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声音,整个大厅瞬间安静下来。

什么情况?

陆逸抬眼望去,只见从大厦里面走出来一个漂亮女孩,看起来只有二十三、四岁,她一出现,立刻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惊艳感觉。

叶天心!

陆逸一眼就认出了女孩,顿时,眯着眼大量着她。

只见叶天心精致的脸上画着淡妆,眼角微微上翘,黑色的小烟熏看起来特别有魅力。

陆逸不懂女人的妆,只感觉她的气质看起来成熟又独立,还不失魅惑,散发着浓浓的女人味,身上那套香奈儿的职业套装将她高挑的身材勾勒的玲珑有致。叶天心径直朝陆逸走了过来,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,走路的样子也特别干练,俨然一副冷傲女王的范儿,当看到跪在地上的胖子后,她眉头皱了皱,喝道:“叶宝宝,你在

干什么?”

胖子吓得身子一缩,大声哭道:“堂姐,你来得正好,赶紧帮我求求情,我师父不要我了。”

我擦,老子都没认你这个徒弟,啥时候成你师父了?

陆逸无语。

“师父?”

叶天心疑惑地扫了陆逸一眼,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语气冰冷,拒人千里。

陆逸不禁打了个寒噤,“我……我是陆逸。”

“陆逸!”

听到这个名字,叶天心脸色变了,可是很快,她的脸色就恢复了原样,冷漠道:“你就是陆逸?”

“我就是陆逸。”陆逸笑道。

“你来燕京干什么?”

陆逸咧嘴笑着说:“你应该知道我来干什么。”

叶天心皱了皱眉,突然把手里的车钥匙扔给陆逸,“去把车开过来。”

“开车?有没有搞错?”陆逸惊呼道:“老子是来找你的,不是你司机。”

叶天心抬起头用怪异的眼神看了他一眼,然后很平静地说:“来了这里,就必须听我的,如果不能接受,就滚回江州去。”

陆逸沉默了。

这一刻,他真有想扭头就走的打算,可是想到师父忍辱负重二十多年,如果因为自己,而让师父这么多年的布局付之东流的话,陆逸会觉得自己是个罪人。

看来,叶天心也是想到了这一点,所以她才敢这么对待自己。

这个女人果真不简单啊。

陆逸哼了一声,低头对叶宝宝说:“胖子,起来带我去车库。”

“好叻。”

叶宝宝快速从地上爬了起来,带着陆逸往电梯口的方向走。

叶天心看着他们离开,从包里拿出手机,拨了一电话出去,说了几句话,她就挂断了。

叶宝宝带着陆逸来到地下停车场,他在前面引路,边走边问道:“师父,你认识我堂姐?”

“第一次见。”陆逸如实说。

“可我发现你好像和我堂姐很熟的样子啊?”叶宝宝突然猥琐的笑道:“师父,你是不是和我堂姐有一腿啊?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陆逸眼一瞪。

“师父,你要真的喜欢我堂姐,我全力支持你,你赶紧把追到手,免得被人抢跑了。”

“还有人抢她?”陆逸一脸好奇。

“可不是嘛,那头疯羊最近追我堂姐追的可猛了。”叶宝宝不悦的说道。

“疯羊是谁?”

“你连疯羊都不知道?”叶宝宝看怪物似的看着陆逸。

“我刚来燕京,对这里的情况还不熟,你给我说说呗。”

听陆逸这么解释,叶宝宝点点头:“难怪,我说你怎么连疯羊都不知道呢。疯羊叫杨乐,是杨家的独生子,现在在京城卫戎部队服役。其实,他就是秦纵横的一条狗。”

秦纵横?

陆逸眼睛眯了一下。

叶天心的座驾是一辆劳斯莱斯幻影,陆逸发动车子就走了,直接把叶宝宝给抛下了。

“师父,你等等我,等等我……”

叶宝宝在后面追赶,可人的速度怎么会有车快,何况他还是一个胖子,很快,就不见劳斯莱斯的影子了。

这个时候,叶宝宝停下了脚步,脸上的笑容消失了,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,等电话那头接通后,叶宝宝说道:“爸,我见到陆逸了……”

陆逸开着车出来,就见叶天心站在集团门口。

“去哪?”载上叶天心,陆逸问道。

“回家。”

“你家在哪?”

“桂海园。”

“桂海园在哪?”陆逸又问。

“自己导航。”

叶天心说完,也不管陆逸能不能找到路,便不再说话了。

陆逸撇了撇嘴,打地图导航输入目的地后,一轰油门上了路。他车子一启动,后面就跟上了四五辆商务奔驰,将劳斯莱斯护在了中间。

靠,这么多保镖,这丫头排场还真大。

陆逸掌控方向盘,车子平稳的驶了出去。

过了好一会儿,叶天心终于开口了,“你和叶宝宝怎么认识的?”

“就刚才认识的。”陆逸说。

“他是二叔的儿子,你千万别被他的外表所迷惑了,你小心点。”叶天心提醒道。

“你关心我?”

陆逸咧嘴笑道。

叶天心面无表情道:“我只是不想你死在燕京。那样我爷爷就没法向你师父交代。”

草。

她这话让陆逸很生气,老子是你未婚夫好不好,你竟然连我生死都不关心。

“叶宝宝是秦若白的人吧?”陆逸突然问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叶天心平静地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诧异。

“我猜的。”陆逸说:“刚才在车库,他告诉我说,疯羊在追你,还说疯羊是秦纵横的一条狗。”

“他真是一个蠢货。”

“我倒觉得他蛮可爱的。”陆逸违心的说道。

叶天心撇嘴,接着叹了口气,说:“陆逸,你不该来燕京的。”

“可我必须要来。”

“我知道你担心什么,你应该相信我爷爷,他既然将集团交给我掌控,那我就一定不会辜负他。”

陆逸心里想,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。自己只说了一句话,她就知道自己的心思了。

“我相信你有能力执掌叶氏集团,我担心的是秦家。”陆逸说。

“秦家?”叶天心嘴角出现了一丝讥笑,“秦家现在还不敢鱼死网破,只要我爷爷和你师父还活着,他们就不敢朝我动手。”

“可他们会对我动手。”

“所以我说,你不该来燕京。”叶天心的话音刚落,耳旁突然传来“轰”的一声巨响。陆逸猛然扭头,脸色大变。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