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眼看过去,老张真是一个善良而有原则的人,没有确定药效的药,他是坚决不卖的。

他要为了病人考虑,这可真是有医德的人啊!

刘放哪里敢听:“什么不卖?有钱你不赚,你傻么?”

他不耐烦道:“不用你们负责,这药我买,别废话了!”

这药店这么出名,出售的几种神药,都是掀起风暴,看到那么多人排队在买,刘放就知道这店里一定有神医!

老张满脸为难的神情,无奈道:“先生,真不是我不卖,这药还没试验过,若是出了问题,那可是影响我店里的名誉啊。”

刘放皱起了眉头,明知道有药,这家伙竟然不卖。

若是刚大师的伤不能好,那他也就完了,以后在天海市,哪里还有他混的资格。

“我说了,出了事也不用你们负责,这总行了吧?”刘放吼了起来,一拍桌子,“别废话了,把药拿来!”

老张眸子光芒一闪,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,连连摇头:“好吧,既然先生坚持,那就依你吧,只是这责任咱们得分清楚。”

他立刻取来纸笔,写好了责任条款,说明这还在试验阶段,药效并不能保证,客人要求要买,若是出了问题,他们不负责。

刘放看也懒得看,直接签了名字,摁下手印,不耐烦道:“现在可以了吧?快把药拿来!”

老张笑眯眯的,现在哪里还不敢,连连道:“好的,请您稍等,立刻给您取药。”

他立刻走进后屋,将苏寒炼制的黑岩续骨膏给拿了出来,看着刘放道:“先生,这黑岩续骨膏,专门为接续断肢而开出来的,售价公道,一盒只卖一百万。”

“多、多少?”刘放整个人被电打了一样,满脸的难以置信,就那么巴掌大盒子的药,就要一百万?

“一百万。”老张始终保持着脸上的笑意,指了指那排着的长龙,“我们店里的药,那都是物所值,明码标价,大家可是都知道的。”

刘放嘴角抽搐,一百万啊!

“怎么,先生买不起么?”老张突然诧异道。

买不起?

这三个字,顿时让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,买不起还排什么队,浪费别人时间么?

刘放嘴角更是抽搐得厉害,就算是买不起,他也必须买啊,不治好刚大师的断骨伤,那后果不是他能承受的。

更何况,一百万对他来说算什么,大不了找吴宏然要钱,只是就这么点药,就要卖一百万,他真是要吐血。

“给先生提醒一下,这种药一般都是五盒一个疗程。”老张笑了笑,见刘放已经准备付钱,又“善意”地提醒道。

刘放拿着银行卡的手微微一抖,脸色都涨红了起来,他妈的要五盒才是一个疗程?

可他又能如何?

“拿五盒!”刘放感觉自己心都在滴血,五百万啊!

这特么的只是一点点药,就要五百万啊?这么赚钱的行当,都看得他嫉妒起来。

老张满脸笑吟吟,立刻又取出四盒药膏,小心翼翼包装好,道:“先生请到这边刷卡。”

看着刘放拿着药膏走了,老张那双眸子里,满是狡黠,小心翼翼收起那张责任保证书,忍不住笑道:“嗯,看来定价还可以再高点。”

真是奸商啊!

刘放哪里管这些,带了药,就立刻回去,此刻那刚大师,已经被断骨的疼痛,折磨得浑身颤抖起来。

他也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伤,被震断了骨头,竟然一直都无法愈合!

刚大师此刻还心有余悸,一想到苏寒那一拳的攻击力,心脏都忍不住剧跳起来。

就在打中自己的瞬间,他分明能感觉到有一股气,瞬间渗透进自己的身体里了!

难道是那股气?

可他根本就不知道,那到底是什么东西,也因此,他对苏寒越忌惮了起来,这种恐怖的家伙,绝非是他能够招惹的啊。

“大师!大师!我买到药了,神药啊!”刘放兴奋不已,提着药膏便冲了进来,“大师,这是我刚买来的神药,绝对有效!”

那家店,可是出了名的,专门卖神药,再说这一百万一盒,怎么可能没有效果?

他立刻取出了一盒,打开盖子,顿时一阵清香扑来,让人精神为之一振。

刚大师看着那黑乎乎的药膏,忍不住皱眉:“这是什么药膏?”

“叫什么黑岩续骨膏,是出自一位神医的手,肯定有效的。”刘放连连道,“大师,您快试试吧。”

刚大师犹豫了片刻,可那断骨的伤一痛,让他都忍不住咝咝倒吸一口凉气,哪里还忍得住。

“快、快帮我用药!”他喊了起来。

刘放也不敢再耽误,立刻把那黑岩续骨膏,涂在刚大师那已经红肿得吓人的断骨之处。

药膏刚涂上去,刚大师就感觉到有一阵清凉的感觉,那一丝丝柔和,缓缓渗透进自己的身体,让他顿时轻松了不少。

“果然是神药啊,如此神妙。”刚大师不禁瞪大了眼睛,这药当真神奇,竟然一用就有了效果。

他甚至感觉自己的骨头,似乎已经开始在慢慢生长,开始恢复了!

刘放也大吃一惊,这果然是神药?

那五百万可真的不亏啊!

“大师,你放心,我买了五盒,保管能把你的骨伤给治好!”刘放也笑了起来,心中总算松了一口气,连忙帮刚大师的手臂上,涂满了药膏。

刚大师缓缓吐出一口气,全身放松,显得极为舒服,自己的伤,总算是能治了。

而此刻,老张还在店里忙着,手机响了,他一看,是苏寒。

“苏大师,您可真是神算,那黑岩续骨膏,已经都卖出去了。”老张笑着道,这可是又赚了一笔啊。

那边,苏寒正坐在沙上休息,脸上也是一阵笑意,缓缓道:“我给你打电话是想说,忘了告诉你,那药膏啊,只有我来上药才行,别人上,只会适得其反啊。”

没有自己的玄气辅助,一般人,可承受不了那种猛烈的药性啊。

“啊……!”刚大师整个人在地上打起滚来,脸色苍白,额头上,豆大的汗珠,不断流下。

他大口喘着粗气,手臂更是红肿起来,痛得他几次昏厥过去!

“大师!大师你怎么了!大师你别吓我啊!”刘放都快被吓哭了,浑身瑟瑟抖,哭喊着,“这药难道真有问题?这可怎么办啊!”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