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将地下所有的阵法和禁制全部撤销,让寒怜月,江泽再次脱困。

“我知道的秘密就这么多了,你让我带你去剑冢入口根本不可能,因为我也不知道入口在哪里。”寒怜月道。

“这个我可以作证,月姐的确不知道剑冢入口在哪里,我们这一次出来就是要找剑冢入口的,这不是还没找到,就被姓吴的那个家伙带到这里来了嘛!”江泽也说道。

这一次,陆逸没有怀疑他们。

如果这两个人已经找到剑冢入口,根本不会只给金雷府的人留下求救暗号,而是早早将消息传了出去。

“我知道你们的确不知。”陆逸说。

“那你为什么还要让我们跟着你走?不如现在就分道扬镳,你得到秘密离开,我们去找金雷府的人回合,大家互不干涉。”寒怜月说。

陆逸听后轻笑一声问道:“你觉得我是蠢猪吗?”

“哼,你已经知道了你想要知道的秘密,如果你是蠢猪那我岂不是猪都不如!”

“寒怜月你很聪明,虽然你有时冲动,表现的很不理智,但你的小心机很多,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有秘密向我保留吗?”

“你,你说什么,我听不懂……”寒怜月被一语点破,表情的有些慌乱。

虽然她极力掩饰内心的不安,可陆逸已经全都看出来了。“你是在得知金雷府弟子遇险时,才决定向我说出剑神山的秘密,你一开始说了一些无关痛痒的东西,来试探我知道的到底有多少,在我翻脸的时候,你再以认错的态

度和盘托出,看上去你说出了全部,可我知道你还有一些东西没说。”陆逸的声音中充满了杀意。

这算是警告,也算是威胁。

陆逸的意思很明显,这一次寒怜月再敢诓骗他,他会毫不留情的下杀手。

“你……你你你……你逼迫我也没有用,我的确不知道剑冢入口在哪里!”

“当然,你当然不知道入口在哪里,但你知道怎么找到入口,我敢断言我们这边一旦分开,很快金雷府的人就会进入剑冢,没错吧?”

“你凭什么这么说?”“就凭那株孕神草。如果不是事关剑冢围猎,你们四大势力会不遗余力,不惜耗费那么多仙灵石去拍卖一株孕神草吗?你可别告诉我,你们只是想要单纯的得到这株神

药。”

陆逸眯着眼睛,寒怜月根本看不透陆逸在想什么。

而现在陆逸一字一句冲击她的内心,让她越来越变得无措。

“这个家伙……太难对付了!”寒怜月心中苦恼。

打又打不过,骗也骗过,好像陆逸可以看穿人的内心一般,知道自己在骗他。

反观陆逸说什么,寒怜月都无法洞察他的真意。

寒怜月不知道的是,陆逸在突破至四劫地仙境后,天眼通这种手段,已经可以发挥到极致。

一如当初在修真界时,境界修为没有超越陆逸太多的人,不论说什么谎言陆逸都可以识破。

哪怕是内心有一点的微弱波动,仅仅是一丝一毫的隐瞒,陆逸也能感觉出来。

“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做选择,要么告诉我剑冢入口的位置,要么就死在这里,我相信死在这里的你们,金雷府翻天覆地也找不到尸体,所以……”

“你敢!现在是五大势力的关键时期,你是要背上破坏统一的罪名吗?”“哦?那你就试试激怒我,看看我到底敢不敢,顺便提醒你们一句,金雷府一日无法进入剑冢,就会随时遭遇被覆灭的危险,那些带有邪恶气息的高手,比我的威胁可

大的多,相比他们而言,我起码还会坐下来和你谈合作。”陆逸嘴角扬起冷笑,笑容中充满深意。

寒怜月很清楚,话题的节奏一直都在陆逸那边。

虽然很想和陆逸撇清关系,早早离开这里寻求金雷府的人,但她知道陆逸不可能放她们离开。

要么带着秘密去死,要么说出秘密让陆逸去找剑冢入口。

寒怜月在内心挣扎了很久,足足思考了几分钟才对陆逸说道:“我可以带你们去找剑冢的入口,但是我有条件!”陆逸仿佛早就猜到寒怜月会这般说似的,直接说道:“条件太高,我可不会答应,你不要试图用这一点来要挟我,再次提醒你一句,要挟我的人很多,但一个都没有活

下来。”

寒怜月的心头一沉,后背窜出一股凉意。

陆逸的话让寒怜月心生怒意,可她知道陆逸不是一个空口说大话的人。

陆逸既然敢这么说,那就代表他一定会这么做。

咬着银牙,寒怜月不甘心的说道:“只要你答应保护金雷府幸存弟子的周全,并且同意我们和你一起进入剑冢,我就告诉你如何找到剑冢的入口!”

陆逸也仔细斟酌了一番,然后说道:“好,我答应。”

“空口无凭可不行,如果你出尔反尔怎么办?”

“我不是那种人,你大可放心。”

“笑话,我也不会傻到只听你一面之词,那些人有多么难对付你比我清楚,你总要让我相信你才行吧!”

陆逸又仔细想了想,然后伸出五个指头说道:“第一,如果金雷府弟子遭遇威胁,我不会袖手旁观,第二,即使遭遇恶战,我也可以保护金雷府五个人安然无恙。”

“不行,五个太少了,我们金雷府此次有一百多人。”

“呵呵,我自问没有那个实力去保护一百多人,别说是我,就算是搬出你们金雷府的内苑长老也一定做不到吧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没什么可是的,答应就合作,不答应你们两个就永远留在这里。”

咻!

陆逸屈指一弹,一道金色剑影破空。

看到头顶上剑光绚烂的剑影,寒怜月和江泽心神同时紧绷。

他们都知道,陆逸下了最后通牒。

如果寒怜月再不答应,或者提出其他条件,那么头顶上的这道剑意就会瞬间落下。

正如陆逸之前极为自信的那一句话,他的确拥有斩杀六劫地仙的实力。

“这个变太!”寒怜月欲哭无泪。

压制着心中的怒意和愤懑,寒怜月对着陆逸说道:“你猜的不错,孕神草的确和剑冢入口有关……”听闻寒怜月终于坑开口,陆逸眼神中放出精芒。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