼让三分,谁敢这样得罪队长啊?

没人敢问,立刻跟着甄勇从省城出,直接去了f县。

f县位于1h市,甄勇也没有丝毫客气,直接给1h市公安局局长打去了电话。

“刘局长,你手下的人,可真有能耐啊!”一开口,甄勇那几乎带着杀气的声音,把还在开会的刘局长,吓了一大跳。

听到自己辖区的f县所长,把甄勇的兄弟抓起来了,刘局长感觉自己浑身骨头都松了。

哪里还顾得上开会,急急忙忙就追了出去,他可是没少听说,甄勇这暴脾气,就连厅长都压不住啊!

“妈的,哪个该死的王八蛋,是想害死老子么!”刘局长怒吼了起来,连甄勇的兄弟都敢抓,真是活腻了!

要是甄勇的兄弟犯了事,那还好说,要只是误会,那这后果,就不是他能承受的了。

谁也没想到,苏寒被抓了,却来了一大批重量级人物。

而此刻在那审讯室外头,张梁透过玻璃看了一眼,不禁眯了眯眼睛:“还没求饶?”

“所长,没有,这小子骨头还挺硬。”

张梁冷哼了一声,眸子里满是戾气:“不急,我陪他慢慢玩,看他能扛到什么时候!”

说着,张梁让人打开了审讯室的门,眼睛盯着苏寒,手从腰间,缓缓抽出了那根警棍。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