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种垃圾,苏寒根本就不会看在眼里,轻描淡写两拳,直接将他们都给砸飞了。

他信步走了过去,陈长生脸上更是难看。

“废了他!”

陈长生脸色青黑,气地破口大骂,一声令下,身边五六个人更是凶猛冲了过去。

苏寒依旧脸色没变,甚至看都没有看那些垃圾一眼,他只是盯着李婉儿,看到李婉儿那泪流满面的模样,心中一阵疼。

都怪自己,没有照顾好她,竟然让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。

“砰!”

仿佛有一股风暴,瞬间从苏寒的身边表面散开,厚重至极,啪的一声,便将那几个人直接掀翻在地上!

“啊——!”

他们惨叫着,胸口就像是被巨石撞了一般,剧痛不已。

陈长生眸子里闪过一丝惊恐,看到苏寒朝着自己走来,不禁后退两步。

他还想喊人动手,可身后已经没人站着了。

“你、你想做什么!”陈长生惊恐万分,没想到苏寒竟然如此可怕,自己带来这么多人,都不是他的对手。

“啪!”

苏寒抬手便是一巴掌,眸子森冷:“我跟你说的话,你就没记住是吧?”

“你……!”

“啪!”

不等陈长生说话,苏寒又是一巴掌,狠狠打了过去,陈长生一个趔趄,跌坐在地上,一边的脸,已经高高肿起,看起来像猪头一般。

苏寒给了他五十万,连本带利全部帮李婉儿还了,他竟然还敢来找李婉儿的麻烦。

还敢逼婚?

那是他的女人!

看着苏寒一步一步走来,陈长生真的慌了,在地上爬着,脸上满是恐惧。

“这是我陈家的地盘,你敢动我,我一定要你死!”陈长生歇斯底里,怒吼着威胁苏寒。

“砰!”

苏寒却丝毫没有理会,一脚踢在陈长生的脸上,直接将他从大厅里踢到了门外。

陈长生两眼一翻,直接昏死过去。

几个手下,吓得瑟瑟抖,没想到苏寒竟然如此强悍,他更是连陈长生都敢打晕了,他真的不怕死么!

“滚!”苏寒爆喝,吓得那几个家伙,立刻夺路而逃,抬起陈长生就跑。

李军都被吓着了,这怎么突然来了个这么厉害的男人。

看李婉儿的反应,李军也才明白过来,是跟婉儿有关系吧。

“苏寒,你怎么来了……”李婉儿眼角满是泪水,感动而又不安。

苏寒来了,还把陈长生打了,这事情可就麻烦了啊。

“我怎么能让你被这种畜生欺负。”苏寒走到李婉儿跟前,将她轻轻拉进怀里,叹了一口气道,“这事你应该跟我说的,我是你的男人,自然有责任保护你。”

李婉儿哭得更厉害了,紧紧抱着苏寒,心中更是感动:“我……对不起。”

苏寒轻轻拍着李婉儿脑袋,温柔至极:“好了,我来了,就不用担心了。”

他转头看着李军夫妇,点了点头:“叔叔阿姨,你们好,我是婉儿的男朋友。”

苏寒直接道。

陈玉莲很高兴,但也有些不安:“苏寒是吧,你这……怕是惹上大麻烦了。”

她很感激苏寒前来帮助婉儿,但她更清楚,陈家有多霸道,苏寒怎么看,也只是一个普通人,可如何抵抗啊。

“这陈家在我们县城,根本就是土皇帝,到处都有关系,你还是先走吧,不要被连累了。”

李军也站了起来,叹了一口气。

他哪里看不出来,李婉儿很喜欢苏寒,若是让苏寒出事了,那他就更对不起自己的女儿了。

看着李婉儿那楚楚可怜的模样,苏寒摇了摇头:“我来,就是帮你们解决问题的,放心吧,那陈家再霸道,也一样要讲道理,讲法律。”

李军忍不住无奈笑了起来,讲道理?讲法律?

在这县城,陈家那就是法啊!

“叔叔,我先帮你处理伤口。”苏寒也不多说,他还真不信了,法治社会,那陈家敢如此霸道!

见苏寒坚持,李军夫妇也不再说什么。

敢在这个时候还来李家,帮助他们,他们心中已经足够感激了。

“婉儿,别担心。”苏寒笑了笑,“我们先帮你爸处理伤口吧。”

李军被打得不轻,鼻青脸肿的,那些人下手太狠了,苏寒都有些后悔,没狠狠教训那帮王八蛋!

他也知道,陈长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他就在这等着!

陈长生被他的手下抬回了家,顿时陈家都炸开了锅。

“谁打的!到底是哪个王八蛋,把我儿子都打昏了!”一个妇人,尖叫了起来,就像一只狂的母豹子。

“夫人,是那李家来了个男人,一脚就把少爷给踢昏死过去了。”手下人惶恐,一想到苏寒的身手,他们就觉得害怕,“那个家伙,身手很厉害……”

“厉害?再厉害都没用!”妇人歇斯底里,像一个疯子,眼睛都红了起来,“敢打我儿子,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!”

她立刻打了电话,把陈岩喊了回来:“你儿子被人打昏了,你还有脸在外面潇洒?”

陈岩一听,顿时大惊,自己陈家在这县城里,什么时候还敢有人打他陈家的人?

顾不上其他,立刻就赶回了家。

看到陈长生的脸都被打肿了,此刻都还昏迷着,陈岩脸色顿时沉了下来。

“你们这些废物!”他一巴掌摔在陈长生手下的脸上,“你们就是这么保护少爷的?”

手下人惊惧万分:“那个男人太能打了,我们不是对手……”

“啪!”陈岩又是一巴掌,“废物!”

他立刻怒吼了起来:“还从来没人敢找我陈家的麻烦,你们这些都是死人么?都是废物!”

陈岩脸色铁青,自己的儿子被打昏了,这等于是狠狠打在他的脸上,这巴掌,可真够响的啊!

一个李军,他从来就没放在眼里,竟然还敢找人对付自己儿子?他死定了!

“还愣着做什么!把人给我抓回来!”陈岩咆哮起来。

陈家养了十几个保镖,此刻全部出动,在这县城,还从来没人敢在陈家头上动土!

苏寒此刻就在李婉儿家待着,帮李军处理了伤口,安慰了他们几句,让他们放心。

外头,突然传来汽车的喇叭声,听声音,来的人可真不少啊。

李军夫妇顿时紧张起来,脸上满是慌乱,苏寒却是笑了笑:“婉儿,你跟阿姨先去做饭吧,我出去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