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大师在地上打着滚,痛得整个人都在抽搐,那一双手,高高肿起,看起来十分骇人。

“啊!救我!快救我啊!”刚大师喊得撕心裂肺,脸色极为狰狞。

站在一边的查勇也被吓坏了,没想到自己师父竟然被折磨成这个样子。

他一把抓住刘放,脸上满是杀气:“我师父要是有事,我杀了你们!”

刘放挣扎这,哪里还敢说什么,他谁也招惹不起啊。

“放心!放心!我一定把刚大师治好!”

他连连讪笑着,不敢再耽误,折磨会出这样的问题,那药不仅没效,还跟毒药一样。

一想到这,刘放心里就憋屈不已,花了五百万买的药,竟然是毒药!

他越想越愤怒,立刻带了一大批人,急匆匆就到了城西药材一条街找老张。

“让开!都给我让开!”

刘放怒吼着,哪里还管其他人,直接将众人推开,甚至连棍子都已经掏出来了,“谁敢挡我,别怪老子不客气了!”

要是刚大师出事,那他也没有什么好下场,现在的他,什么都管不了了。

他直接冲到店门口,怒吼起来:“老板给我滚出来!”

刘放的脸上满是杀气,感觉自己被骗了一样,愤怒不已:“你竟然敢卖毒药给我,找死!”

老张依旧笑眯眯地,似乎早就料到刘放会再回来。

他站在门口,脸上表情夸张道:“哎哟喂,您这是说的哪话?我这店,什么时候卖过毒药了?”

“别废话,我买的黑岩续骨膏,怎么没用,还让病人那么痛苦!”刘放咆哮着,自己差点被查勇给杀了啊。

都是因为在这买的药!

“这药在卖给您之前,可就告诉过您,药效不敢保证,您看,这责任书咱都是签了的,”老张从口袋里掏出那责任书,脸上依旧带着笑意,“白纸黑字,咱不能不讲道理吧。”

他可是再三说明过情况了,是刘放坚持要买走的,这能怪得了他么。

刘放一怔,看到那上面有自己的签名,还有自己摁的手印,就算是闹大了,他也是理亏。

周围的人,可都看着刘放,一个个面色不善,对他这种霸道的行为,本就看不顺眼,现在竟然还想污蔑店家,真是太过分了。

可刘放哪里敢耽误,若是刚大师废了,那他就完了!

“我不管!老子在你这买的药,你就得负责!”刘放直接耍起了无赖,恶狠狠道,“你若是不帮我把人治好,这店别想开了!”

老张脸色也沉了下来:“哟,您这是威胁我了?”

刘放脸色狰狞:“老子活不了,谁都别想活!”

老张脸色一变,却又是笑了起来,十足奸商的模样:“哎哟喂,您别着急呀,这药,怕是您用的方式不对而已,你买的只是药,但没买治疗服务啊。”

刘放怔在那,还要买治疗服务?

他看老张脸色变那么快,狐疑地看着他:“什么治疗方式?我只要你把人给我治好,其他不管,否则后果自负!”

刘放直接威胁了起来:“把老子逼急了,你这店我都给砸了!”

老张没有一丝担心,依旧笑吟吟道:“这用药是有讲究的,得我们店里的医生,专门上药,一般人可是没有办法的。”

“那你们店的医生呢?快让他滚出来!”刘放哪里还有什么耐心,急得脸都通红了起来。

老张眸子里闪过一丝狡黠,淡淡道:“您别着急,要我们店里的医生上药没问题,但这诊费,略高啊。”

“什么诊费?你还敢要诊费!”刘放气不打一处来,自己花了五百万买的药,没有用就算了,还敢跟自己要诊费?

“那不好意思,不付诊费,我店里的医生是不会帮你上药的,”老张顿时严肃了起来,一板一眼道,“这是我们店的规矩,阁下请便吧。”

刘放顿时暴怒,他恨不得立刻冲进去动手了,可看老张那模样,一副宁死不屈就是要钱的模样,他更是恨得牙痒痒。

能花钱解决的事,他也懒得多废话了,只要能把刚大师治疗好就行,至于钱,就让吴宏然出!

“别废话,快说,多少钱!”刘放不耐烦道。

现在能治疗刚大师的人,只要这店里的神医了,他哪里敢真动手,自己的命,可都搭在这上面了啊。

老张半闭着眼睛,伸出了一根手指。

“一千块?”刘放眼皮动了动,这么点钱,算不得什么。

可老张却是摇头。

“一万?”刘放嘴角抽搐,只不过上个药的事,哪需要那么多。

“是一千万。”老张笑了起来,“一千万,一分不多,一分不少。”

刘放张大着嘴巴,满脸震惊,都足以塞进一个鸡蛋!

“你他妈的耍我,找死!”他暴跳如雷,老张分明就是在耍自己,一千万?他怎么不去抢啊!

买药花了五百万,上药竟然还要一千万?他真当自己的钱是捡来的么!

说着,刘放就要冲上去动手,他已经忍无可忍了,这根本就是在耍他。

“刘老大,怎么,连我朋友的店都想砸了?”

突然,一道声音响起,刘放顿时浑身一震,他猛地回头,看到那张他做梦都怕看到的脸,更是惊恐万分!

“苏、苏先生!”

他怎么都没想到,会在这里碰到苏寒啊!

这怎么可能?他朋友的店?这是苏寒朋友的店?自己差点动手就砸了?

“看来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啊。”苏寒从里屋走了出来,脸色平静,盯着那刘放淡淡道,“你不是要动手么,试试。”

刘放身子颤抖,连连后退两步,动手?给他十个胆子,他也不敢啊!

别说现在刚大师已经废了,就算是刚大师在,他也不敢啊!

一想到刚大师被苏寒轻松打废了,他现在心里还满满都是恐惧。

“我、我不敢,苏先生,我不知道这店跟你有关系……求您,求你放了我吧!”

苏寒看了他一眼,丝毫没有放在眼里,只是冷哼了一声:“你来买药做生意,我欢迎,你若是来捣乱,最好掂量掂量,这里是不是你能捣乱的地方!”

刘放喉咙都被吓得干了,哪里还敢说什么。

这店,竟然跟苏寒有关,难道就连自己买的药,都跟苏寒有关?

苏寒废了刚大师,现在又要从苏寒手里买药治疗,他这真是憋屈到想哭啊!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