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混蛋!谁要看你身份证了!”乔雨蔓翻了个白眼,气得张牙舞爪。

“你不要知道我是什么人,身份证上写得很清楚啊。”苏寒无奈,自己还能是什么人?

不就是一个普通人,最多算是一个遵纪守法的良好市民而已。

乔雨蔓嘟着嘴,也懒得再问,她知道自己怎么问,苏寒都不会老实交代的。

那双好奇的眼睛,不时看着苏寒,心中几百种猜测,也都被她否定了。

想了半天想不到,她也懒得想了。

“哼,早晚得让你自己交代出来!”

乔雨蔓知道苏寒不肯说,问了也白问,怪不得总感觉这家伙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,原来真是深藏不露。

“雨蔓,今天的事,可别说出去,免得你姐担心。”苏寒顿了顿,开口道。

“我当然知道!”乔雨蔓哼了一声,还是显得有些不满,这事她自然不会说出去,否则不是暴露了自己也去了那种危险的场所?

还不得被自己姐姐给揍一顿啊!

苏寒笑了笑,看乔雨蔓那满是好奇,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,心中也轻松起来。

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,似乎也习惯了朝着乔家而去。

……

刘放此刻脸色都很难看。

刚大师输了,也等于他输了,一下子得罪了那么多片区大佬,他现在哪里还敢怎么样?

甚至就连他自己手下的产业,以后怕是都保不住了,那些才狼虎豹,不会放过自己的。

眼前的刚大师,同样脸色铁青,双臂被苏寒震断,痛得他身子还在颤抖。

“刚大师,我已经请了好几个医生了,可都说没有办法啊!”刘放紧张而不安。

刚大师的手臂被苏寒震断,他找了好几个医生来看,都说没法治。

那种断裂的方式,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,一不小心,就得残废,谁敢说自己能治啊。

刚大师更是怒了:“白痴!你们这些白痴!”

他冷冷盯着刘放,怒吼起来:“要是我的手出了什么问题,我一定会杀了你!”

那冰冷的杀气,让刘放身子浑身一颤。

吴宏然站在一边,他听到刘放说刚大师输了,气得差点没炸起来,不是说是高手么?被人震断手臂的高手?

“吴少爷,你有没有认识的医生?”刘放只能转头看着吴宏然,这件事他也别想脱得了干系。

刚大师废了,那他可就真的完了,现在刚大师还在,其他几个片区大佬,还只是虎视眈眈,若是刚大师手废了,那他们肯定会立刻动手!

吴宏然咬牙:“我不认识什么医生,我能提供的,只有钱。”

“刚大师,别生气!您放心,我一定找来医生给您治!”刘放脸上满是惶恐,现在就算有吴宏然给钱,他也找不到医生啊。

哪怕刚大师败给了苏寒,可也不是他能招惹的啊。

他走来走去,抓耳挠腮,能找的医生都找了,难道还有什么神医不可?

“老大,听说那药材一条街,最近有个药店很火,卖的都是神药啊。”

有个手下,忍不住开口道。

“神药?”刘放眼睛一亮,“什么神药?”

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但听说那药都是几十万一盒,药效惊人,无数人都在疯抢,不懂里面有没有可以治疗断骨的药。”

手下人也摇头,他哪有几十万可以去买药,也只是听说而已。

“有神药,那必然有神医了!”刘放眼睛一亮,顿时激动不已,“走,快去看看!”

只要能有药,治疗好刚大师的伤,那不管如何,他刘放在这天海市,还能一席之地,哪怕其他大佬要对付自己,也不敢明目张胆。

他哪里还敢耽误时间,立刻带着人,直接去了城西药材一条街。

看到那拥挤的人潮,刘放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,这药店难道真这么神,没想到真有这么多人来排队买药?

几十万的药啊,这些人难道脑子都进水了么?

他刚想直接上前,顿时就被几个人给拦住了,一个个目光不善:“排队!”

刘放顿时就要作,被手下人拉着:“老大,别冲动,你看周围!”

周围所有人都盯着他们,眸子里满是愤怒,对他们来说,现在最见不得的就是插队的人,谁敢插队,他们能让他后悔!

刘放无奈,他们就几个人,哪里还敢说什么,只能老老实实排队。

而此刻,苏寒正在药店之中,新炼制出来的一批药刚出来,就吸引了这么多人。

“我估计还是不够卖。”苏寒看着那排起的长龙,不禁笑了起来。

“不够卖才好啊,能永远保持热度。”老张嘿嘿笑了一声,脸上满是得意,这做生意,就是得保持着吊胃口,才能不断吸引人啊。

“对了,这新药暂时不卖了,我还没确定药效如何,别出了问题才好。”

苏寒突然想到,自己配制的黑岩续骨膏,还没得到验证,可不能乱卖。

老张点点头,心道知道,他现在就听苏寒的安排,其他的不会自作主张。

苏寒嗯了一声,这里也没他什么事,就准备离开了,刚一转头,便看到刘放也在人群中排队,不禁嘴角扬起一抹笑意。

他哪里会不知道,这刘放,怕也在来寻药的,自己废了那刚大师的手臂,除了自己,没人能治。

“老张,如果有人问治断骨伤的药,你就卖吧。”

苏寒又开口道。

老张一怔,苏寒不是刚说不要卖么?

“只是这药效不敢保证,你得跟人说清楚,咱们卖药的,责任要划分清楚。”

苏寒笑着,眼里闪过一丝不留痕迹的狡猾。

老张这种精明人哪里看不懂,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。

“我明白了,放心。”

苏寒没再说什么,从偏门一侧直接离开了。

老张那瘦削的脸上,也满是狡猾,不禁笑了起来:“这苏先生,也是个性情中人啊,哈哈哈。”

过了好久,才轮到刘放他们。

混到他们这个地位,还是第一次排队排这么久,刘放都快气炸了。

“我要买药!”刘放哼哼道。

“买什么药?生肌膏、驻颜粉还是精元药丸?”老张笑眯眯得,十分客气。

“什么鬼药?我要买治疗断骨伤的药,你这有没有?”刘放吼着,已经没有了什么耐心,他才不要什么保养品。

老张顿时瞳孔一缩,心道苏先生可真是料事如神啊!竟然真的有要买治疗断骨伤药的人。

“有,我这药店,什么药都有,而且都是神药,只是这断骨神药,才刚开出来,还没准备投入市场啊,这药效,我还不敢保证呢。”

老张面目难色,看着刘放道。

“老大,这药店的药,的确都是神药,至今还从没人说过有问题,非常有效!”手下人,在刘放耳边轻声道。

刘放皱了皱眉头,道:“我不管你投入不投入到市场,我要了,给我拿一盒!”

“不行,我得为病人考虑,不好意思,我不卖。”老张正了正色,一脸严肃道。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