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场中心的战斗已经结束,除去那名六劫地仙高手之外,其余的杀手都被焱阁,金雷府的弟子斩杀干净。

只剩下战场外的丛林中,那道正在追逐陆逸的黑影。

“陆逸,你逃不掉的,乖乖认命吧!”六劫地仙疯狂大笑。

似乎知道自己“命不久矣”,陆逸的脚步开始变得缓慢。

“既然要死,不如让我死的瞑目一些?至少让我知道是什么人要杀死我吧?”陆逸问道。

这名六劫地仙没有直接回复,在体内仙元力暴涨到极致的时候,怒吼一句算是回答。

“幽魂万古,冥君不朽!以我之魂,祭奠魔神!”

轰!

这名六劫地仙说完十六个字以后,身体轰然炸裂。

极为可怕的能量风暴,将方圆数百里的原始深林都荡成平地。

而与他最近的陆逸,更是在第一时间就被炸得粉身碎骨。

可怕的爆炸一直持续的整整十几分钟,当威能散尽,尘埃落定时,陆逸原本所处的位置,竟是出现了一个几百米深的巨坑。

目睹这一切的金雷府弟子,集体沉默。

他们心中十分懊悔,之前不该诋毁陆逸心。

“如此妖孽天才,居然陨落的如此憋屈,真是我辈的巨大损失啊!”

“如果陆逸能够安然从剑冢中走出,再在大对决中绽放光芒,将来一定是那些混蛋的噩梦,只可惜……”

“唉,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说到底这都是五大势力内耗惹的祸,如果我们早早团结一心,怎么可能被外敌所趁。”

金雷府的弟子纷纷自责,大家都来不及找地方疗伤,对着陆逸颔首默哀。

其中数寒敏敏哭得最伤心,似乎有什么心上人失去了一半,眼泪汪汪,哭花了小脸。

寒怜月此时也同样伤心,眼眶通红,心中为陆逸祈祷诵经。

这个时候江泽忽然发现,伤心不已的都是金雷府弟子,反观那些焱阁弟子都出奇的平静。

尤其是与陆逸关系最近的杨婉儿,莫离那些人,完全像是没事人一样,居然在默默地打扫战场,搜刮杀手们身上的空间戒指。

好像陆逸的死,和他们毫无关系。

又或者,他们根本不觉得陆逸会死似的。

“小月,好久不见啊。”林洛儿走到寒怜月面前,和她打着招呼。

“这些是我们丹苑的一些心意,赶紧去给花飞扬,于跃他们服下吧,伤势会好的快一些。”林洛儿平静道。

林洛儿和寒怜月的关系还不错,两个人在一次野外试炼中相识,虽然彼此较劲,但互相欣赏,更是有过不少次合作,斩杀过很多厉害的妖兽。

“这可是二品灵丹,你们焱阁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?”寒怜月惊讶不已。

“换做是我肯定不会这么大方啊,这不是那个家伙跟我说和你们金雷府要合作么,既然是盟友关系,自然不能薄待了。”林洛儿说道。

这一番话让寒怜月一头雾水。

“你说的那个家伙是谁?”

“还能是谁,当然是那个冤家了……”林洛儿略显扭捏。

寒怜月很聪明,第一时间就想到,这个人应该是和林洛儿有婚约的陆逸。

“你说的是陆逸吗?对不起,我知道这个时候和你说这些很不应该,但有些话还是要提前说清楚的好。”

“小月,你到底要说什么啊?我记得你可不是这么墨迹的性格。”

寒怜月抿了抿蠢,十分为难的说道:“洛儿,当初我的确和陆逸确定了合作,而且要一同进入剑冢,但现在他毕竟陨落了,我们之间的合作恐怕……”

听到寒怜月的话,林洛儿轻声一笑。“洛儿你别笑,我知道你会生我的气,但这些话我还是要说出口,焱阁纵然相助我们一次,却改变不了我们是竞争对手的关系,当然,对于陆逸的牺牲,我们金雷府上

下一定会商量出一个补偿的结果。”

寒怜月之前碍于陆逸的压力,不得不答应合作。

现在陆逸陨落,寒怜月自然不会将剑冢的秘密分享给焱阁。

“好了小月,我的职责只是给你送灵丹,至于其他补偿或者什么终止合作,你还是亲口和陆逸说吧!”林洛儿笑道。

听到林洛儿的话,寒怜月以为林洛儿受的刺、激太大,轻轻地给了她一个拥抱。

“对不起洛儿,我知道陆逸的死对你打击很大,可是你一定要振作起来……”

林洛儿心中十分无奈,寒怜月居然用一种对“遗孀”说话的口气,来安慰自己。

“陆逸,你打算看戏到什么时候啊?”林洛儿长叹一声。

这一句话,将寒怜月吓了一跳。

陆逸明明死了,林洛儿怎么还直呼陆逸的名字,难道她真的疯了不成?

正当寒怜月想继续安慰林洛儿的时候,却听到寒敏敏惊呼一声:“陆公子!”

紧跟着,金雷府的花飞扬,于跃,江泽都无比震撼到:“陆逸!”

“真的是陆逸!他竟然没死?”

“这怎么可能,那可是六劫地仙高手的自爆啊,他难道是仙神降世不成,居然可以从那种爆炸威能下存活!”

听到金雷府这边此起彼伏的惊叹声,焱阁弟子纷纷唏嘘不已。

“切,大惊小怪,这也值得震撼吗?”

“陆师兄创造的奇迹多了去了,我们根本不甘道惊讶好嘛?”

“不过是一个六劫地仙而已,哪里能威胁到陆师兄,如果让你们知道,陆师兄还创造过很多奇迹,你们的下巴都要砸在地上了。”

焱阁弟子一个个自傲无比,不断鄙视金雷府的弟子,仿佛创造奇迹的本人是他们一样。

最后,在金雷府数十双惊讶的目光下,陆逸重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。

别说身上有什么细微的伤势,就算是衣服上都没有一个褶皱出现。

寒怜月很难想象,陆逸到底是怎么从六劫地仙自爆的威能中存活下来的。

“你……真的是大罗金仙不成?太不可思议了!”寒怜月惊骇不已。

陆逸笑了笑,没有解释。

一气化三清这种手段是他的底牌之一,完全没有必要告诉金雷府的人。

谁知道这些人中,有哪几个是那些杀手的奸细呢?“所有人都准备,即刻进入剑冢!”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