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瞎子面色骤变。

“师伯,到底出了什么事情?”邢元青急着问。

“希望还能救出村民。”老瞎子说完,对6逸道:“本来我不想管,但是关系到这么多村民的性命,再也不能袖手旁观。”

“老瞎子,你准备怎么做?”6逸问。

“你们跟我来。”老瞎子说完,拿出罗盘,查找了一下方向,然后快步朝西方走去,其他人紧随其后。

很快,就走到村子边缘。

“前辈,再走就要出村子了。”李鸿儒说。

老瞎子终于停下了脚步,然后再拿着罗盘寻找了一下方向,说道:“大家跟紧我,千万不要散开。”

众人站成一条直线,跟着老瞎子继续前景。

走出了村子,进入了一个峡谷。

峡谷内林茂珠翠,奇峰绵延,水秀山碧,锦绣似画,河水清澈见底,静谧恬然,虽说这里不是桃源,却像世外桃源。山光水色中,鸟语花香,千般幽雅。

“师伯,这是什么地方?”邢元青好奇的问道。

因为这里的山水是在太好看了,如果开成风景区的话,一定能吸引很多游客。

老瞎子没有说话,拿着罗盘,不停的前行。

“孟教授,你读的书多,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?”邢元青又问孟平原。

孟平原抬头看了一眼峡谷,说道:”要是我没猜错的话,这里应该就是二龙河。”

“二龙河?”邢元青一怔。

孟平原笑道:“当传说,泾河龙王家族身居老潭时,他让两个儿子住在这里,所以称之为二龙河。”

在他们说话的时候,老瞎子停下了脚步。

“元青,你看看。”老瞎子指着前方。

邢元青朝前方看了一眼,有山有水,风景秀丽。

“看出了什么?”老瞎子问。

“风景很好。”

啪!

邢元青刚说完,脑门上便被老瞎子抽了一巴掌。

“师伯你打我干什么?我又没说错。”邢元青很委屈。

“老子叫你看风水,你个小王八蛋,竟然看风景。”老瞎子没好气道:“再看!要是看不出什么,老子打断你的腿。”

邢元青再朝前方看去,刚开始他的脸色还很平静,但是过了一会儿,他的脸色逐渐变得严肃起来。

特别是面前这条河流,九曲连环。

“师伯,九曲连环,宰相地啊!”邢元青惊道。他最擅长盗墓,然而盗墓高手,都必须会看风水。

邢元青看出了此地的不凡。

“没错,这里的确是宰相地,而且外面那个村子,还是王侯地。”老瞎子说。

“不对啊,师伯,按理说,王侯地就十分罕见,何况这里还有一个宰相地,两个大地怎么会同时聚集在这里?”邢元青问。

“小兔崽子,你觉得呢?”老瞎子问6逸。

“我又不会看风水,我怎么知道。”6逸翻白眼。

老瞎子笑了笑,道:“自古以来,这些大地都不会聚集在一起,如果真的聚集在一起了,那就要出真龙天子。”

什么,所有人震惊的看着老瞎子。

难道,这里会出皇帝?

“外面的王侯地已经被破坏,这处宰相地也被破坏了,如果真有人把家里的老辈子葬在这里,不仅不能大富大贵,反而会大凶至极。”老瞎子手指河水,说道:“你们看河水。”

大家低头,只见河水清澈见底,毫无异样。

邢元青茫然道:“师伯,河水很正藏啊。”

啪!

老瞎子一巴掌抽在邢元青的脑门上,骂道:“睁大眼睛,仔细看!”

在大家看河水的时候,李鸿儒弯下了腰,将手伸进了水里,顿时现,这里的水竟然是常温的,因为他距离水面最近,还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腥味。

“前辈,水是温的。”李鸿儒说:“而且,水里有股腥味,这个味道很熟悉,有点像鲜血的气味。”

老瞎子又一巴掌抽在邢元青的脑门上,骂道:“你看看,人家都能看出来,你怎么看出来?”

尼玛,这也怪我。邢元青很委屈。

“鸿儒,把手拿出来看看。”老瞎子说。

李鸿儒点点头,从水里面拿出了手。

瞬间,只见他的右手变红了,手掌上面沾着稠密的鲜血。

“前辈,这是怎么回事?”李鸿儒吓得脸色变白。

“放心吧,你不会有事。”老瞎子跳到了一块石头上面,然后嘴里念念有词,接着,拂尘在空中画出一个圆圈。

紧跟着,老瞎子指间夹住了一张符箓。

“疾!”

随着老瞎子的手势,符箓飞射进了河中。

啵!

水波一层层荡开。

大家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河水。

十秒钟后,河水生了变化,“哗哗”响个不停,就跟水要被烧开时候的场景很神似,一阵浓烈的腥味扑面而来。

轰!

整条河流在眨眼间全部变成了血色。

真正意义上的血流成河。

所有人脸色都变了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6逸吃惊。

“前辈,这到底怎么了?”古玉镯一向淡定,这会儿他也不淡定了,脸上布满了惊恐,望着老瞎子。

“师伯,这河中真是血?”邢元青问。

“没错,是真实的血。”老瞎子脸色凝重,咬牙道:“而且,是人血。”

噗!

孟平原忍不住,当场吐了。

“这究竟是什么情况?”6逸问老瞎子。

“有人故意用手段掩盖了真相,这么做究竟是什么目的,我也不知道,继续往前走吧,我相信,真相离我们不远了。”

“这么多人血,得杀多少人啊,无论是谁,都该死。”邢元青道。

“丧心病狂,的确该死!”老瞎子说完,带着大家沿着河流继续往前走,一直走了十几分钟,终于,走到了尽头。

河流的尽头竟然是一座光秃秃的峭壁。

峭壁下面有一方小潭。

血水就是从潭里冒出来后,形成了河流。

峭壁很高,将前方的路全部堵死了,也就是说,此刻只有一条路可走,那就是原路返回。

“师伯,没路了。”邢元青叫道。

“元青啊,你怎么到现在还这么毛毛躁躁,记住我的说话的,有时候,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,耳朵听到的未必是假。”

老瞎子说完,对6逸道:“小兔崽子,用剑把悬崖劈开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