符箓炸开。

紫电包裹在秦天的身上,只见秦天身子不停地颤抖。

“咻!”

一道剑气刺破他的心脏。秦天满脸焦黑,嘴里喷血不止,身上密布着紫电,可这些他都不关注,他低下头,眼睛死死地盯着胸口的血洞,最后抬起头看着东方青竹,喃喃问道:“前辈,你为什么要

杀我?”

“这是怎么回事?东方青竹怎么对秦天出手了。”

“你眼瞎啊,东方青竹的剑气是要杀陆逸的,谁知道陆逸躲开了,才击在秦天身上。”

“你看看,秦天的心脏出现了那么大一个洞,必死无疑。”

“秦天算是完了。”

“世事难料啊,陆逸没杀死他,最后却死在了东方青竹的剑气下,可悲。”

“秦家再无老虎。”

陆逸身子急速后退,拉开了距离,他怕东方青竹再度出手。

半空中,东方青竹脸色铁青,他这次出山,就是帮助秦家杀陆无双的,可怎么都么想到,最后秦天却死在了他的剑气下。

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啊?

东方青竹身上蕴含着滔天的杀气,盯着了陆逸。

地面上,秦若白惊呆了,忙冲到秦天面前,一把将秦天抱在了怀里。

“若……若白……”秦天嘴角不停喷着血。

看到秦天的惨状,秦若白脸上终于出现了松动,低声叫了一声:“爸!”

听到这个字,秦天眼里陡然迸发出强烈的神采,这个字仿佛有魔力似的,一下子给了秦天无穷的力量,他精神一振,握着秦若白的手,笑道:“好,好。”

“爸,我这就带你去找我师父,也许他有办法救你。”秦若白说着,就要抱起秦天,却白秦天死死按住他的手。

“爸——”

秦天摇摇头,说:“我自己的伤势我清楚,神仙来了也救不好我,刚才那道剑气刺破了我的心脏,我活不了了。若白,你要好好活下去,活下去……”

“爸,别说了……”“若白。”秦天叫了一声,艰难的转过头,朝秦纵横的方向看了一眼,说道:“若白,答应我,无论如何,不要杀纵横,不管怎么说,他都是你的亲哥哥,我走了之后,这个

世界上你只有他一个亲人了。”

“爸,秦纵横那样对我们,为什么还要……”

“听我的。”秦天打断秦若白的话,说道:“若白,好儿子,我死了以后把我跟你爷爷埋到一起,生前不能敬孝,死后让我陪陪他吧。”

秦若白点头。“还有。”秦天抬头看了一眼东方青竹,小声说道:“若白,你要记住,无论什么时候,要学会保护自己,只有活着,才有希望。等有一天,你实力强悍到能纵横天下的时候

,记得,帮我宰了东方青竹。”

秦若白抬头看了一眼东方青竹。

“爸,你放心,总有一天,我会让那些人一个个死去。”秦若白咬牙道。若非实力不济,他早就铲除了所有的敌人。

“好,好,我秦天有你这样的好儿子,是我的荣幸,骄傲……若白……好好……活着……”秦天的声音越来越低,瞳孔逐渐泛白,最后,在秦若白的怀里停止了呼吸。

死不瞑目。

秦若白伸手轻轻一抹,让秦天闭上了眼睛。

然后,秦若白慢慢转过了身,盯住了陆逸,冷峻的脸上满脸杀气。

“秦若白,你让开,我杀了他。”东方青竹站在墙头,语气森然地说。刚才陆逸从他剑下躲开,借势杀了秦天,这让东方青竹颜面尽失。

“滚!”秦若白吼道:“秦家的事,不需要外人插手!”

东方青竹一怔,继而冷哼道:“你确定不要我插手?”

“滚!”

“你——”东方青竹气急,可他没有办法对秦若白出手,因为他明白,秦若白之所以这个态度,原因就是他的剑气不小心击在了秦天身上。

东方青竹压制住内心的杀气,眼神幽冷的盯着陆逸。

秦若白往前走了一步,突然转头看着人群中的秦纵横,冷冷问道:“你还是不是秦家子弟?”

“是有如何?不是又如何?”秦纵横问。

“如果还是秦家子弟,就跟我一起杀了陆逸,如果不是,从现在开始,你我再无半点瓜葛。”秦若白冷声道。

秦纵横沉默了一下,抬头看着秦若白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也告诉你,从现在开始,我跟你再无半点关系,我们的兄弟之情从此一刀两断。”秦若白怒极反笑,咬牙道:“好,很好。秦纵横,你知道吗,秦安死之前给我说,让我放过你,就连刚刚秦天闭眼之前,还在给我说,你是我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,既然

你把话都说这个份上了,好,从此之后,我和你再无半点关系。”

转过头,秦若白看着陆逸道:“杀父之仇不共戴天,受死吧!”“谁生谁死还说不一定呢,但是我知道,今天不是我死就是你亡。”陆逸说完,脸上忽然出现了笑意,问秦若白:“采访一下你,当你老子死在你怀里的时候,你是什么感觉

?”

“你想说什么?”秦若白脸色更冷了。

“我不想说什么,就想问问你的感受。”

“我现在唯一的感受就是想杀你。”秦若白身上散发着杀机。

“你跟你老子两个人联手都没有干掉我,你确定你一个人能干掉我?秦若白,要不你把穆天尊也叫出来,这样才好玩,不然的话,你在我手里撑不了几招。”陆逸笑道。

“杀你我一个人绰绰有余。”秦若白往前埋了一步。

“过度的自信可就是自负了,这可是你说的。”陆逸笑道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声音突然出来:“秦少,姓陆的小子说的对,还是谨慎一点的好,要不贫道给你搭把手,联手干掉姓陆的小子。”

闻声,秦若白转过了身。

陆逸抬起了头。

只见一个道长手持拂尘,大步走进了场中,他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,走路的时候,每一步迈出都蕴含九宫八卦,非常玄奥。

“你是谁?”秦若白皱眉问。

“贫道姓梁,来自终南山。”陆逸看了一眼诸葛老爷子,眉毛一挑,眼神落在梁道长身上:“终南山被我师父掀翻了,诸葛正我也被我师父斩了,怎么,你又来送死?”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