怎么回事?

6逸手一顿,抬头仰望空中。

“怎么黑了?”李鸿儒问道。

“6少,你没事吧?”邢元青问。

“没事。”6逸说话的时候,悄然运起了九转金身决,眼里两点金星流转,顿时,漆黑的大殿在他眼里变得清晰无比。

没现任何异常。

奇怪,好好地怎么就黑了呢?

虽然眼睛没有看到什么东西,但是6逸相信,这里一定有诡异,当下,他提醒大家道:“都小心点。”

说完,他的视线朝棺材里面看了进去。

嗯?

6逸眉头皱了起来,怎么会这样?

“6少,棺材里有什么东西?”邢元青问。

“没有东西。”

“什么,没有东西?这怎么可能?”李鸿儒咋咋呼呼道:“这座大殿只有这口棺材比较神秘,如果棺材里面什么都没有,那我们去哪里找传国玉玺?”

“不应该啊,如果棺材里什么都没有,那成吉思汗的遗体放在哪里?”古玉镯说出了自己的疑问。

此时,6逸无比失望。

千里迢迢来到这里,经历艰险,甚至,老瞎子的命都丢了,为的只是找到传国玉玺镇压龙虎山气运,可是,现在一无所获。

如果找不到传国玉玺,龙虎山千年传承便会断绝,天下就会大乱,而且,老瞎子在天上也不会瞑目。

轰!

毫无征兆,大殿突然又亮了起来。

“我擦,怎么又亮了?这里该不是有鬼吧?”李鸿儒叫道。

“别瞎说。”邢元青呵斥了一句,走到黄金棺面前仔细的看了起来,果如6逸所说,棺材里面什么都没有。

古玉镯也在看,现棺材里面甚至连一件衣服都没有的时候,古玉镯又出了疑问:“不应该啊,棺材里面怎么会什么都没有?如果真的什么都没有,那为什么要花费巨大的力气将棺材吊在上面。”

听到这话,6逸心里一动,忙道:“古大师,我觉得您的分析很有道理,您多说几句,指点指点我。”

古玉镯笑着摆手道:“我也就是瞎掰几句,6少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
“古大师,您别谦虚,我真觉得您刚才分析的很有道理,麻烦您再分析分析,说不定对我们找传国玉玺有所帮助。”

“这……”古玉镯有些犹豫。

看到他这个样子,邢元青不耐烦了,说道:“古大师,6少让你说你就说,这都什么时候,还磨磨唧唧。”

“我这还不是怕说错了,影响6少的判断嘛!”

“古大师您尽管说,想到哪说到哪,畅所欲言。”6逸给古玉镯鼓气。

“6少,老头子丑话说在前,要是我说的不对,你别介意啊。”古玉镯还是有些不放心。

“您说吧!”

古玉镯指着棺材说道:“6少你看,这口棺材是用纯金打造,上面雕刻了狼图腾,还有金龙麒麟等一些神兽,造型精美,别说在当年,就算是现在,能工巧匠也一定能够雕刻出来。”

“您的意思是?”6逸问。

“根据我多年的考古经验,我觉得,这口棺材只有帝王才有资格用,而且,只有像成吉思汗这种千古一帝,才有资格在死后睡在这种棺材里面。”

古玉镯说:“所以,我个人觉得,成吉思汗死后,遗体一定躺在这口棺材里面。”

“可为什么没有见到成吉思汗的遗体?就算肉身烂掉了,但骸骨应该还在吧?”李鸿儒笑道:“古大师,这作何解释?”

“这……我怎么知道。”古玉镯语塞。

“你是考古学家,你怎么会不知道?”

“我——”古玉镯被李鸿儒呛得脸红脖子粗。

“鸿儒!”6逸瞪了李鸿儒一眼,然后才笑着对古玉镯道:“古大师你刚才分析的很有道理,您继续说。

古玉镯继续道:“还有一个地方让我很疑惑,如果,我是说如果,如果棺材里面不是成吉思汗,那么,为什么要把棺材吊在那么高的地方,完全没必要嘛!”

邢元青点头:“古大师说的在理,我也这么觉得,如果棺材里面放的不是成吉思汗的遗体,那么,就一定有十分重要的东西放在里面,否则,根本就没不必要将棺材放再那么高的地方。”

“也许他们是吃饱了撑着呢。”李鸿儒说。

众人无语,干脆懒得理会李鸿儒。

“古大师,您还想到了什么,一并说出来听听。”6逸笑着问。

古玉镯扫了一圈大殿,说道:“我们一路过来,经过了九座大殿,每一座大殿里面的布局都不一样,但是唯独这一座大殿,拥有王者之气。”

“你们看,无论是龙柱,还是金銮殿,都是按照古代朝堂的设定所布置,只有天子才配拥有这样的地方。”古玉镯目光如炬,道:“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,成吉思汗的遗体就在这座大殿里面。”

“如果成吉思汗在这座大殿里,为什么我们没有看到?”邢元青问。

“也许这座大殿有机关我们还没现。不过具体原因,我不知道,我也就是帮忙分析分析,年纪大了,不中用了。”古玉镯说完,又拿着放大镜去研究黄金棺上的刻画。

6逸和邢元青在地板上坐了下来。

“邢兄,你怎么看?”6逸问。

“我现在也是百愁莫展,不过我觉得古大师刚才的分析有一定的道理。”邢元青说:“一口纯金巨棺被吊在上面,肯定有问题。”

“这么说,你认同古大师所说,这里还有机关没被现?”6逸又问。

“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,但是我相信师伯和天师。”邢元青说:“来之前,师伯和天师花费了巨大的精力共同推演天机,他们确定,传国玉玺就在成吉思汗的墓里,我相信,无论成吉思汗的遗体在不在这座墓里,但传国玉玺一定在。”

“我问你,如果你是成吉思汗,你会把传国玉玺放在哪里?”6逸无计可施,死马当成活马医,询问邢元青。

“我又不是成吉思汗,我怎么知道。”邢元青笑着抬起头,注视着金銮殿上成吉思汗的雕像,忽然惊坐而起:“6少,他眼睛动了,真的,我亲眼看到他眼睛动了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