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成带着乔雨珊进了宾馆,开了一个房间,便火急火燎将她抱了进去。

“你放开我……放开我啊!”乔雨珊只感觉浑身无力,脑袋昏昏沉沉。

她奋力推着,可她的力气,又哪里比得过一个男人。

刘成一把将她丢到床上,露出那邪恶的眼神:“乔家大小姐,哈哈哈哈,恐怕多少人做梦都想得到你,没想到,便宜了我刘成!”

他那双眸子,如同一个疯子!

乔雨珊浑身热,扭动自己的身子,嘴里含糊不清:“走开……别碰我……”

那黑丝之下的修长大腿,更是看得刘成浑身欲火腾起!

他的脸上闪过一丝邪念,立刻掏出手机,开好了摄像头,便开始脱衣服。

“乔家大小姐的视频,恐怕还能卖一个好价钱吧?”刘成亢奋不已,眼睛已经布满血丝,通红不已。

他怪笑着就要扑过去,突然间——

砰的一声巨响,房间的门被人一脚踢爆!

苏寒阴沉着脸,仿佛一个杀神降世!

“你怎么……啊!”刘成惊恐万分,他怎么都没想到,苏寒会出现在这里,还没来得及开口,便感觉一阵狂风袭来,苏寒那一巴掌,啪的一声,直接将他掀翻在地上!

“你找死!”

苏寒雷霆大怒,看到床上乔雨珊衣装还完整,心里才松了一口气。

“你你、你想做什么!”刘成慌乱不已,惊恐喊了起来。

苏寒看到手机正对着乔雨珊,拿起来用力一捏,手机砰的一声,直接爆碎开。

“人渣!”

他怒骂一声,一脚狠狠踩了下去。

“啊——!”

犹如杀猪一般的惨叫声响起,刘成脸色青紫,瞬间昏死了过去。

苏寒看都没有再看他一眼,他有些内疚,若不是因为自己,乔雨珊怎么会一个人跑去酒吧买醉。

喝成这样,差点被刘成趁人之危。

苏寒走了过去,乔雨珊依旧扭动着身子,显得十分痛苦:“难受,我好难受……”

“我带你回家。”苏寒伸手去抱乔雨珊,乔雨珊立刻挣扎了起来。

“别碰我!别碰我呀……我不认识你……我不认识你!”

“我是苏寒!”苏寒咬牙,伸手一把将乔雨珊抱了起来,“我们回家。”

“苏寒……你是混蛋……你是混蛋!呜呜……”乔雨珊被苏寒抱在怀里,却奋力挣扎着,一双手,不住拍打在苏寒的胸口,眼泪顿时又流了下来,“你为什么欺负我,你为什么欺负我……”

苏寒心里一阵愧疚,因为自己的出现,竟然让乔雨珊这么难过。

他没说什么,抱着乔雨珊走出了房间。

门口,两个魁梧的男子站着,看到苏寒,恭恭敬敬喊道:“苏先生,这里我们会处理的。”

苏寒点了点头,知道是杨子成安排好了,也不再说什么,立刻带着乔雨珊回家。

出租车上,被苏寒抱在怀里的乔雨珊,身子越来越烫,她不断扭动,让苏寒也感觉浑身不自在。

“该死!我真是下手轻了,刘成那个王八蛋,竟然下这种药!”

苏寒恨不得宰了那混蛋,他伸出手,一道玄气缓缓在手指上悬浮,轻轻点在乔雨珊的额头上,渗透进去。

好一会儿,乔雨珊才平静下来,身上还散着一丝酒气,便靠在苏寒的怀里睡着了。

看着那满是泪痕的脸,苏寒也有些无奈。

“你这又是何苦呢。”苏寒摇着头,“我会跟你爷爷说清楚,解除婚约,你也不会再为难了。”

似乎感觉到了一阵冷,乔雨珊伸手抱着苏寒,紧紧靠了过去,咂咂嘴,喃喃自语:“我不讨厌你……我只是……讨厌我自己……”

苏寒浑身一震,看着乔雨珊的脸,有些失神。

出租车开到乔家大院,苏寒把乔雨珊抱了下来,门口,乔雨蔓已经在等着了。

看到苏寒抱着自己的姐姐,她忙跑了过去。

“姐!姐!”

“她喝醉了。”苏寒摇了摇头,“我先抱她进去。”

他抱着乔雨珊上了楼,乔雨蔓立刻去拿了毛巾,照顾着乔雨珊,心疼不已:“姐,你怎么喝这么多酒啊,多难受呀……”

苏寒出了房间,轻轻拉上门。

院子里,乔建荣站在那。

已经戒烟多年的他,嘴里咬着一根烟,见苏寒走来,脸上有些无奈,又掏出一根,递给了苏寒。

“苏寒,让你为难了。”

乔建荣帮苏寒点了烟,眼睛也有些红。

“乔爷爷,我跟雨姗之间……”苏寒苦笑了一声。

他们两个五年没见了,一纸婚约将两个人绑在一起,对谁都不公平,更何况,乔雨珊高傲,从来就不喜欢自己的命运被别人掌控,哪里会接受自己。

“我知道,雨姗还小,她不懂你的好。”

乔建荣转头看着苏寒,叹了一口气,“她们姐妹两个父母死的早,从小孤苦伶仃,我也老了,照顾不了她们多久,所以我希望能有一个人,帮我照顾她们。”

他深吸了一口气,语气里满是恳求:“苏寒,答应我好吗,算是老头子我求你了。”

乔建荣声音有些沙哑,他是真的怕自己百年之后,没人保护照顾这姐妹两,让他如何能心安啊。

苏寒本想跟乔建荣说清楚,解除这纸婚约,让两个人都自由,可现在……他若是拒绝,恐怕乔建荣会更失望。

他苦笑了一声,无奈道:“乔爷爷,感情的事勉强不了,我只能答应你,两年婚期内,我不会解除婚约,哪怕以后解除了,她们两个有事,我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。”

乔建荣重重点了点头:“谢谢你,苏寒。”

他知道,这已经是苏寒能做到的极限了。

还有两年婚期,他也相信,乔雨珊会现苏寒的好,会懂得苏寒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。

“夜凉了,乔爷爷早点休息吧。”苏寒开口道,扶着乔建荣回了屋子。

躺在自己的床上,苏寒心里有些乱。

他本想跟把这事情说清楚,解除婚约,让两个人都自由,自己刚刚伤害了李婉儿,现在又让乔雨珊痛苦,唉,真是头疼啊。

想到刚刚乔雨珊呓语的话,苏寒也十分心疼,她一个女人,从小失去父母,一路走到现在,想必也承受了不少委屈。

“顺其自然吧。”苏寒无奈摇了摇头,也不想再多去想。

他睁开眸子,身子一弹,便坐了起来。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