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扑通!”

大妈跪在了地上。

“你这是……”

“求求你们,饶过我吧,我也是没有办法才这么做。”大妈声泪俱下,道:“我儿子天生就这样,我带他看了好多医院,都没有治好。我丈夫也抛弃了我们,我实在没有办法,我才这么做。”

“可你也不应该拿你儿子骗取保险,敲诈医院啊?”李梦寒非常生气。

“起来吧!”6逸走过去扶起了大妈,说道:“虽然我很同情你的遭遇,但是对于你的做法,我还是感到不能理解。”

“据我所知,保险生效期是六个月,而且你想拿到那五百万的保费,除非你儿子死了,你才可能拿到,否则,你根本就拿不到钱。”6逸问:“难道,你想用你儿子的命,换取保费?”

“不是这样的,不是这样的。”大妈连忙否认,说道:“卖保险的业务员给我说了,只要我儿子病了,就可以找公司理赔。”

“难道业务员没告诉你,根据你儿子的现状,根本就不可能得到五百万理赔吗?”6逸问。

“说了,业务员给我说了,只要把我儿子带到医院,确诊是重大疾病,保险公司就可以提前给我赔付两百万。”

“以我对保险的了解,你儿子天生就有疾病,像他这种人,根本就不能买保险,虽然我不知道你认识的那个业务员用了什么手段,让你儿子成功购买了保险,但是我相信,你想得到理赔的钱根本就不可能。”6逸道。

保险公司保障的是被保障人的利益,如果保险都这么好骗的话,那以后大家还辛苦工作干什么,都去骗保得了。

“不可能。他给我保证了,一定能赔钱。”大妈急道。

“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话,你可以打电话问问那个业务员。”6逸说。

大妈赶紧从兜里掏出手机,拨了一个电话出去,可是电话怎么都打不通,大妈有些慌了。

“怎么会打不通?这不应该啊?我昨天给他打电话问理赔的事情,他还说正在办理呢,马上就有消息了。”大妈边说便在兜里翻,过了好一会儿,从兜里翻出了一张名片,递给6逸道:“就是这个人。”

6逸接过名片看了一眼,照着名片上的电话拨了过去,显示无法接通,接着,他又给保险公司的客服打了一个电话,把业务员的工号报了上去,客服回复说,这个业务员在前几天已经离职了。

“人都离职了,你竟然还相信他的话。”6逸将名片还给了大妈。

“完了!我儿子没救了!”大妈坐在椅子上,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。

“其实你也不用这么悲观,我们救你儿子。”6逸突然道。

“什么,你能救我儿子?”大妈不可置信的看着6逸,问道:“6医生,你能治好我儿子吗?”

“能不能治好,我没有十足的把握,但是我可以给他治疗试一下,也许能让他的智力提高一些。”6逸说。

扑通!

大妈又跪在了6逸面前,道:“6医生,我求求你,帮我治好我儿子吧,我就只他这么一个儿子,我真的想让他好起来……”

“我给他治疗没有问题,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。”6逸说:“你先前胡搅蛮缠,损坏了我们医院和医生的名誉,我需要你登报向他们道歉。”

“只要能治好我儿子,别说道歉,就算让我做牛做马我也愿意。”大妈痛哭流涕的说。

6逸又把大妈从地上扶了起来,道:“好了,事不宜迟,我得马上去病房给你儿子治疗。”

说完,6逸就走了。

李梦寒也匆匆跟了上去。

来到病房门口,6逸转身看着大妈,说道:“你就安心在外面等着吧,半个小时后,你就可以带你儿子回家了。”

然后6逸走进了病房。

进门,6逸对守在床边的医护人员说道:“你们都出去。”

医护人员不敢违背,急忙走了出去。

6逸从兜里掏出了装满金针的皮夹子,对李梦寒道:“帮我找一些酒精棉,我要给金针消毒。”

李梦寒赶紧找来了6逸所需要的东西。

6逸从针夹里取出了一根金光闪闪的金针,一边拿着酒精棉给金针消毒,一边对李梦寒说道:“帮我按住病人的头,防止我在治疗的时候他乱动。”

李梦寒很配合,将青年的头给按住了。

“很好!”6逸弯下腰,使用金针绝技,快在青年头部的印堂、神庭、百会等几处大穴扎针。

或挑或刺,深深浅浅,6逸一口气扎了九针,中间没有任何的停顿和间歇,就跟表演魔术似的,让李梦寒看得眼花缭乱。

青年傻傻的看着天花板,不知道在想什么,但是李梦寒明显的现,青年嘴角没有再流口水。

扎了几针就有了效果?

李梦寒看6逸的眼神有着崇拜。

她是医生,自然明白,6逸能做到这一点,是多么的厉害。

“6逸,真的能治好他妈?他的智力能跟他的年轻相等吗?”李梦寒担心的问。

“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,但是过一会儿就知道了。”6逸说完,再次施针。

他又在青年的胸口扎了十几根金针,扎针完毕之后,他再运气,将自己的内劲输送到了青年脑内。

在内劲进入脑内的瞬间,青年嘴里“哇哇”大叫。

6逸闭上了眼睛,神色肃穆。

李梦寒不敢打扰他,她怕干扰了6逸的治疗。

一直过了十分钟,6逸才收回手掌,眉宇间出现了一丝轻松,瞬间将青年身上的金针收回,然后对李梦寒微微一笑:“好了。”

“真的?”李梦寒大喜。

“嗯。”6逸点了点头。

李梦寒看着青年,问道:“你是谁?你认识我吗?”

青年茫然的看着李梦寒。

“你知道你自己叫什么名字吗?”李梦寒继续问。

青年还是茫然。

“6逸,他是不是还没好啊?”李梦寒刚问出口,就听到青年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医生,谢谢你治好了我的病。”

李梦寒吓得一跳。

“不用客气,你现在已经好了,休息一会儿就能出院。”6逸对青年笑道:“生命很珍贵,健康同样如此,好好珍惜。”

“我会的。”青年重重点头。&#o39;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