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坐在那,看了甄勇一眼,从他身上的气势上看,就显得有些彪悍,果然是部队里出来的人。

只是他身上的血气很弱,哪怕眼神犀利,也依旧掩饰不了,他孱弱的身体。

“老甄!”董林微微皱眉,对甄勇的语气有些不满。

苏寒的能耐,他已经心服口服,就连自己家老爷子对苏寒都尊崇有加,甄勇不懂苏寒的厉害,也别惹怒苏寒啊。

他当然知道甄勇这是职业习惯,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,更别说看过去如此年轻的苏寒了。

“老董,我没别的意思,职业习惯,所以多好奇了几分而已。”甄勇自然看得出,董林对苏寒很客气。

自己也不会驳了老兄弟的面子。

他伸出手,笑了笑道:“苏先生你好,我是甄勇。”

苏寒笑了笑,没说什么,同样伸出手,两个人刚握在一起,苏寒就明显感觉到甄勇微微用力。

他在试探自己!

苏寒纹丝不动,饶是甄勇已经逐渐加大了力气,苏寒的脸上,依旧没有半分变化。

“我叫苏寒,还请多多关照。”

苏寒语气平静,仿佛根本就没感觉到甄勇的手,以前甚至可以捏断人的骨头!

甄勇收回了手,脸上闪过一丝诧异,心道这小子还有两下子,只是怎么看,苏寒都不像一个能治好自己的医生。

苏寒依旧面不改色,坐在那,一副自在的样子。

“苏老弟,请你过来,实在是有事想请你帮忙,”董林也不客气,拐弯抹角的,苏寒更不喜欢,“我这位老兄弟……”

“我知道,以前受过枪伤吧,还有四片碎弹片留在体内,甚至已经逐渐渗透进心脏,一旦刺破心室,这条命也就到头了。”

苏寒淡淡开口,看了甄勇一眼,笑了笑道:“不过甄先生似乎并不相信我。”

他话音刚落,甄勇脸色就变了。

自己身上有几块碎弹片,他甚至都没告诉董林,苏寒是怎么知道的?

甚至弹片在不断渗透,快要刺破心室,这也是上周才检查出来的结果,苏寒又是怎么知道的?

他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,看了董林一眼,有些难以置信。

而董林见甄勇这一副表情,就知道苏寒说得完全正确。

刚刚甄勇是有些无礼,但他并不了解苏寒的实力,更是职业习惯,不知者无罪,董林自然不会说什么。

“我说了,苏老弟的医术,我是心服口服,”董林满脸的得意,仿佛是自己的能耐一般,“老甄,我也不怕丢人告诉你,我那病……也是苏老弟帮我治好的。”

他不怕丢人说这话,目的也是为了让甄勇放心,自己的老兄弟,难道会害他不成?

甄勇此刻才反应过来,脸色也立刻变得恭敬起来,连忙起身,郑重道:“苏先生,真是抱歉,冒犯您了!”

能让董林都心服口服的人,除了董老爷子,他还真没见过谁,这个年轻人,竟然能让董林说这样的话?

苏寒笑了笑,并没有放在心上,董林都说了这是他老兄弟,苏寒自然不会不给面子。

自己长得嫩,人家信不过自己,他也很无奈啊。

“无妨,我这张脸太嫩,有时候自己感觉过去都像骗子。”苏寒自嘲了一句,顿时将气氛缓和下来,“如果我猜得不错,甄先生是现在是刑警吧。”

甄勇诧异地看了董林一眼,见他摇头,才知道董林并没有告诉苏寒,这都是苏寒自己看出来的?

他是真的震惊,苏寒如此年轻,竟然会有这样锐利的眼力?

“对,目前是干这行的,所以对人对事,总是多几分谨慎,”甄勇笑了笑,有些尴尬,“希望苏先生别见怪。”

“老甄,你未免也太看不起我苏老弟了!”董林大笑着道,“苏老弟可不会跟你这俗人一般见识,哈哈哈!”

被董林笑骂是俗人,甄勇也没一点生气,反倒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苏寒看了甄勇一眼,自然也知道董林请自己来的目的。

“你这弹片开始渗透进心脏,若是不及时取出,怕是有生命危险。”

他毫不避讳,从甄勇脸上的血色就能看出来,这伤,已经很严重了。

“我知道,但的确没有办法,手术风险太大,活命的机会只有一成,不如就这样吊着,还能多查几个案子。”

甄勇无奈,眼里满是灰暗。

没人愿意死,更没有人愿意在这种年纪,最应该成就一番事业的时候死。

可那又有什么办法?命运就是如此,谁能逆天改命不成?

董林看了苏寒一眼,眼睛也微红,郑重道:“老弟,老哥我欠你的人情太多了,但这次,就是拉下脸,也得请你帮忙了,老甄他当年是为了救战友而受的伤,他若是……”

想到死这个字,董林也禁不住声音一颤。

甄勇也情绪微微有些变化,他知道董林是为自己好,所以请来了苏寒,可哪怕苏寒医术也高明,但自己这伤,可是连军区的专家都只有一成的把握。

苏寒却是漫不经心喝了一口茶,淡淡道:“甄先生若是相信我,我有七成把握。”

办公室突然安静了下来。

甄勇难以置信地看着苏寒,瞪圆了眼睛,仿佛自己耳朵听错了一般。

七成把握?

就连军区总医院的专家都说只有一成把握,苏寒说有七成?

事实上,苏寒还没说实话,这种伤换做别人,一cd已经极为厉害了,但对他来说,根本算不得什么。

“老甄!”董林也激动了起来,他很清楚苏寒说七成,那绝对有九成把握!

甄勇咬了咬牙,心中犹豫片刻,立刻抬头道:“苏先生,我信你!”

这是董林介绍的神医,虽然年轻,但从一见面,就给了自己太多震撼,有六成把握,未尝不可一试,大不了……就是一死!

甄勇的脸上满是决绝,仿佛已经站在生死一线。

苏寒的表情却十分轻松,点了点头,便转头看着董林道:“董老哥,你这,有没有酒啊?”

董林跟甄勇都是一怔,难道治病之前还要喝酒?

“做手术,可不得先消毒么,这是常识啊。”苏寒笑了一声,看他们两个那诧异的表情,忍不住道。

“手术?在这手术,你的手术刀呢?”甄勇更是懵了,苏寒是说要在董林这办公室做手术?

苏寒的眸子清亮,透着一种神妙的光芒:“我做手术,不需要用刀。”

第三章来了!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