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愣了一下:“她辞职回老家?什么时候的事?”

他根本就不知道,李婉儿要辞职离开,为何都不跟自己说一声。

“昨天晚上就走了,你真不知道?”阿雅还以为跟苏寒有关。

苏寒没有回答,已经转身离开了,他当然不知道,但也猜到了,李婉儿这么急匆匆辞职回家的原因。

“陈长生!”苏寒的脸上怒气横生,肯定是这个该死的混蛋!

他立刻离开了医院,随之便给乔雨珊打了个电话。

“雨姗,我有事要离开天海两天。”苏寒开口道。

那边,乔雨珊语气很淡:“知道了,还有,以后你的事自己决定就好了,不用跟我说。”

说完,便挂了电话。

苏寒此刻也没空去理会乔雨珊的语气。

开了车,直接离开天海市,朝着李婉儿老家而去。

李婉儿家在海东省一个县城之中,距离天海市有近三百公里的路程。

此刻,李婉儿家中,气氛有些阴郁。

李军吧嗒吧嗒抽着烟,通红的眼睛里,满是愤怒和绝望,更带着一种不甘。

而另一侧,李婉儿跟母亲坐在一起,两个人都忍不住落泪。

“婉儿……是爸妈对不起你……”陈玉莲抽泣着,痛苦而愧疚。

她哪里想把自己的女儿推进火坑啊,可他们,又能有什么办法啊。

李婉儿摇着头,眼神灰暗,同样也是一脸绝望。

“妈的,拼了!我跟他们拼了!”

李军突然将嘴里的烟头丢在地上,那布满血丝的眼睛,仿佛要吃人一般:“婉儿,你走!离开这里,永远都不要再回来,所有的债,我来还!”

他干瘦的身子颤抖着,带着一种决绝。

“爸……”李婉儿哪里不知道,自己的父母,都只是普通人,拿什么去跟陈家的人拼?

他们陈家,是县城里的土皇帝,从来就没人敢招惹啊。

“跟我们拼了?”

突然,门口传来一声戏谑的声音,陈长生带着人,冷笑着直接走了进来,“岳父,你是要跟我拼命么?”

“谁是你岳父!”李军破口大骂起来,“老子想清楚了,不嫁!我绝对不能把女儿往火坑里推!”

当初都怪他,都怪他啊!

现在还要害自己的女儿,他做不到!

陈长生只是笑了笑,看了李婉儿一眼,眼里满是贪婪和占有欲:“不嫁?晚了!”

他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:“你们李家欠的钱,这辈子也别想还清,除了用人来赔,还能如何?”

“你卑鄙!”李婉儿忍不住道,“那三十万我早就还了!”

她哪里知道,苏寒还给了陈长生一笔钱,足以还清本金和利息了,可陈长生就是想占有李婉儿,他才不会理会。

在这县城里,他就是皇帝!

“陈长生,你休想伤害我女儿!”李军也恼火起来,大不了就是拼命,他怒吼着,“婉儿,你走,爸来拦住他们!”

陈长生脸色更是阴沉下来,一想到在天海市被苏寒羞辱,这笔帐,他就要算在李家的头上。

“别挣扎了,今天我是来把人带走,别想逃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陈长生看着李婉儿那种绝望的样子,心中更是闪过一丝快意。

而李军听到这话,真的要疯狂了。

他突然飞扑了过去,像一个疯子一般:“我跟你拼了!”

“砰!”

陈长生身后的几个人立刻冲了上去,拉住李军就是一顿暴打,丝毫不客气。

“别打了!别打了!”李婉儿母女冲过去,拉开那些人,哭红了眼睛。

“好了,停手。”陈长生冷哼了一声,眯了眯眼睛,不屑道,“就凭你们,还想跟我拼命?李婉儿,你还是认命吧,我说了,你就是死,也是我陈家的人!”

陈长生的眼里,越得意,这样将别人的命运掌控在自己的手里,可真是让人觉得爽啊。

李军躺在地上,粗重地喘着气,一个大老爷们,也忍不住流下眼泪,看着李婉儿,声音颤抖:“女儿,是爸对不起你啊……”

李婉儿摇着头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

她若是不答应,陈长生怕是真的敢把自己的父亲活活打死!

“婉儿,识相的就跟我走吧。”陈长生哼了一声,他只想得到李婉儿,一看到李婉儿那张清纯的脸,他就恨不得立刻将她给办了。

这种越是纯情的女人,征服起来,就越是刺激啊。

威逼李家人让李婉儿回来,陈长生就立刻来了,他看中的人,还从来没有能逃得了的。

他点了点头,两个手下立刻就走了过去,拉着李婉儿就要将她带走。

“放开我女儿!放开她!”李军夫妇,都冲了过去,挡在李婉儿的身前。

他们也本想认命算了,能嫁去陈家,至少李婉儿的生活不会太差。

可他们更清楚,那只是自欺欺人!

陈长生这种人,根本就不值得托付,他们不能害了自己的女儿啊。

可到现在,他们后悔还来得及么?

“我劝你们不要找死!”陈长生怒吼了起来,“把人给我带走!”

两个手下,凶狠不已,一把将李军夫妇推开,拉着李婉儿就走。

李婉儿奋力挣脱,却依旧是挣脱不开:“放开我!放开我啊!”

她多希望……她多希望这个时候,苏寒会像一个英雄一般,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
可她也知道,那根本就不可能。

“看来你真是不知死活啊。”

门口,一道身影出现。

李婉儿浑身一怔,呆呆地看着那张熟悉的脸,苏寒……他真的来了?

他竟然真的出现了!

陈长生也诧异无比,没想到苏寒竟然还敢找到县城里来,这不是天海,这是他的地盘!

“你才是不知死活,还敢来我的地盘,找死!”陈长生没有生气,反而高兴起来,苏寒自己来找死,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,“把他给我废了!”

在天海市,他没办法奈何苏寒,但在这,他要让苏寒跪着给自己磕头!

几个手下立刻冲了过去,苏寒站在那,丝毫丝毫没有理会,仿佛根本就看不到那些冲来的人。

他的眼睛,盯着李婉儿,眼神里既是责备,又是心疼:“婉儿,我来了,别害怕。”

话音刚落,两只硕大的拳头,已经朝着苏寒的脑袋狠狠砸了过去!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苏寒缓缓迈步,两个身影倒飞了出去了,重重砸在地上,惨叫起来。

周末了,兄弟姐妹们明天吃火锅吧!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