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陈长生,你休想!”李婉儿气地身子都颤,“我是不会嫁给你的!”

陈长生闻言也怒了:“哼,李婉儿,你别给脸不要脸,你爸欠钱的时候可是说了,拿你抵债!”

他伸出手,一把拉着李婉儿,有些疯狂吼道:“跟我走!”

不论如何,他都要得到李婉儿,这是他的女人,只能属于他!

“放开婉儿!”

突然,一道声音响起,苏寒皱着眉头,立刻走了过去,他没想到李婉儿竟然遇到麻烦了。

“苏寒!”李婉儿挣脱开陈长生的手,跑到苏寒的身后,一脸的害怕,她没想到陈长生竟然想直接强行带走她。

“她有男人了,你别妄想。”苏寒冷冷看了陈长生一眼,眸子里有一丝怒气。

陈长生一怔,扫了苏寒一眼,随之冷笑了起来:“你?就凭你?”

苏寒看过去清秀,甚至脸上还有一丝稚嫩,这样的家伙,怕还只是刚毕业的学生吧,敢跟自己叫板,找死么!

“不错,就凭我,给你一分钟消失在我眼前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苏寒的语气里,怒气渐渐盛了起来。

在他身后的李婉儿,一脸慌张,忍不住伸手抓了抓苏寒的衣服。

“小子,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?”陈长生冷笑连连,“李婉儿是我的女人,你识相的赶紧滚,别找死!”

“啪!”

苏寒毫不客气,抬手便是一巴掌,打得陈长生一个趔趄,差点翻倒在地上。

“你……你敢打我?”陈长生的脸上满是怒气,更带着难以置信。

“这就是医院,你再不滚,我就亲手送你进去!”苏寒的声音冷了下来,吓得陈长生立刻后退,他没想到苏寒竟然说动手就动手。

“好你个李婉儿,以为找个小白脸就能躲得掉了?”陈长生阴冷地笑了起来,“老子告诉你,你就算是死了,也是我陈家的人!”

见苏寒还要动手,陈长生怒骂了一句,便飞快逃走。

“没事了。”苏寒转头,看着李婉儿那吓得惨白的脸,忍不住心疼,“有我在,不会让你有事。”

李婉儿点了点头,抬头看了苏寒一眼,自己这些事没有告诉他,他不会生气了吧。

跟着苏寒进了医院,李婉儿便去更衣室换衣服。

等到诊室的时候,苏寒已经烧好了开水,给她倒了一杯。

“还好吗?”苏寒关心道。

“嗯,我没事。”李婉儿挤出一丝笑容,看着苏寒,解释道,“你不想问问那个人是谁么?”

苏寒摇了摇头:“我不在乎,谁也不能把你从我身边抢走。”

李婉儿一听,不禁脸色都微红起来,刚刚苏寒在门口说自己有男人,他直接承认了。

“我爸年轻的时候做生意破产,欠了他陈家三十万,这些年我都已经想办法还清了,可他们还是要威胁我,嫁给那陈长生。”

李婉儿眼睛红了起来,脸上也满是委屈,若非因为这件事,她也不会一个人孤零零跑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工作。

苏寒伸手,轻轻抓着李婉儿的手,淡淡笑着:“我说了,不管生什么事,有我在,你就放心。”

他丝毫没把那陈长生放在心上,不论是谁,也休想伤害他身边的人。

李婉儿点了点头,依旧红着眼睛,苏寒知道自己身上有麻烦,他还是肯保护自己,李婉儿哪能不感动。

“好了,别被你的小姐妹们看到了,不漂亮。”苏寒轻轻刮了刮李婉儿的鼻子,笑着道,“准备工作吧。”

“嗯。”李婉儿调整了情绪,便转身去工作了。

苏寒坐在那,整理着病历资料,心中却已经在想着怎么解决这个问题。

那陈长生看起来并不是天海的人,想来是李婉儿的老乡,这家伙还真够嚣张啊。

他给杨子成打了个电话,让他帮忙查探下陈长生这个人的位置,那边听到苏寒要找人,二话没说,立刻就动手去办。

以杨子成的能耐,要在东城区找个人,不过再简单的事了。

下了班,苏寒便先送李婉儿回去,安慰了她一阵便离开了。

从小区下来,门口杨子成已经在那了。

“走吧。”苏寒淡淡道。

杨子成看苏寒的连色,似乎很生气,也不知道是谁,敢这么招惹他啊。

他带着苏寒到了一家宾馆:“那陈长生就住在这。”

苏寒点了点头:“我们上去。”

他直接上了楼,杨子成走到房门前,伸手敲了敲门,里面顿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随之便是一声破口大骂。

“谁啊!别吵老子睡觉,滚!”是陈长生的声音。

杨子成看了苏寒一眼,见他点了点头,也不客气,一脚狠狠将门踢开。

“啊——!”一声女人的尖叫,在整个楼道都响了起来。

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,正抓着地上的黑丝在穿,那满身的风尘味,让人一眼就看出来她是什么身份了。

苏寒忍不住皱眉,早上还在纠缠李婉儿,现在就在这叫了小姐,寻欢作乐?

“你们找死么!”陈长生显然没想到,有人敢直接冲进来,用被子捂着身子大骂了起来。

看到苏寒也走了进来,脸色微变:“是你!”

苏寒让那个女人穿上衣服离开,随之便关了门,也不废话:“婉儿家欠了你多少钱,我帮她还,你们两清。”

他不想看到李婉儿难过,自己身上还有钱,直接帮她还了就是,跟这种人渣纠缠没什么意思。

“嘿嘿,老子不差钱,想替她还钱?你休想!”陈长生冷笑了起来,“她是我的女人,老子一定要得到她!”

他满脸的鄙夷,看着苏寒,丝毫没有客气:“我警告你,最好不要多管闲事,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!”

“拿钱走人,要么,人留下。”苏寒看着陈长生,淡淡开口。

杨子成立刻冲了上去,一把揪住陈长生的头,恶狠狠道:“小子,苏先生脾气好,但我的脾气可没那么好!”

苏寒是斯文人,但自己可不是,陈长生若是再不知死活,他不介意替苏寒教训他。

“你、你们想做什么!”陈长生有些惶恐,没想到苏寒带来一个这么凶狠的人,“你们要是敢动我,我陈家绝对不会放过你们!”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