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怜月的表情凝固了几秒钟,随后眉宇间露出一丝苦笑。

“血月楼的首领是江无令,他是古族江家的家主,此人联合了古族寒家的大长老,吴家的三供奉,陈家,孔家以及丰家一些举足轻重的人,组成了一个投敌组织。”

虽然心中早有猜测,投敌的人绝对不只是存在于一个家族之中,可听到寒怜月的答案后,陆逸依旧为之一惊。

“江家之主投敌,是代表江家所有人都投敌了吗?”陆逸问道。

寒怜月听后摇了摇头,说道:“并不是,就算是一家之主,也无法彻底统御整个家族,六大古族传承久远且根深蒂固,内部会分成守旧派,精英派,嫡系派,旁系派,又或者是新生派和外戚派等等,但江无令的威望崇高,在江家之中至少有七成以上的人会听命于他。”

“那其他古族的掌权者,为什么又会臣服他?”

“这个很好理解,其他古族中的掌权者,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,一方面是不想在屈居家主之下,另一方面也不想永远的听从五大势力的号令,所以这些人不谋而合。”

话说到这里,陆逸还是十分疑惑。

江无令固然是一家之主,可是他连江家都无法完全统帅,怎么可能让其他人臣服?

其他家族的人,本来就是不服自家家主的统治,所以才会被背叛投敌。

这么一来,转投江无令麾下同样是奴才的身份,而且还多了一个叛徒的头衔,这么做完全就是得不偿失。

似乎看出了陆逸的疑惑,寒怜月继续说道:“血月楼的首领虽然是江无令,可是他并不是唯一的掌权者,除他之外还有五位副楼主,分别代表各个古族,而副楼主和楼主只是称呼上有区别,谁也无法直接领导谁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他们真正臣服的另有其人?”陆逸问道。

寒怜月点点,说道:“这便是你问我的第二个问题。”

“告诉我,这些人是谁。”

寒怜月摇了摇头,说道:“对不起,我无法告知,因为我知道的东西并不比你多多少,在这个庞大的体系中,我仅仅是一颗随时要牺牲的棋子……”

寒怜月说到这里的时候,神色略显黯然。

“其实你想要知道这些并不难,只要回到焱阁中询问任何一位长老,都可以知道详尽的答案,因为在未来,五大势力即将与他们展开正面激战。”寒怜月最后说道。

“刚才与我交手的那道黑雷,你知道他是谁吗?”陆逸又问。

这一次寒怜月直接答道:“是江非夜,他是江无令安插在冷月宫的心腹,在冷月宫弟子刚刚进入剑冢空间时,他找机会杀了江应龙和江无眠。”

说完这些后,寒怜月想了想又快速补充了一句:“我劝你不要与他正面交战,他的实力远比你想象的可怕,刚才那不过是他的一道精神力分神在于你交手,若是正面对上的话,你没有胜算的。”

“你觉得我会就此认怂么?”陆逸反问道。

寒怜月想了想,再次提醒道:“如果你以现在的修为去和江非夜交手,绝对没有丝毫胜算,而且除了江非夜之外,还有三个人也对你有极大的威胁。”

此时的寒怜月,竟开始为逸设身处地的着想,不断说着对方的战力和部署。

“此番天风苑,冷月宫和金雷府中,投敌者超过百人,他们不断展开暗杀,将其他弟子永远留在了剑冢空间,我粗略估计,死伤人数至少超过一百五十人,剩下的加上你们焱阁也不会超过二百之数。”

“伤亡居然如此严重?”陆逸心中再次被震惊到。

不过想想就可以明白,江无眠,江应龙这样的强者都陨灭了,其他普通弟子更难生存。

“现在不仅仅是伤亡问题,更糟糕的是,天风苑,冷月宫,金雷府的幸存弟子全部被打散,互相怀疑对方,谁也不敢真的相信谁,而且投敌者已经进入剑冢核心,去寻找剑神种子和剑神灵丹,若真的被他们得逞……后果不堪设想!”

事情的严重性不需要寒怜月给陆逸重复,他和杨婉儿,林洛儿,胡烈等人都十分清楚。

这些投敌者天赋本就不俗,都是六大古族中的精英天才,更是冷月宫,天风苑悉心培养过的弟子。

一旦捕捉过剑神种子,实力大涨后,必然是一个巨大的隐患。

若再被江非夜那些人得到剑神灵丹,他们一旦出去,必然会闹出更大的动静。

而且其他幸存弟子因为实力不济,会很快被歼灭在剑冢之中。

到时投敌者重归家族中,人不知鬼不觉。

在大战将起的关键时刻,再与敌方里应外合,饶是五大势力合并恐怕也承受不住如此打击。

想到这里,胡烈,关山海等人的后背,都感觉到窜起一阵冷风。

“这帮人简直太歹毒了,一定不能让他们得逞!”

“是啊陆逸师兄,你现在赶紧想想办法吧!”

胡烈和关山海急切的望着陆逸,其他焱阁弟子也都怀揣希望,仰视陆逸。

陆逸也知道形势严峻,必须要计划出一个万全之策来,又问道:“你刚才说的那三个人是谁?”

寒怜月知道事情危急,也不敢怠慢,快速说道:“此次进入剑冢空间的弟子中,有十二人最为强横,其中江应龙,江无眠,吴继宇已经身陨,我最后一次见陈延生时他被江非夜重创,估计命不久矣,剩下的吴禄,孔明辉和寒思宁都和江非夜交过手,而寒松从未露面,不知是敌是友,最后需要注意的三人,便是寒子健,丰雨,丰林。”

“寒子健,丰雨和丰林都在什么地方?”

“和江非夜一起进入了剑冢核心,去寻找剑神种子和剑神灵丹了。”

听过寒怜月所有的讲述,陆逸盘算了一番,寒怜月分析的局势的确精细,从她的表情和话语中可以感觉到,也没有半分欺瞒的意思。

但陆逸注意到,寒怜月有意在隐瞒关于金雷府的信息。

“你说了这么多,从没有提过金雷府的人,他们现在在何处?”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