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颗融灵丹凝结成功之后,陆逸没有做丝毫的停歇,继续炼制第二颗。

接下来,步清风和步惊雷两兄弟,彻底领略到什么是妖孽怪胎。

“第二颗,第三颗,第四颗……”

“主人还在继续!他的精神力难道不会枯竭吗?怎么会如此雄浑?”

“太可怕了,这已经是第八颗融灵丹了!”

步惊雷和步清风的震惊程度不断被陆逸刷新。

到后来,两个人已经渐渐麻木见怪不怪了,只是机械般的计算着灵丹数量的增加。

当最后一份药材炼制完毕的时候,融灵丹已经累积到了十八颗。

看着空间戒指内的十八颗赤色灵丹,步清风久久无语,步惊雷也彻底沉默。

十八颗赤色灵丹说明了什么?

这说明陆逸在第一颗凝丹成功之后,再也没有出现任何一次失误!

这个成丹率几乎可以用百分之百来形容。

最让清风惊雷两兄弟无语的是,陆逸收起丹炉的时候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说道:“可惜了,浪费了十二幅药材,唉!”

这一声叹气,差点让清风惊雷两兄弟昏厥过去。

果然是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。

“主人,您是不是不知道这个成丹率意味着什么?”步清风还是没忍住,想要提醒一下陆逸。

“哦?意味着什么?”

“这么跟您说吧,别说您现在只是二品丹师,就算是丹苑里的那些长老们出手,能够有这个成丹率他们做梦都会笑醒!”

“那他们可真够浪费的。”陆逸淡淡道。

听到这个回答,步清风只能不停的苦笑。

“主人啊,您不能因为太过顺利,就忽略了炼制灵丹的艰难,别说是三品丹师,就算是四品级的丹道大师出手,融灵丹的成丹率也不会超过七成,这样说您能明白了吧?”

陆逸点点头,似乎终于明白了步清风要说什么。

可他最后的一句话,却是直接让步清风无语了。

“这么说来,那十二幅药材倒也不算太可惜,谢谢你这么安慰我,我现在好受多了,刚才可真是心疼啊,毕竟都是花仙灵石买来的。”陆逸说话的同时,拿出几枚融灵丹把玩。

看到陆逸的神色间只不过是稍稍满意的样子,步清风和步惊雷真想扇自己两巴掌。

为什么要和妖孽般的主人说这种问题,这不是打自己的脸么!

其实也不能说陆逸说话过分,实在是因为炼制一品和二品灵丹时,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失败。

可以说十二副药材的损毁,已经是陆逸最大的失误了。

而正当陆逸炼制完所有融灵丹的时候,孕神草的拍卖也恰好开始了。

墨执事站在拍卖台上,深吸一口气说道:“接下来要拍卖的珍品,不需要我过多的向大家介绍了,相信在这之前诸位朋友已经有了很深的了解。”

墨执事说完这话,一楼的拍卖席上有不少人正在退场。

孕神草的起拍价就是一个亿,这对很多人来讲是根本触及不到的数字。

因为这一级别的珍品,肯定是二楼包间之间的神仙大战。

对于一楼的人来说,他们不过是一个看客而已。

继续呆在这里,除了饱受打击之外没有任何好处。

不过还是有不少好奇心浓重的人,想要留在拍卖场里看看到底会花落谁家。

“孕神草现在开始拍卖,起拍价一个亿,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百万仙灵石!”

墨执事这边话音刚落,七号包间那边就开始喊价:“一亿五千万!”

接着,四号包间当仁不让立即出声:“两亿。”

陆逸这边还没来得及跟上,其他的几个包间就跟着叫价:“两亿三千万。”

“两亿六千万。”

“两亿七千万。”

“两亿九千万!”

听到两亿九千万的时候,陆逸的嘴角都忍不住抽搐。

手里拿到一亿五千万仙灵石的时候,陆逸还有些沾沾自喜,拥有这么多的仙灵石,怎么说都算是小有财富了。

可现在听到孕神草的叫价,陆逸这才知道自己有多么贫穷!

“两亿九千万就为了买一根草,我真是服了。”陆逸忍不住嘟囔了一句。

听到这句话,步惊雷开口道:“主人也不必为难,就算没有孕神草也没关系,这一次不行以后再找其他可以孕养神魂的药材也行。”

陆逸知道,自己刚才的话让步惊雷产生了误会,随即解释道:“不过是两亿九千万而已,我还花得起,再说如此仙草可遇不可求,不管怎么说都要争上一争。”

步惊雷本想继续劝阻陆逸几句,可是陆逸已经出声喊价:“三亿!”

听到三号包间喊价三亿,遗漏的贵宾席上不少人纷纷侧目。

“陆逸又喊价了?”

“他不是只有一亿八千万仙灵石吗?怎么会喊出三亿这个高价?”

“刚刚竞价黄级丹炉的时候,明明已经没有了底气,这一次又是怎么回事?难不成他还要继续拍卖聚元丹?”

“应该是这样,据听说墨执事等一下还要增加一次特殊的拍卖。”

一楼的议论声响起时,不少人又开始蠢蠢欲动。

孕神草这样的他天价竞争他们无法参与,但是有机会再买到聚元丹这样的珍品,绝对不能错过。

而惊讶陆逸出声喊价的人,不止是一楼的贵宾席。

七号包间里的寒怜月也有些诧异。

“这个陆逸在搞什么鬼?他哪里来的仙灵石争夺孕神草?”

“月姐,你可不要小看人家喔,别忘了人家能够炼制出堪比三品级的聚元丹呢。”江姓少年提醒道。

“不对,事情没有这么简单,我们此次出来竞价孕神草,是有着背后宗门和家族力量的支撑,寒江两家合力之下也才有竞价的资格,他陆逸一个人又得到了谁的支持?”

听到寒怜月的话,江姓少年十分不满,反驳道:“月姐我再此提醒你,是江寒两家,不是寒江!”

“我说是寒江又怎么样?小江泽,你是不是又皮痒痒了,要不要月姐给你松一松?”

“额,不要……”江泽连连摇头,稚嫩的脸颊充满了惧意。

“寒江就寒江吧,月姐高兴就好,嘿嘿。”江泽毫无底线,立即选择认怂。

没有和江泽继续斗嘴,寒怜月深思熟虑一番,直接将价格抬到了一个令人望而却步的程度。

“四亿!”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