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怜月走出包间的时候,居然说了这么一句话,让江泽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现在主动去找陆逸,不是羊入虎口吗?

这里是焱阁的地盘,刚才又在黄级丹炉上和陆逸争得不可开交。

而且现在陆逸一直守在门口,明显是存了报复的心理。

虽然跟着寒怜月一起走出去,可江泽心中一直腹诽,这个蠢女人做事简直不过大脑。

寒怜月和江泽刚一走出拍卖会,就有不少目光盯上了他们。

空气中经交错的几道精神力,其中一道正是来自陆逸。

让陆逸错愕的是,寒怜月和江泽一出来,就直奔他这个方向而来。

“不用跟我们绕弯子,你想怎么做直接说出来吧!”寒怜月直接走到陆逸的面前,居高临下看着他。

此时陆逸正在路边的茶摊上休憩,他没想到对方居然就这么走了过来。

面前的一男一女,长相都算是中上之姿。

女子婀娜的身姿给她加分不少,她身边的少年也有着不俗的气质。

“茶不错,店家再来一壶。”陆逸抿着茶,淡淡道。

看到陆逸居然对自己不理不睬,寒怜月有些生气。

“少给我装聋作哑,我在问你话呢!”

寒怜月的盛气凌人让陆逸不满,眼底闪过一丝厌恶。

不过陆逸也能理解。

只凭眼角余光的观察,陆逸就可以判断出对方是古族寒家,和古族江家的弟子。

在外苑峰会上,陆逸杀了五大古族的弟子。

再加上焱阁和这些家族势力关系本就不睦,对方能好口气说话那才叫怪事。

但这不代表陆逸会惯着他们。

“滚远点,没时间和你废话。”陆逸冷喝一声。

让寒怜月惊骇的是,陆逸出声说话的时候,空气中震荡出极为可怕的气势。

寒怜月必须和江泽联手抵挡,才没有被陆逸的精神力轰击到精神识海。

“你这混蛋……”寒怜月粉拳紧握,眼看着收敛不住她的脾气。

这个时候江泽赶忙站出来解围,“月姐不要激动,这位陆公子绝对不是针对你。”

“错了,我就是在针对她。”陆逸完全不给面子。

“额……咳咳,那个刚才拍卖会里的事情有误会,一定有误会,是吧月姐?”江泽努力的对着寒怜月眨了眨眼睛。

同时,江泽还给寒怜月精神力传音,重复一遍当年古族卢家的后果。

别说眼前是焱阁极为看重的首尊弟子,就算是一个普通人,寒怜月敢在焱城大打出手,此后寒家恐怕会遭到灭族之灾。

意识到自己的脾气会坏了大事,寒怜月抑制着心中的怒火,用比较温和的语气说道:“陆逸,明人不说暗话,黄级丹炉的事情我的确是故意而为,不过那不是针对你,这是金雷府和焱阁之间的矛盾,你如果是个男人就不要在这件事情上跟我斤斤计较。”

听到这句话,陆逸原本就不平静的心情,此时更加愤怒。

“你针对我恶意竞价,还亲口承认是故意而为,就因为我是男人所以还不能跟你计较?你家里人是这么教你说话的?我是你爹吗,什么事情都惯着你?”

陆逸一连串的质问,让寒怜月气得俏脸通红。

江泽也没想到,陆逸说话如此咄咄逼人,气氛一瞬间变得有些紧张。

陆逸喝完杯中的茶水,站起来凝视着寒怜月,继续说道:“本来没打算说你什么,但你是主动找上门来捡骂,那我就不会客气了,本以为天风苑的一群蠢货出门不带脑子,现在看来你们金雷府也差不多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们是金雷府的?”

“说你没脑子你还真是没脑子,你自己腰间的玉佩是摆设么?还是说,你们寒家已经叛逃出金雷府了?”

陆逸的一番话气得寒怜月花枝乱颤。

这个时候寒怜月自己也意识到,自己被陆逸激怒,以至于方寸大乱。

然而寒怜月不是普通的修炼者,猜测陆逸有可能故意激怒自己出手,好在焱城借助焱阁的势力报复自己时,寒怜月反而变得冷静下来。

“呵呵,你现在激怒我对你来说毫无益处,我可以坦白的告诉你,有人准备要杀你,而此时摆在你面前有一个绝佳的机会,可以消除这个危机。”

“刚才那道精神力是你?”陆逸忽然问道。

“什么精神力?”

“没什么。”陆逸话音一转,让寒怜月一头雾水。

刚才听到寒怜月提到有人要杀自己,陆逸下意识以为提醒自己的精神力传音是寒怜月所为。

不过看到寒怜月刚才的反应,陆逸就知道不存在这个可能。

“不要跟我说多余的废话,我知道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,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我不会帮你。”陆逸冷声道。

寒怜月这个时候来找陆逸,目的已经很清楚。

匹夫无罪怀璧其罪,寒怜月带着被那些人觊觎的孕神草,出了焱城绝对走不远。

一味的逃遁,又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

所以寒怜月想要联合陆逸,将觊觎孕神草的人彻底解决。

尤其是当寒怜月说出有人要刺杀自己这件事情,陆逸更加肯定了这个猜测。

只是被陆逸拒绝后,寒怜月并没有表现出慌乱。

“你果然很聪明,能够成为林洛儿的未婚夫,你的确有些实力,只不过你还是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”

“那倒是麻烦你告诉我,事情到底有多严重?”陆逸不以为然的笑道。

“还是刚才那句话,有人要杀你。”

“那他们也得有这个本事才行。”

“哼,你不要以为自己躲在焱城就有恃无恐,他们的手段可不是你能够想象到的。”

听到寒怜月的话,陆逸轻笑一声,说道:“你自己也说了,我人在焱城,我不相信他们有翻天覆地的本事,可以在焱城里杀我。”

“你说的很对,但我必须要提醒你,他们杀你不一定会直接针对你。”

“这一点你也可以放心,我的朋友都在天麓山,安全得很。”

“你确定?”寒怜月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。

看到陆逸还是没有猜到她表达的意思,寒怜月再次说道:“如果你恰好就有一个朋友,已经在他们手里了呢?”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