捣乱?

他还敢在苏寒面前捣乱?

那根本就是找死!

“不敢不敢!苏先生,我真没有要捣乱啊!”刘放都快哭出来了,在这天海市,他现在最惧怕的就是苏寒,“我只是来买药的!”

他连连解释着,要是惹苏寒生气了,那可就完了啊。

“是的,苏先生,他是来买药的,买了黑岩续骨膏,但没买上药服务,他刚刚说想买来着,我这正跟他商讨价格呢。”

老张笑吟吟地看着刘放道:“你说是吧?”

“对对对,我是来买上药服务的,多少钱来着?”刘放哪里敢说不是,立刻点头应道。

“一千万,这是让本店医生专门上药服务,”老张眼里满是得意,“不过还有别的办法,辅助其他药物治疗,效果也是一样的,价格还能更便宜一些。”

刘放一听价格能再便宜,当即点头:“什么办法?”

“我这还有一种药,名为牛黑,只要边服用牛黑,再使用黑岩续骨膏,就可以了。”

老张笑着:“这牛黑很便宜,只要五百万就行了。”

只要五百万?比起一千万,那可是打了半折啊!

刘放哪里敢不同意,他现在一刻都不想在这待着,看到苏寒,他就忍不住腿软啊。

“我买!我买!”他没有一丝犹豫,立刻就去刷卡买药,只要能治好刚大师的手,这些钱都算不了什么,反正到时候让吴宏然来出就好了。

苏寒站在一边,没有再说话,只是心里也一阵好笑。

牛黑?他从来就没听过有牛黑这种药材,牛黄倒是有听说过,想来,又是老张在忽悠刘放了。

老张也不含糊,立刻从里屋小心翼翼端着一个盒子出来,好似生怕盒子打了,里面的东西弄到自己手上。

“先生,这就是牛黑了,服用的同时,继续上药,就没问题了。”老张让人给刘放刷了卡,确认五百万到账了,这才把药给了刘放。

刘放也变得十分客气,不多说什么,拿了药,仿佛老鼠看到猫一般,甚至都不敢再跟苏寒说话,立刻就逃走了。

有苏寒在这,他哪里敢乱来。

看到刘放等人灰溜溜离开了,苏寒这才转头看着老张,眼里闪过一丝狡猾:“老张,今天我也长见识了,这牛黑是什么药啊?”

苏寒还没真没听过牛黑这种药材,只是那盒子里有他注入的一丝玄气,不管放什么药进去,都能辅助治疗。

他可不想亲自帮刚大师治疗。

老张没忍住,顿时正了正色,脸上有一抹坏笑,压低声音道:“牛黑?就是牛粪啊!”

苏寒一怔,随之也是摇头:“老张啊老张,你可真是奸商!一盒牛粪,卖了五百万!”

“苏先生,您别夸我,嘿嘿,”老张正了正色道,“这药膏跟这……牛黑,一共卖了一千万,我已经转到苏先生账户上了。”

这些钱,老张可不想要,都是苏寒的药,自然给苏寒了。

跟着苏寒,他还怕挣不到钱么。

苏寒也不客气,点了点头:“刚好我最近需要用到钱,就不跟你客气了,回头有新药方子了,我再告诉你。”

老张比划了一个ok的姿势,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。

杨子成建立了一个基金会,专门用作救助流浪儿,苏寒也想出一份力,这刚好有钱,就捐赠到那基金会里,算是自己的一个心意吧。

而那刘放带着牛黑,急匆匆赶了回去。

刚大师已经昏死过去三次,此刻已经醒来,痛得身子抽搐,连说话都不利索了。

吴宏然站在一边,脸色也同样难看,请来的高手,竟然都被折磨成这样了,真是废物!

“药来了!药来了!”刘放急匆匆跑了进来,小心翼翼端着那盒药,紧张不已,生怕把药给打翻了,“配合这药服用,那续骨膏就没问题了。”

“这是什么药?”吴宏然忍不住道,他刚打开盖子,一股刺鼻的气味就窜了出来,让他差点吐出来。

刘放也是一阵干呕,可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好犹豫的,苏寒都在那,以苏寒那种身份的人,总不会欺骗自己吧。

“别管了,总之有用!快帮刚大师灌进去!”刘放可不想管那么多,看刚大师那样子,都快被折磨死了。

要是再耽误下去,还真不知道会生什么。

说着,刘放便立刻让人,将刚大师的嘴打开,一边将这牛黑灌进刚大师的嘴里,一边给刚大师上药。

刚大师本来还有些迷糊,这牛黑一灌进嘴里,顿时瞪圆了眼睛,哇的一声就要吐出来。

“别吐出来!”刘放立刻喊道,“灌进去,快上药!”

这药虽然有点臭,但是很贵啊,可不能浪费了。

他转头看了吴宏然一眼,淡淡道:“吴大少,这买药花费不少,可得你来报销了。”

吴宏然脸色微变:“多少钱?”

“一共一千万。”刘放咬着牙,见吴宏然有些不愿意,顿时冷哼起来,“刚大师出事,你也脱不了干系,吴大少,你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
吴宏然气恼不已,但也不敢再说什么,招惹刘放这样的地下圈子大佬,不是什么好事。

闻着那刺鼻的气味,吴宏然真的有些忍不住了:“那到底是什么药?怎么这么臭!”

“牛黑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。”刘放也捂着鼻子,这味道,怎么有点像牛粪啊。

而刚大师被被他们摁着,一边灌进牛黑,一边给他上药,脸色都白了。

可哪怕他再怎么挣扎,也挣脱不开,这加起来一千万的药啊,可千万不能浪费了!

好不容易把那一盒药都灌进刚大师的嘴里了,黑岩续骨膏也用上了,看着那断骨伤口正在慢慢消肿,再没有不良反应,刘放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“这牛黑,果然是神药啊。”有人不禁感慨起来。

而刚大师眼球翻白,接连呕吐,整张脸已经成了茄子一般的颜色,那刺鼻的气味,让在场的人也都受不了,心道这神药味道怎么会这么难闻啊。

“怎么感觉像牛粪。”不知道是谁轻声嘀咕了一句,顿时一大群人都忍不住干呕起来。

刘放跟吴宏然皆是脸色一变,互相看了对方一眼,这难道真的就只是牛粪?

买了一盒牛粪,花了他们五百万?

“哇——!”吴宏然他们再也忍不住了,胃里一阵翻滚。

新的一周,新的努力!

加油!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