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天晚上6逸就住在李家,第二天早上,吃过早餐之后,6逸就带许多礼品,来到了叶家大宅。

从车上下来,6逸眉毛挑了挑。

因为他敏锐的注意到,在叶家大宅周围有不少暗哨,而且,暗中那些人似乎对他充满了敌意。

6逸也没在意,敲响了门。

“咚咚!”

敲门一会儿,大门就打开了,只见鬼仆依然一袭黑衣,脸上戴着面具。

“好久不见,别来无恙。”6逸笑道。

“少爷回来了?”鬼仆恭敬的行礼。

6逸是叶天心的未婚夫,就是叶家的姑爷,鬼仆身为叶家的仆人,当然得称呼6逸少爷。

“老爷子呢?”6逸问。

“在院子里下棋呢。”鬼仆笑道:“少爷来了正好,陪老爷下几盘棋,最近我被老爷虐的够惨。”

“不至于吧,你下棋很厉害的,怎么会被老爷子虐?”6逸笑问。

“老爷最近很有锋芒。”鬼仆说。

6逸听懂了他话里的潜台词,笑道:“行,我陪老爷子下几盘。”

“请!”

6逸进门之后,鬼仆就关上了门,领着6逸朝院子里走去。

看了鬼仆一眼,6逸笑道:“不错啊,你竟然已经到了先天境巅峰,看来平时没少下功夫修炼吧!”

鬼仆谦虚道:“侥幸而已。”

“跟我谦虚什么。”6逸停下脚步,看着鬼仆道:“我有办法可以让你现在就能突破尊者境,有没有兴趣?”

“尊者境?”鬼仆眼里闪烁出了亮光,可是很快,亮光就被迅隐去,鬼仆说道:“谢谢少爷的好意,我想我自己修炼一段时日,也能突破尊者境。”

竟然被拒绝了。6逸微微一怔。

按理说,任何人遇到这样的机会,都会毫不犹豫的接受,毕竟,有人帮助突破比自己辛苦修炼的度要快得多。

可鬼仆拒绝了。这让6逸有些意外。

很快,6逸脸上就出现了欣赏之色,说道:“修炼一途,本就逆天而行,根基打得扎实,才能突破更高的境界,你有这样的想法很好。不过在修炼上有什么不懂的,你可以问我,我一定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

说起来,6逸还欠鬼仆的人情,当年还多亏鬼仆帮忙对付紫禁城的人。

“谢谢少爷,要是遇到困难,我是不会跟你客气的。”鬼仆说。

6逸点了点头,边走边问:“老爷子最近身体好吗?”

鬼仆回答说:“老爷身体很好。”

“我刚得到了一套神秘的针法,很神奇,我正在修炼,等学会一点之后,说不定就能治好你的脸。”6逸道。

鬼仆脚步一顿,继而,洒脱道:“这么多年来,我已经习惯了,再说我跟在老爷身边,也不用抛头露面。”

6逸没再说什么,大步走进了院子。

远远地,就见叶震天坐在梧桐树下的凳子上,身上披着一件厚厚的军大衣,整个人身上散着锐利的锋芒。

“蛰伏了二十多年,看来老爷子终于要出山了。”6逸心想。

也许是听到了脚步声,叶震天扭过头,当看到是6逸的时候,他脸上露出了笑容,和蔼的说道:“昨天就听天心说你回来了,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就来看我这个老爷子了。”

“要不是昨天有些事情耽误了,我昨天就过来看您了。”6逸说着,把手里的礼品递给了叶震天。

叶震天接过礼品袋,看了一眼,笑道:“你小子有心,竟然给我准备了普洱茶,是不是早知道我没茶喝了?”

