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冲了出去,却看到苏寒已经拉开了玻璃门——

砰——!

一声枪响,刺破了整个长空,林琳只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轰鸣了起来,仿佛已经看到苏寒被子弹打得横飞出来,血溅当场!

她整个人都懵了,心里想着,这下麻烦了,这下该怎么跟乔雨珊交代啊!

林琳怔在那,却忽然反应过来,周围竟然也都静悄悄的,没有一丝声音,她猛地抬头一看,苏寒的脚步没有停滞,依旧朝着里面迈去,似乎刚刚那一枪……是幻觉?

苏寒推开玻璃门,歹徒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,见苏寒走进来,第一时间便开了枪,只是那子弹似乎长了眼睛,而且十分惧怕苏寒一般,砰的一声,竟然擦着苏寒的身子打偏了。

歹徒面色狰狞,更是恼怒而不甘,接连扣动扳机,对准了苏寒的脑袋。

“砰!砰!砰!”

被他抓住的那个女职员,已经吓得尖叫,闭着眼睛,心中害怕到了极点!

“可恶!怎么会这样!可恶!”

歹徒脸色大变,自己的枪法不可能这么差,如此近的距离,怎么就是打不中苏寒,这不可能!这绝对不可能啊!

苏寒依旧迈着步子,从头到尾,就连节奏也没有丝毫变化,从门口进来,就径直朝着那歹徒走去,他越从容,歹徒的心里,就越是慌乱起来。

“你、你到底是什么人!”

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,自己的子弹,竟然都打不中他,这太诡异了,他根本就现不了,在子弹靠近苏寒身体的瞬间,尤如打在一层气流铠甲上一般,直接被弹开了!

任谁也无法想象,竟然会生这样的事。

对苏寒来说,这却不算什么,天经中,人之卷练到极致,玄气外放,子弹又怎么能伤得了他,只是苏寒平时并不想暴露自己的实力,免得节外生枝而已。

他已经走到了歹徒的面前,站在那,面色平静不已:“我跟你讲道理,你听不听?”

那个歹徒,仿佛看着傻子一般看着苏寒,讲道理?跟自己一个穷凶极恶,敢不要命的歹徒讲道理?

不仅是他,就连那个被抓住当人质的银行女职员,也都呆住了,苏寒怎么没有被打死,这到底是什么回事?他现在还要跟歹徒讲道理?

“讲你妈的道理!”

歹徒怒吼一声,手枪里的子弹已经打完,他甚至都懒得换弹夹,抬起一拳,就直接朝着苏寒打去。

他心里不甘,更是恼火,自己的枪,怎么可能打不中苏寒!

歹徒的拳头,刚猛霸道,显然是个练家子,可惜……他碰上的是苏寒。

见歹徒直接动手,苏寒也只能摇头:“既然讲道理你不听,那只能直接用拳头教育了。”

话音刚落,歹徒眼前的苏寒突然就不见了,那只拳头也已经落空,不等歹徒反应,苏寒已经一拳,结结实实打在歹徒的肚子上,一丝丝玄气入体,瞬间封锁了他的所有经脉!

“啊……啊!”歹徒立刻惨叫了起来,瘫软在地上,翻滚着痛苦哀嚎起来。

他浑身上下的每个关节,都好像有一根针刺着,痛得他眼睛都红了,眼泪鼻涕忍不住流下来。

那个银行女职员得以脱身,惊恐地后退几步,看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,苏寒只是打了一拳……只是一拳而已啊,怎么会这么厉害?

她看向苏寒的眼神,已经完全不同,这个家伙……是神么?

苏寒蹲了下去,盯着那歹徒,淡淡道:“我教育你,服气么?”

“服!服!服气!啊啊!求你……求你放过我吧!求你了!”那歹徒声音都颤抖了起来,如此痛苦,真的生不如死,他不怕死,甚至早就做好了死的准备,可现在,却是比死还要难受啊!

“知道自己错了么?”苏寒却不着急,盯着他,一字一句,淡淡问道。

“我错了!我错了啊,啊……!求你,求你放过我吧!”歹徒真的要哭出来了,浑身痛得颤,这种痛苦,他从来就没有经历过。

“知道错了,那就跟这位小姐道歉。”苏寒抬头,看了那银行女职员一眼,又指着门口的保安大叔,“还有那位大叔,他们都被你伤害了,你应该向他们道歉。”

歹徒哪里还敢不从,挣扎着爬了起来,吓得那女职员又是惊叫起来,只是那歹徒并非要行凶,而是跪下来,朝着女职员磕头,痛苦不已: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!求你原谅我,原谅我啊!”

身上的每一个关节,都好像被人拆了,又重新组装在一起,那种痛苦,他根本就形容不来。

歹徒很想晕死过去,可刚刚要晕过去,又被活活痛醒,在不断清醒中,这种痛苦的感觉越清晰,他知道,再这样下去,自己非得疯了不可!

那女职员已经惊呆了,怔怔地看着那歹徒,又看了苏寒一眼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躲在苏寒背后,一句话不敢说。

“还有门口的保安大叔。”

苏寒继续开口道,脸色平静,就像真正在教育一个犯错的小孩子一般。

那歹徒痛苦不堪,挣扎着走到门口,跪在那保安大叔的面前,乞求着原谅:“大叔,求你原谅我,是我错了,是我错了……”

外头,正要组织人员冲进来的林琳,看到歹徒竟然跪在门口,跟那保安道歉,顿时又呆住了,这…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

“我投降!我投降!求你们把我抓起来吧!求你们了!”看到林琳等人要冲过来,歹徒哭喊着要林琳把他抓起来,他回头看了苏寒一眼,心里满是恐惧,那到底是什么可怕的家伙啊!

林琳真的懵了,刚刚到底生了什么?

苏寒走进去,没有被杀,反而是这歹徒冲了出来,主动要求他们将自己逮捕?

“把他抓起来!”

林琳咬着牙,立刻下令,防止那歹徒有什么别的企图,几个警察小心翼翼跑了过去,刚拿出手铐,歹徒立刻抢了过去,把自己的双手铐上,哭喊着让他们快点把自己带走,他真的要疯了。

开枪也打不中苏寒,被他打一拳,痛得自己隔夜饭都要出来了,那种滋味,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尝试了,这哪里还是人,根本就是恶魔!恶魔啊!

不仅是林琳,那些警察也都惊呆了,这…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

玻璃门推开,苏寒缓缓走了出来,那个银行女职员跟在苏寒后面,显然也被吓得不轻。

“叫救护车吧,大叔的伤口还需要细致处理一下。”苏寒走到林琳面前,从还在惊愕中的林琳手里,拿回自己的药材,转身就直接离开,没有一丝拖泥带水。

好一会儿,林琳才反应过来,见苏寒已经走远,忙拉着那惊魂未定的女职员问道:“刚刚里面生了什么,那个男人做了什么?”

“他、他……他跟那歹徒讲了道理。”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