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殿外面。

邢元青和李鸿儒正在聊天。

“古大师也真是的,非要一看究竟,希望真的没有鬼,他年纪那么多大了可不经吓。”李鸿儒说。

“早知道就不叫古大师来了,他万一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怎么向他家人交代?”邢元青后悔不已。

古玉镯这个人对待科学研究非常严肃,对于那些神秘的东西,他不亲眼所见就一定不会相信。

“邢兄你不用担心,6少不是还在里面吗,有6少在,古大师不会有事的。”李鸿儒安慰道。

“但愿如此吧!”邢元青刚说完,就听到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鬼哭狼嚎。

“鬼啊……鬼啊……”

邢元青抬眼看去,只见古玉镯疯疯癫癫的从大殿里面跑了出来,才跑了几步,就摔倒在地。

邢元青和李鸿儒忙跑上前,扶起了古玉镯。

“古大师,你怎么了?”

“古大师,你没事吧?”

邢元青和李鸿儒急问。

古玉镯面无人色,嘴里喘着粗气,慌慌张张的说道:“鬼啊……鬼……我看到了鬼。”

“什么鬼?你究竟看到了什么?”邢元青问。

“里面有鬼,里面有鬼。”古玉镯语无伦次。

邢元青和李鸿儒对视一眼,然后两人松开古玉镯,握着手枪,朝大殿的门口走去,来到门口,两人朝里面一看,顿时,脸上都出现了惊悚。

只见一个血淋淋的怪物站在大殿中央,张着血盆大口,正在跟6逸对峙,它似人非人,十分恐怖。

“这是什么怪物?”邢元青惊问。

“不知道,从没见过。”李鸿儒满脸惊色,说道:“看起来不简单,要不,我们帮6少一把吧?”

“你准备怎么帮?”邢元青问。

李鸿儒抬起了手枪。

邢元青点了点头,正要举起手枪,耳边突然传来“砰”的一声枪响,吓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“卧槽,你开枪能不能先给我打声招呼?”邢元青骂道。

“我刚才不是告诉你了么?”李鸿儒嘻嘻笑道:“没想到啊,邢兄你胆子这么小,哈哈哈。”

“笑你麻痹。”

邢元青骂了一句,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,只见子弹射在怪物的脸上,可根本没有击倒它,反而激怒了怪物。

“吼!”

怪物嘴里出了惊天的咆哮。

“卧槽,竟然没有击倒它,他奶奶滴,老子就不信它是打不死的小强。”李鸿儒边骂,边举抬起了手,又要开枪。

“不要开枪。”6逸出声制止。

“6少,我帮你宰了那怪物。”李鸿儒说。

“子弹杀不死他。”6逸说。

“不会吧?”李鸿儒有些不信,在他看来,这个世界上,就没有子弹打不死的东西。

“李兄,听6少的,不要开枪。”邢元青毕竟在6逸和老瞎子身边呆了一段时间,知道这个世界上,有些东西的确不怕子弹。

李鸿儒收起了枪,然后,他和邢元青站在门口,想看看6逸怎么对付那个怪物?

6逸盯着大殿中央的怪物,仔细看了一阵之后,接着慢步朝怪物靠近。

“邢兄,6少是不是傻啊,怎么还朝那怪物走去,这不是成为那怪物的猎物吗?”李鸿儒奇怪道。

“6少这么做自有他的目的。”邢元青见识过6逸的手段,他相信6逸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。

距离怪物还有三米距离的时候,6逸停了下来。

“吼!”怪物朝6逸咆哮。

6逸握紧了拳头,准备动攻击,可抬眼一看怪物身上血淋淋的,他又感到无比的恶心。“要不是看到你那么恶心,老子早就宰了你。”6逸说完,隔空一指点向怪物。

“咻!”

一道金色的剑气洞穿了怪物的胸口。

“吼!”

怪物大吼一声,朝6逸扑了过来。

嗖!

6逸度奇快的绕到了怪物的背后,然后再用六脉神剑,一剑洞穿了怪物的头颅。

可是,怪物还是没有倒下。

“我日,那怪物杀不死。”李鸿儒惊叫。

“6少只怕有麻烦了。”邢元青眸子里充满了担心。

6逸眸子里出现了惊咦,他两道剑气都击穿了怪物的致命部位,可是他现,怪物并没有倒下。

莫非又是一尊杀不死的怪物?

6逸吃惊。

“吼!”

在6逸惊讶的时候,怪物朝他扑了过来,还没靠近,刺鼻的血腥味就差点把6逸熏晕了。

“妈的,我就不信杀不死你。”6逸狠,身子化成一道残影,围着怪物出了凌厉的攻击。

“咻!”

“咻!

“咻!”

大殿里面,剑气纵横。

6逸用六脉神剑不断的轰击怪物,在连续攻击了一八零八剑之后,终于,怪物全身上下都被洞穿了。

“我就不信你还不死!”6逸心想。

“啊……”怪物出了震天的惨叫。

轰!

怪物的身子突然解体,那些血淋淋的东西掉在地上,很快就成了血泥。

6逸松了一口气。

“还是6少厉害!”

“是啊,子弹都杀不死的怪物,6少轻而易举就干掉了。”

6逸转过了身,看着邢元青和李鸿儒问道:“古大师还好吧?”

“还好,没被吓掉魂魄。”李鸿儒嘿嘿笑道。

“谁叫他那么迂腐,我都劝他跟我们一起出去,他偏不听。幸好这次有6少你在,不然我估计他真的会被吓破胆。”邢元青说。

“老邢,鸿儒,这次我得批评你们,你们做的不厚道。”6逸说:“古大师那么大的年纪了,陪着我们一路来到这里,十分不易,他迂腐固执,但你们可以把他弄出去啊。”

“幸好这次没出事,要是出了事,邢兄你怎么面对古大师的家人?”6逸道:“再说了,古大师是我国著名的考古学家,他是考古界的权威,他要真出事了,也是我们的一大损失。”

“对不起6少,是我考虑不周。”邢元青道歉。

“我也有责任,6少你放心,下次我们不会丢下古大师了。”李鸿儒也道。

6逸又道:“古大师性格比较固执,有些迂腐,偶尔吓吓他,也许对他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。”

啊!

邢元青和李鸿儒愕然。

“好了,咱们走吧,去找传国玉玺。”6逸正要走,突然,背后传来一道庞大的劲风。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