6逸笑着说:“实话实说,我还真不知道,是李老爷子让我给我给您带过来的。”

“老李啊,我跟他有段时间没见了,他身体还好吧?”叶震天说话的时候,中气十足。

“很好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叶震天微微颔,然后指了指面前的棋盘,对6逸道:“来,陪我下一盘棋。”

6逸也没拒绝,直接在叶震天对面坐了下来,然后两人在棋盘上厮杀起来。

象棋虽然是一门对抗游戏,但其实门道很深,它其实更像是两个人在打仗,每一步都在布局。

6逸现,叶震天落子非常迅凌厉,攻势很猛,锐气十足,这跟叶震天原本老谋深算的性格根本不符合。

6逸只好防守。

叶震天不停地吃6逸的棋子。

到了后来,6逸越的沉稳,悄悄布局,慢慢地,他竟然将叶震天给将死了。

“爷爷,承让了!”6逸笑道。

“老了,老了。”叶震天放下手中的棋子,似乎有些遗憾。

“爷爷您并没有老,只是,等了这么多年,终于要出山了,心里有些激动罢了。”6逸指着棋盘道:“刚才其实有两次,您都可以把我将死,但您并没有这么做,我猜测,第一次您是于心不忍,第二次您一心在进攻,没注意。”

“没想到这都被你看出来了。”叶震天笑呵呵的说道:“你小子,现在手腕比以前沉稳多了,看来经过这些磨砺,你真正变成熟了。”

“爷爷,您准备什么进京?”6逸问。

“明天早上。”叶震天道。

“明天?”6逸一惊,道:“这么急?”

叶震天还没说话,鬼仆就道:“老爷在这里隐居了二十多年,一直在等待,现在时机终于成熟了,他该回京城了。”

是啊,叶震天本来就是枭雄式的人物,当年要不是被6无双连累,他也不会在这里隐居二十多年,只怕早就成了商业上无法逾越的一座高山。

“爷爷,对不起,让你在这深山浪费了二十多年光阴。”6逸诚恳道歉。他在代替6无双给叶震天道歉。

“你给我道歉干什么?要不是当年被迫离开燕京,我怎么能找到这么一处妙地,安逸这么多年?”叶震天指了指院子,道:“我在这里早看朝阳,午观蓝天,夜赏星空,闲暇之余,看看青山绿水,打理一些花花草草,修身养性,挺好。”

“现在要离开了,舍得吗?”6逸问。

叶震天收敛了脸上的笑容,道:“确实有些不舍。可是,人从哪来的,终究还是要回到哪的。”

6逸默然。

“对了叶天,有你师父的消息吗?”叶震天问。

“没有。”6逸道:“自从师父进入修真界之后,就一直没有他的消息。”

“也不知道无双在修真界怎么样?”叶震天抬头仰望蓝天,道:“真怀念当年和无双,还有龙王在燕京城痛饮的那些日子。”

“等我师父回来了,你们可以再喝。”6逸说。

叶震天点头,接着,话锋一转,问6逸:“秦纵横一死,你最大的敌人就没有了,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”

“我想利用一段时间好好修炼,然后去修真界。”6逸说出了他内心的想法。

“那你准备跟天心什么时候完婚?我可是等着抱孙子啊。”

“等我师父回来吧!”6逸说:“我想,如果我师父能够亲眼见证我的婚礼,他应该很开心。”

“好。我们一起等无双。”

6逸留在叶家大宅,陪叶震天吃了午饭,然后才离开叶家。

出门的时候,鬼仆一直把他送到门外。

6逸目光扫了一眼,然后问道:“暗中那些人,是你安排的人?”

“不是。”鬼仆否认。

“不是?”6逸吃惊道:“既然不是我们的人,为什么还留着?”

“我没有把握。”鬼仆神色凝重道:“我早就现他们了,只是不知道他们的来历,而且,有两个人的身手应该比我要强不少,所以我不敢冒然动手。”

“你怎么看?”

“我觉得他们是冲老爷来的。”

冲叶震天来的?

“管他们冲谁来的,先拿下再说。”6逸眸子里寒光乍起,身影瞬间从原地消失。&#o39;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