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五年来,苏寒每天晚上都坚持练功,将《天经》已经练到了极高的层次,昨日在李婉儿没有练功,让他有些不习惯了。

虽然他已经把人之卷和地之卷的功法都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,但天之卷却还是空白。

这次回到天海,一方面是为了解决婚约的事,另一方面,也是为了寻找师父口中的机缘。

“师父说,我的机缘就在这天海市,如果能找到,想必就能将天之卷的秘密解开了。”苏寒心里自然没有忘记。

自己的师父老道人说过,若是能解开这《天经》天之卷的秘密,或许也能找到自己的身世了,这,才是苏寒真正关心的事情。

乔雨珊房内,她已经醒了过来,看着自己妹妹那无奈的表情,她只能苦笑一声。

“是姐夫把你带回来的。”乔雨蔓趴在床上,认真地看着自己姐姐,忍不住问道,“你到底怎么了呀?”

乔雨珊摇了摇头,她记得很清楚,自己被刘成下了药带走,差点就被……若非苏寒及时赶到,自己真的可能就被毁了。

她还能记得,苏寒那浑身散着杀气的样子,他那么愤怒,是因为自己是他的未婚妻?

“没事了,你也早点休息吧。”乔雨珊叹了一口气,笑着道。

乔雨蔓点了点头,虽然心里还有些不放心,但她也知道,自己的姐姐,从来就不会乱来。

看到妹妹出了房门,乔雨珊这才叹了一口气。

她一直抗争的,是自己的命运,却在无形中伤害了苏寒,直到今天,乔雨珊真正明白过来,苏寒并没有错,他,也未必就像自己想的那么平凡。

甚至,苏寒很优秀,他身上的闪光点,是很容易看到的。

想到这,乔雨珊心里有些愧疚,对苏寒的愧疚,自己冤枉了他,将他开除出医院,更是说要把他赶出乔家,如此伤人自尊的事,竟然是她做出来的。

就连她自己都难想象出来,当自己听到苏寒在医院乱来的时候,竟然会那么生气……

是因为自己开始在乎苏寒是未婚夫这个身份了么?

乔雨珊仰面躺在床上,看着天花板,心里乱极了,她一掀被子,将自己的脸也都遮盖了起来。

不去想了。

……

一大早,苏寒依旧跟往常一样,早早就起来了。

走到楼下,吴妈早就准备好了早餐。

“早啊,姑爷。”吴妈笑着道。

“早,吴妈。”

这声姑爷,本来昨晚就可以解决的事,苏寒心中不由得苦笑起来,他还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处理了,乔雨珊那么讨厌自己,这婚约对她来说,就是折磨吧。

“早,苏寒。”

突然,一道温柔的声音响起,乔雨珊踩着毛拖,缓缓走下楼,双眸清亮,看着苏寒。

苏寒愣住了。

吴妈也愣住了。

乔雨珊跟苏寒说早安?

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啊!

吴妈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,显得极为高兴,也不在那当电灯泡,立刻钻进了厨房,给乔雨珊端早餐。

而苏寒站在那,半天没反应过来,怔怔看着如出尘仙子一般的乔雨珊,脸上满是诧异。

“啊,早啊。”见乔雨珊走了过来,那一阵清香让苏寒鼻子一动,他才回过神来,点了点头,回应道。

乔雨珊打了个招呼,便没再说话,她姿态优雅,步态轻盈,走到餐桌前就坐了下来,吴妈已经把早餐端了过来。

“谢谢吴妈。”乔雨珊笑着说了一句,便开始吃早餐。

苏寒坐在那,两个人又是不说话,气氛好似一下子又尴尬了起来。

“我刚刚是听错了么?”

苏寒有些怀疑道。

乔雨珊竟然会跟自己打招呼?这真是有些不正常,她不是应该讨厌自己到极点么?

苏寒想不明白也就不去想了,女人的心思如海底的针,谁也猜不准摸不透,他只能在心里告诉自己,刚刚那声招呼,是幻觉。

“昨晚谢谢你。”

乔雨珊突然又开了口。

苏寒这次听清楚了,的确是在跟自己说话。

他抬头,看了乔雨珊一眼,似乎能感觉到,乔雨珊对自己的态度……好似好了一些。

“那是我应该做的。”苏寒回答道。

乔雨珊肩膀一颤,那是苏寒应该做的?

是啊,他是自己的未婚夫,未来就是自己的男人,保护自己的女人,不正是他应该做的么?

也不知道怎么的,想到这,乔雨珊心里竟然多了一丝温柔。

她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,虽然一闪而过,却没能逃得过苏寒的眼睛。

“她竟然笑了?”苏寒更是感觉,今天这地球是不是时空变换了,怎么乔雨珊又跟自己打招呼,又因为自己说的话笑了?

不等苏寒想明白,乔雨珊已经吃完了早餐。

她站起身,回房换了衣服,又走了下来,走到门口,才转头看着苏寒,脸色的表情十分平静。

“我已经撤销了开除你的命令,回医院继续工作吧。”乔雨珊说完,便转过身,眼里闪过一丝无奈,心里暗暗道,“还是开不了口,跟他道歉。”

见乔雨珊已经走远了,苏寒这才回过神来,自己这工作,又回来了?

他不禁苦笑起来:“我还真是靠女人吃饭啊。”

医院里,事情已经调查清楚,自然要还苏寒一个公道。

刘主任伙同他人,估计设计陷害苏寒,对医院造成恶劣影响,已经被直接开除!

而苏寒作为受害者,依旧保持冷静,配合调查出真相,医院也对此表彰,加以弥补,特聘苏寒成为医院的高级医师,职位也直接提拔上去!

一个刚来医院没有多久的年轻人,甚至不久之前,还只是导诊台上的一个实习医生,现在竟然直接一跃成为了医院的高级医师!

那可是多少人奋斗到四十岁,都没能实现的梦想啊!

苏寒本想拒绝,可许老跟张老两个人不允许,他们说苏寒被陷害,他们也有责任,这是对苏寒的补偿,也是对医院的补偿。

苏寒还能说什么,免得张老又急吼吼想把他那才上初中的孙女嫁给自己当妾。

回到自己的办公诊室,却没见李婉儿,想到昨晚李婉儿那失望的表情,苏寒也有些于心不忍。

他走到导诊台,见几个小护士在那,便喊了阿雅问道:“婉儿呢?怎么今天没见她来。”

阿雅眼神复杂看了苏寒一眼,道:“婉儿她生病请假了,你不知道么?”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