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将聚灵丹取出之后,送到林洛儿面前,笑着说道:“丹成,你输了。”

林洛儿看着陆逸掌心里的聚灵丹,怎么也想不明白,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

至于其他的丹苑弟子,此刻更是一脸懵逼。

别说他们,杨婉儿也没有看明白,陆逸到底是变了什么戏法?

“你作弊!”林洛儿盯着陆逸,笃定的说出三个字。

陆逸哑然失笑:“你有病吧?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怎么作弊?药材是你给我的,你看着我将药材放入丹炉的,也是我自己将灵丹取出来的,怎么作弊?”

林洛儿皱着眉头,仔细回想刚才的一幕,只顾着和陆逸做什么赌约,却没怎么注意他手里的动作。

可不管怎么解释,看不到一点火光,感觉不到一点精神力波动,陆逸绝对不可能将灵丹炼制出来!

“我要检查丹炉!”林洛儿提出要求。

陆逸轻轻一推,将丹炉推倒林洛儿面前,说道:“请便。”

随后林洛儿丹炉打开,仔细查看后,发现丹炉里空空如也。

按照常理来讲,药材转化为药液后,会留下一些残渣。

林洛儿是将药材炼化成药液之后,才送入丹炉凝结成丹的,而陆逸却是将药材送入丹炉后,接着才取出一枚聚灵丹。

如果陆逸真的有炼制过程,丹炉内绝对不会是空的。

除此外,林洛儿还发现,丹炉内被火焰灼伤的痕迹中,根本就没有三昧真火的气息。

看出这些蛛丝马迹后,林洛儿更加确信陆逸就是作弊。

“怎么样,检查完了吗?”陆逸问道。

林洛儿冷声一笑,笑道:“我当堂堂外苑榜首,会是什么风云人物,原来就是一个弄虚作假的小人!”

“你说我是小人?我怎么觉得是你自己蠢呢?”陆逸也跟着冷笑道。“少废话!本打算让你滚出内苑后,我会找武苑鲁长老求情,让他收你为亲传弟子,以你的资质,一两年后成为首座弟子也不是问题,只可惜你太让我失望了,你这样

的人品根本不配留在焱阁!”

林洛儿俏脸冷峻,言辞十分犀利。

她的话,也得到了丹苑其他弟子的支持。

“林师姐慧眼如炬,想要蒙骗我们林师姐,简直太可笑!”

“就是,这个陆逸根本就会炼制灵丹,从他将药材一股脑放入丹炉时,我就看出来了。”

“不会炼丹不算什么,大不了留在武苑就好,可这样的小人本身素质就有大问题,留在我们焱阁指不定会惹出什么祸端来。”

一时间,陆逸的“作弊”行为被千夫所指。

杨婉儿想要帮陆逸辩解几句,可她也找不到什么理由,来证明陆逸炼制灵丹时没有作弊。

尽管心中对陆逸无条件的信任,但没有证据,杨婉儿连自己都说服不了。

陆逸不动声色,对着林洛儿说道:“你既然说我作弊,那你倒是说说,我怎么做的弊?”“这个很简单,先是将药材一起倒入丹炉中,然后找机会激怒我,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我们的对话上,但其实这个时候,你已经通过空间戒指,将所有药材都收走

了。”林洛儿道。

“既然药材都收走了,那聚灵丹又是怎么出现的呢?”

“这个就更简单了,提前准备好一颗聚灵丹放在戒指内,做出一个从丹炉取丹的动作,实际上这颗聚灵丹就是你从戒指中拿出来的!”

林洛儿的声音落下,周边的丹苑弟子不禁为她鼓掌。

“林师姐聪慧无比,洞察秋毫,这么高明的手段都逃不过林师姐的眼睛啊!”

“是啊,如果不是林师姐为我等解释,我们只怕还要被蒙在鼓里呢。”

“这个陆逸也太可恨了,居然用这种手段来欺骗我们,当丹苑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进来的吗?”

听到这些人的指责,陆逸不为所动。

“还留在这里做什么?继续丢人现眼吗?请立即遵守你的承诺,滚出焱阁!”林洛儿对着陆逸娇声喝道。

杨婉儿怒从心头起,站在陆逸面前对着林洛儿吼道:“凭什么?你算老几啊?就算作弊了又如何?”

看到杨婉儿暴脾气要发作,陆逸一把将她拉回来,“怎么连你也认为我作弊?”

“我没有认为你作弊啊,你放心,我始终会相信你的!你有没有作弊不重要,重要的是那贱人再敢骂你一句,我就撕烂她的嘴!”

听到杨婉儿的话,陆逸心中一暖,这小丫头为了他,都快没有底线了。

“你给我安静站在这儿,我还用不着你一个小丫头给我出头。”陆逸将杨婉儿拉回到原位,对着林洛儿说道:“看来,你确信我是作弊了?”

“难道不是吗?你还有什么理由狡辩!”

“我拒绝和蠢货解释,所以我决定找一个人为我证明。”陆逸说完这句话后,转身对着丹苑南墙角落说道:“七长老,您打算看戏到什么时候呢?”

听到陆逸的话,林洛儿心头一沉。

七长老?

那不是她的父亲林宏么?

接着,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。

“父亲?”林洛儿万万没想到,林宏真的在这里。

她可是三劫地仙修为,更是一名二品丹师,连她都察觉不到林宏的存在,陆逸怎么察觉到的?

“哎,真是少年出英才,长江后浪推前浪啊!”林宏出现后,看向陆逸的眼神中充满了欣赏之色。

“七长老精神焕发,神采十足,能隔着这么远的距离,窥伺到我在丹炉中的一切动作,实在让晚辈叹服。”陆逸对着林宏拱手说道。

这些话并不是客套话,而是发自肺腑的感叹。

林宏仔细看了看陆逸,越看越满意,心中对于婚约的事情,彻底没有了抗拒,甚至有些巴不得,陆逸可以马上成为他的乘龙快婿。

而林洛儿听着两个人莫名其妙的对话,眼眸中充满了疑惑,难道说,父亲真的可以为陆逸证明?

“说实话,我心中略有疑惑,你我是初次见面,可只是精神力短暂接触,你怎么就会认定我是丹苑七长老呢?”林宏看着陆逸,说出心中的疑问。

陆逸笑着说道:“这当然是四长老,五长老告诉晚辈的了。”

什么?林宏大惊失色。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