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一号长怒,6逸嘻嘻笑道:“长,您别生气啊,要是现在您不答应我,以后让您生气的只怕是清思了。”

“小子,你这是威胁我?”一号长身上散出浓浓地上位者威压。

“长,我哪敢威胁您啊,我这是为了清思的幸福着想。”6逸劝道:“长,你想想,您就清思一个孙女,你愿意看到她伤心吗?”

一号长沉默了。

“小子,我凭什么相信清思跟着你就会幸福?”

“凭我的人品。”

6逸的话差点把一号长气得吐血,一号长等着眼骂道:“人品?你小子也有人品?”

“长,话可不能这么说,要是我人品不好,轩辕剑怎么会认我为主?”6逸笑嘻嘻的说道。

“我现在严重怀疑轩辕剑是雌的。”一号长说。

他真搞不明白,为什么那么多女人都会爱上6逸,而且还心甘情愿的不要名分?难道真是一见6逸误终身?

“长,我和清思的事情您多考虑考虑吧!”6逸再次保证道:“清思和我在一起,别的我不管保证,但我一定能保证不让她受到一丝伤害。”

“想要娶我孙女也不是不行,前提是,我要看到你的表现。”一号长道。

见一号长语气有所松动,6逸忙问:“长,您想看到我哪方面的表现?”

一号长道:“等你从东北回来后再说。”

去你大爷。

6逸在心里鄙视一号长,先前一号长明言,不会拿赵清思做任何交易,可是这会儿,一号长却又说让6逸从东北回来之后再说,很明显,一号长要跟他做交易。

只要6逸能处理好东北的事情,他和赵清思的事情也就基本成了,要是处理不好,那一号长就不会同意他和赵清思在一起。

“长,您不厚道啊,您说了不做交易,可现在跟交易有什么区别?”6逸满脸不满。

“我这可不是跟你做交易,我这是为了清思的幸福着想。”一号长道:“你若能处理好东北的事情,说明你有能力保护清思,给她幸福。万一,我说万一,万一你要是在东北出现了变故,我现在把清思交给你,岂不是让清思成了寡妇。”

“长,您这是咒我啊!”6逸更不爽了,尼玛,老子还没去东北,你怎么知道我会挂掉?

“我不是咒你,而是提醒你,老佛爷不是那么好对付的。”一号长眉宇间有着忧虑,说道:“小6,既然你决定去东北,我也要提醒你,万事小心,如果实在不行,不要勉强。”

“长,万一我完成不了任务怎么办?”6逸问。

“完成不了啊,也没事,反正我不会把你怎样,只不过,你别想和清思在一起,哈哈哈……”一号长大笑两声,继续往前走。

哼!

6逸不满的哼了一声。

接着,6逸又跟了上去。

走着走着,6逸忽然现,这条巷子他还是第一次来,以前来紫禁城的时候,并未现这一条巷子。

最让6逸感到奇怪的是,这条巷子是封闭的。

“长,为什么这条巷子是封闭的?”6逸问。

“紫禁城过去是皇城,后来对外开放,成为了旅游胜地,每天来这里的游客很多,你知道为什么下午五点之后,紫禁城就会关闭,不让游客停留吗?”一号长问。

“不知道。”6逸摇头。

“因为每天下午五点之后,是紫禁城阴气最重的时候。”一号长道。

6逸诧异的看了一号长一眼,是没想堂堂的一号长,竟然也相信封建迷信。

一号长笑道:“你是不是感觉奇怪,为什么我相信这个?那是因为大千世界,有很多事情是科学无法解释的,比如经常在电视、杂志上看到的水怪,外星人等等,都是未解之谜。很多东西,研究到现在,科学都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。”

这点6逸很认同。

他前不久在电视上看到一个讲未解之谜的栏目,他现,无论是什么奇怪的事,主持人讲到最后,都会用一句“有关部门正在调查中”而结束。

很多事情,科学根本没法解释。

“就像我们普通人,能活到七八十岁,就已经算是高寿,如果能活到一百多岁,那就非常长寿了。可是我听说,修真界的人,能活到几百岁,甚至还有些上千岁,他们这些算长生不死吗?如果要是用科学来解释,也不好讲明白。”

一号长继续说:“我们国家也有一个组织,专门研究一些奇怪事情的,叫做玄学会,有空了,你也可以去看看。你是学医的,山医命相卜都在玄学会的研究之中。”

6逸笑道:“长,我还是想听听这条巷子的故事。”

一号长收起笑容,说道:“紫禁城在过去,居住着皇帝,皇子,后妃以及太监宫女,古代的时候,这里面天天都会死人,久而久之,就留下了不少冤魂。冤魂一多,自然就阴气加重,很多事情也就没法用科学解释。”

“可这条巷子为什么单独封闭?”6逸再问。

“说起这条巷子,还要从二十五年前说起。”一号长道:“二十五年前,一个剧组在这里拍戏,那天是雷雨天,晚上拍完戏休息的时候之后,剧组在一起聊天,讲到了鬼故事,可就在这个时候,就在这条巷子里,他们看到了几个清朝宫女提着灯笼在这里行走,吓得剧组落荒而逃,从此,紫禁城灵异事情也被传了出去。”

6逸回头看了看,问道:“长,现在我们不会遇到不干净的东西吧?”

一号长笑道:“你小子想什么呢,有我在这里,怕什么。”

“也对,长您是九五之尊,搁在古代,你就是真命天子,再厉害的妖魔古怪看到您都要躲得远远的。”6逸嘻嘻笑道。

“马屁精!”

一号长笑骂,带着6逸走到了巷子的尽头。

前面,是封闭的红墙。

已然无路。

“陈老!”一号长叫了一声。

陈老点了点头,然后走到红墙面前,猛然一巴掌拍在墙上。

“咯吱——”

红墙朝两面分开,露出一个拱门。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